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新闻会客厅]谢延信:大孝无言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2月12日 21:18 来源:CCTV.com
进入[新闻会客厅]>>
专题:大孝至爱――谢延信

    CCTV.com消息(新闻会客厅):李小萌:您好,观众朋友,欢迎走进《新闻会客厅》。对于中国人来讲,赡养父母孝敬老人似乎是我们一个基本的美德,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做人的底限。但是这两天通过很多媒体,我们认识了一位谢延信师傅,他却让我们看到了大孝至爱是什么。

    今年八十三岁的冯季花老奶奶带着智力残疾的儿子跟自己的女婿一起生活在河南省的焦作市,别看老人家已经是八十多岁的人了,可身子骨还非常硬朗,至今耳不聋眼不花。每天,冯奶奶除了下厨房做饭,还能做点针线活儿。每次有人问起她的养生之道,冯奶奶总是说这都是女婿的功劳。

    河南焦作市中站区西苑社区居民 冯季花:“外面人都说我有个好女婿,这在焦作市我看也挑不出第二个,他是数第一了,从没闹过别扭,从来没有说支使不动,没有那回事。他看待你是个老人,你就得看待他是自己的孩子,这就是两好搁一好。”

    他,就是被冯奶奶当作自己孩子看待的女婿――谢延信,今年54岁。虽然说是女婿,但实际上早在32年前他们就已经没有亲缘关系了,这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特殊家庭。

    1973年4月,当时只有21岁的谢延信与冯奶奶的女儿谢兰娥喜结良缘。然而结婚后仅一年,妻子谢兰娥就在生孩子之后患病去世,家里的两位老人和一个智力残疾的内弟全都由谢延信一个人赡养,这一干就是十年。1983年,谢延信再次结婚,与再婚妻子谢粉香又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从此,赡养老人和残疾内弟的工作由两个人分担,1996年,瘫痪在床十多年的岳父谢召玉去世。而冯奶奶和智力残疾的儿子至今依然跟女婿一家生活在一起。多年来,虽然家里节衣缩食,负担很重,但谢延信作为家里的顶梁柱还是挺了过来。

    2003年,长期劳累的谢延信患上了脑血栓,而他孝敬老人的故事也慢慢为更多的人所知。今年2月,从来没出过远门的谢延信夫妇第一次有机会来到了北京,来到了天安门广场,这让这个善良淳朴的老人实现了自己一生的愿望。三十二年的生活,谢延信是如何度过的?他本人又是如何评价自己的经历呢?《新闻会客厅》也借他来北京的机会把他们请进了演播室。

    李小萌:今天我们请到就是来自河南焦作的谢延信师傅和他的爱人谢粉香,欢迎你们到我们的节目中来。我知道谢师傅2003年的时候中风,现在恢复得怎么样?

    谢延信:可以。

    李小萌:我刚才看,您还在您岳母擦身体、洗脚,给弟弟剪指甲,这些活儿都能干。其他的主要家务事是不是就得您做了?

    谢粉香:是。

    李小萌:比原来累了吧?

    谢粉香:年轻,也不算累,也是应该做的。

    李小萌:那谢师傅现在也需要您照顾吗?

    谢粉香:给他做点饭,洗洗衣服,他有病,也不需要他干啥活儿。

    李小萌:您现在身体还有哪儿不太方便吗?

    谢延信:拿点啥都不行了。

    李小萌:没劲是不是?

    谢延信:没劲。

    李小萌:那说话听着还可以是吗?那以前的事都还记得吗?

    谢延信:不行了,全都忘了。

    谢粉香:要是有时候谁跟他提提,他也可以能说,你要是不说直接问他,他想不起来。

    李小萌:那个时候,就是谢师傅开始养起他前妻的父母的时候,您还没有嫁给他。

    谢粉香:没有。

    李小萌:这个过程您都知道。

    谢粉香:听他说过。

    李小萌:就是在中风之前跟您讲过这些故事。谢师傅跟您讲过,为什么他要把自己的岳父岳母养起来,还要把自己的姓都改了吗?原来他是姓刘的。

    谢延信:是。

    李小萌:您记得这个?为什么把自己的姓改成岳父岳母他们家的姓呢?

    谢延信:主要是需要我改。

    李小萌:谁需要您改?

    谢延信:我自己强迫自己。

    李小萌:不改不行吗?

    谢延信:不改不行。

    李小萌:怎么不行?

    谢延信:怕他不相信。

    谢粉香:怕岳父岳母不相信。

    李小萌:让他们相信你肯定能养他们一辈子。改了姓了,就是立了个誓言是吧?那您改姓的时候,您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那边,跟他们商量了吗?

    谢延信:最后商量了。以前没商量。

    李小萌:他们一下就同意了吗?

    谢延信:同意。

    李小萌:不反对呀?自己的儿子姓了别人的姓了,不反对吗?

    谢延信:不反对,我回家以后,还是姓刘。

    李小萌:那个时候岳父岳母还有您的内弟,还有您,这一家子的这个生活经济来源都靠您的工资是吧,每个月收入有多少钱,够花吗?

    谢延信:四十多块一开始。

    李小萌:一个月四十多块钱,那这钱肯定不够花吧。

    谢延信:不够,统一都是钱不多。

    李小萌:首先得解决吃饭的问题,能吃饱吗全家?

    谢延信:反正最后种的菜,吃的菜。

    李小萌:种的什么菜啊?

    谢延信:萝卜、黄瓜,什么菜都有。

    李小萌:是您自己开出来一片地。

    谢延信:是。

    李小萌:到后来粉香大嫂嫁给谢师傅,那个时候您已经知道他有一个挺重的一个家庭的负担,而且又不是自己的亲生的父母,您嫁给他图什么呢?

    谢粉香:图他一片好心吧。他对他老岳父老岳母都那么好,他对我的孩子也不会差的。就是图他心好嫁给了他。

    李小萌:您就是看上他心眼好了。

    谢粉香:看上他心眼好。

    李小萌:可是这个女人找一个男人跟他结婚,还是希望自己的日子比原来好,有人能照顾自己,您嫁给谢师傅之后,这些能实现吗?

    谢粉香:我不是说过得好不好,我心里的看法,也不是说非得这个男的过得很好,很会挣钱,只要心眼好,不生气,都是幸福。

    李小萌:您的父母,包括谢师傅的父母都主要是您照顾了是吗?

    谢粉香:他以前在这儿(焦作)照顾他岳父岳母,我在家里(河南滑县),他父亲走得早,我去的时候就没有他父亲了。这后来我去了,我是1983年去他家,1985年分了家,他家弟兄四个,他是个老四,老二没在家,等于我们三家,他母亲轮着吃,轮着伺候轮着照顾。他在这儿(焦作),我自己在家照顾他母亲。

    李小萌:谢师傅是照顾自己前妻的父母,对您的父母照顾得有那么好吗?

    谢粉香:我的父母他也顾不上照顾我的父母,因为什么,光他岳父岳母也离不开人,他一走了,也可以说这个家,就没有吃的,没有用的,油盐酱醋,打个煤球弄个什么的,可以说都没有人管。我的父母不需要他来照顾。

    李小萌:那您太大方了,您没有算计过这个吗?

    谢粉香:你大方为的都是这个家庭,我不想让老谢为难,我假如说要叫他回家,他回不成了,他心里也是不好受,他回家了,岳父岳母也离不开人,还有个傻内弟,傻内弟傻得是一天三顿吃饭还得回家找,不找就不知道回家吃。

    李小萌:后来您的老人去世的时候,您都没有告诉谢师傅?

    谢粉香:我的老人连去世带生病我都没有叫他,没跟他说,我老人过世了,我上焦作来了,我跟他说我母亲走了他还不相信,他说你净瞎胡说,我说我穿个白鞋给谁穿的?家里(办丧事)不都穿白鞋嘛,我说那是给谁穿的。

    李小萌:您心里不觉得委屈啊?

    谢粉香:委屈啥,我们家姊妹也多,他回不回都中,为了叫老谢伺候他岳父岳母,这一家人为了幸福。

    李小萌:粉香大嫂的父母送终您都没去是吧?

    谢延信:没有。

    李小萌:您后来听说了以后您怎么想啊?

    谢延信:可惜啊。

    李小萌:您当时是是在您前妻去世之前,答应她说,你放心,你的爸爸妈妈弟弟,我一直养到他们百年以后,就这么一个答应她,就一直做了这么多年。中间从来都没有想过说,这毕竟不是亲生父母,推给别人吧?从来没想过?

    谢延信:没有。

    李小萌:您图的是什么呢?

    谢延信:图的是,一家人不生气。

    李小萌:您觉得您这些年做的这些是因为您有一颗孝心,还是您说了的话一定要做到,主要是因为哪个?

    谢延信:是是,为了做到。

    李小萌:说到做到。答应了的事儿一定要办到。但您生活当中,除了这件事以外的其他事,您只要答应的也保证要做到是吗?平常也是这样的吗?

    谢粉香:是。

    李小萌:生活中的小事,谢师傅也是这样,只要应承下来就不会反悔。

    谢粉香:是。

    李小萌:有什么样的事?

    谢粉香:就像他编个篮,编提篮。只要是人家说出来了,老谢,有的叫哥,有的叫叔,有的是大辈,给我编个提篮吧,帮帮忙,那中,可以。你把东西拿来,我抽时间你给编编。

    李小萌:后来谢师傅被评为了感动中国的矿工,这个荣誉来的时候您高兴吗?

    谢延信:高兴,从来都没想过。

    李小萌:您觉得这对您是一个最高的奖励吗?您觉得值了吗?

    谢延信:值。

    善良的谢延信夫妇孝顺老人的故事在十里八乡都传开了,而在距离谢延信家三百多公里以外的燕赵大地上,河北省的衡水市也有一位人们熟悉的普通农民在赡养着几位孤寡老人。

    她叫林秀贞,今年六十岁,从1976年开始,林秀贞先后义务赡养了六位本村和邻村的孤寡老人,在林秀贞和全家人的悉心照料下。这些老人都度过了幸福的晚年,如今,其中的五位老人已经先后安然离世。只有先天智力残疾的朱书常老人,还与林秀贞一家生活在一起。林秀贞也曾经做客新闻会客厅,在听说谢延信赡养老人的故事后,林秀贞一定要见一见谢延信,于是再一次来到了新闻会客厅。

    李小萌:今天知道你们两个来,有一个老大姐来看看你们,我们现在把她请上来。

    李小萌:林秀贞大姐。你们认识吗?以前。

    谢粉香:不认识。

    李小萌:谢师傅。

    林秀贞:谢师傅你好。

    谢延信:你好。

    林秀贞:老妹妹。

    谢粉香:谢谢林大姐。

    林秀贞:辛苦了。

    李小萌:林大姐,这带了什么了?一束花。

    林秀贞:这束花儿我是献给他两口子的。

    谢粉香:谢谢。

    林秀贞:并且我还带了一个礼物。

    李小萌:是什么呢?

    林秀贞:这里头是个热宝。

    李小萌:热宝。

    林秀贞:这热宝就是暖脚的,我是送给他岳母的,是那个大娘的。

    李小萌:林大姐今天为什么一定要来看看谢师傅他们两口子呢?

    林秀贞:我在网上看到谢师傅跟这个老妹妹挺不容易,养了自个的岳父、岳母还有一个傻内弟。我又想起我母亲说的一句话,我母亲说,人生一世,就有两层父母。生下来,有你的亲生父母,女的嫁到婆家婆婆公公又一层父母,作为男士来讲,结婚以后丈人丈母又是他的一层父母。我觉得谢师傅他继承了咱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既要赡养自己的父母,又赡养了女方的父母。

    李小萌:像您照顾的那些老人,他们都是什么原因到最后要靠您来照顾他们?

    林秀贞:都是没儿没女的孤寡老人。

    李小萌:您到现在还有在养着的老人吗,在照顾的老人?

    林秀贞:有。

    李小萌:几位?

    林秀贞:还有一位。就是现在还唯一健在的那个傻老人,就像,我们有同感。

    李小萌:同感。

    林秀贞:他有一个傻内弟,我还有一个傻爷爷,我那个傻爷爷今年七十七岁了,他跟了我二十七年了。

    李小萌:现在您那个村子里面,老年人的晚年都过得怎么样?

    林秀贞:挺好。

    李小萌:一般是靠子女在赡养着是吗?

    林秀贞:对,一般是子女在赡养。

    李小萌:如果子女做不到的话,怎么办?

    林秀贞:我们成立了养老院。

    李小萌:所有的老人都可以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到养老院去养老了。

    林秀贞:对对。

    李小萌:您最难的时候也过去了。

    林秀贞:对,是,我在最难的时候就是1981年,1981年我已经赡养第四位孤寡老人。那时候我这样想,老人老了我们都有同感,不要求穿什么好的,只是冬天别冻着,夏天别热着,起码有三顿饱饭吃就行了

    李小萌:我刚才问谢师傅,他这三十多年图什么,他他说就图到一个说到能做到,您做的这些,您图什么呢?

    林秀贞:我们两个人也基本有同感,我什么都不图,我图的是孤寡老人不孤,让他们幸福,能延年享受,你比如说我现在赡养的这个傻老人,就是跟了我二十七年的这一个。在1981年搞联产责任制的时候,我们队长和我们村里的人,都预言他,你看这个,刮个风都能刮到,连个三年二年也活不了,可是现在他一跟跟了我二十七年了。一天两遍酒,一盒烟,身体非常硬朗,一早晨能走十来里地。他越活越壮实,越活越年轻。老人身体健康了,能享受晚年了,这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李小萌:在你们三位年富力强的时候都照顾过别的老人,自己的亲人,转眼之间你们都白头发了,马上进入老年,你们对自己的晚年有什么要求吗?

    林秀贞:我想,眼看我就老了,已经六十多了,但是我有好儿子,好儿媳妇,好闺女,好女婿。

    李小萌:有福气。那谢师傅呢,您希望您的晚年怎么度过呢?有后顾之忧吗现在?

    谢延信:没有,一切都没有。

    李小萌:那谁来养你们呢?

    谢延信:有我们工会这些人。

    李小萌:粉香大姐怎么想的?

    谢粉香:我怎么想的,我也是农村人,我这儿女,孩子媳妇儿都可以,现在不但对我可以,对他这个姥姥,可不是亲的,我也不是亲娘,媳妇儿更不是亲的,现在给他姥姥做鞋,给他舅做鞋,反正我这媳妇儿也是通情达理的一个人。

    李小萌:听得出来你们的子女,包括媳妇还是女婿也好,都很孝敬。这和你们做得好有没有关系呢?

    林秀贞:我觉得有关系,我们那边也有这么一句话,尤其是我妈妈常说的一句话,一辈传一辈不学自己会。你在家里赡养自个儿的老人了,并且像我们谢师傅我们也赡养别的孤寡老人了,我们的孩子一定会赡养我们。

    李小萌:就是不用教自然就学会了。

    林秀贞:对。

    李小萌:是这意思吗?

    林秀贞:是是。

    李小萌:刚才您没给我们说完,您为什么要带一个东西来?

    林秀贞:这是一个热宝,它是干什么用的呢?是暖脚丫,暖手,暖胃的,在我赡养老人的时候,我们的孤寡老人当时没有卖这个的,我就是一个老人两个热水袋知道吗?一个热水袋是两个脚蹬着它的,一到老了以后,手脚冰凉、胃寒。这一个热水袋是两个脚蹬着,这个热水袋用手扶着暖胃,今天我也给谢师傅带来了两个热宝,让他家的大娘,两个脚蹬着一个热宝,两个手也暖肚子,扶着热宝。

    李小萌:您这是照顾老人照顾出经验来了。

    林秀贞:对对对,是。

    李小萌:需要吗?谢师傅?

    谢延信:需要,很高兴。

    谢粉香:谢谢了。

    李小萌:谢谢你们,也祝你们晚年幸福。别光照顾别人,自己也要过好一点。好,谢谢。

    谢延信和林秀贞的善举感动了很多人,但是一个相关的问题也引起了人们的思考――怎样保障孤寡老人的生活?

    根据我国第五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经超过1.43亿,也就是说,每十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位是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很多地方的比例还要更高,上海乡村的老龄化水平甚至达到了13.73%。随着农村人口老龄化水平的提高,农村老年人的赡养问题凸现出来,仅仅依靠着谢延信、林秀贞这些好人的善举,能解决老人们的赡养问题吗?面对日益突出的人口老龄化问题,相关政府部门又该做些什么呢?

    李小萌:演播室回来,我们请到了民政部社会福利和社会事务司副司长张世峰先生。张司长欢迎您。我想谢延信师傅包括林秀贞,他们这些事迹,您以前肯定就知道。

    张世峰:是的。

    李小萌:我想知道的是,作为您,两个身份,一个是为人子女的身份,一个是民政部官员的身份,对于这样的事情,您的感受是怎样的?

    张世峰:我觉得谢延信,他是更主要的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的尊老、养老和诚实守信的这种美德。我觉得他们两位老人的共同的特点,是爱心,善心,孝心,包括责任心。这几个“心”字,恰恰是我们建立新型的人际关系的基础。

    李小萌:从他们个人的角度,我们都看到他们精神上闪光的这些地方,像您说的善良、爱心、诚信,说话算数,但是我们把赡养老人看成一个社会问题的话,仅有这些善良人的善良举动够吗?

    张世峰:那当然是不够的,事实上关于解决中国老人,特别是孤寡老人的生活问题,历来是我们国家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和关心的一个问题。我简单举个例子,就从本世纪初开始,2001年至2004年,民政部启动了全国的老年福利服务的星光计划,在运用了民政部自身的本级福利金带动地方财政的投入,多达几十个亿。在全国城市社区建立了三万多个星光老年之家。我相信大家在北京市的街道上也经常可以看到,就是为老年人服务的。

    李小萌:那是不是说,应该在他们还没有伸手向别人求助的时候,就应该有社会的帮助,社会的保障,社会的福利送到他们手里呢?

    张世峰:我相信大家都清楚,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社会福利的发展水平是与相应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相一致的,我们国家区域间的经济和发展水平不同,一些地方经济比较贫困的地方,应该说社会福利的覆盖面,包括保障的标准,还是非常低的,这一点我们毋庸讳言。直到现在,还有少数的地区,老年福利服务的需求与供给之间的矛盾还依然存在。应该说谢师傅和林大姐,他们俩一个是三十二年前,一个是三十年前,开始了这种赡养与自己无血缘关系的老人,其实应该是说他们这些做法,一方面也为政府分了忧,同时呢也奉献了爱心,为这些老人解了愁,应该受到我们,包括全社会的赞扬、鼓励和敬佩。我们应该在鼓励他们这样做的同时,我们同时要支持他,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我相信你刚才听到了,当你问到谢师傅怎么解决养老问题的时候他怎么说。

    李小萌:他说工会。

    张世峰:工会,那事实上,也就是集体是政府。当你问到林大姐的时候,她说到当地其他孤寡老人的解决是什么,是养老院,我相信你听了就可以明白。在这两个比较鲜明事迹发生的同时,政府是始终是在积极地致力于孤残老人权益保护的。

    李小萌:所以我们关心的就是说,被媒体报道出来以后,人们才知道他,给他帮助的话,这个有很大的偶然性,最重要的是从制度的角度去保障他,不需要这种突发,或者说超乎常理做得这么好了,被公众了解了,他才能够得到帮助。

    张世峰:对,你说得很对。

    李小萌:现在我们人口老龄化的特征越来越显现,目前老年人口有多少,预计未来是怎么样一个发展的趋势?我们是不是做好了准备?

    张世峰:这个应该说我们国家是从1999年就已经进入到了老龄化社会,我们这个国家,跟其他国家,发达国家进入老年社会的不同,我们是在未富先老的特点。西方的一些发达国家,他们进入老龄社会是一种什么情况呢?它是在经济高度发达或者比较发达进入老年社会,而我国不是,因此在我们这个国家里,养老问题将更加突出,但你问到是不是做了充分的准备。我觉得民政部门作为职能部门在这方面已经做好了一些基本的准备。

    李小萌:基本和充分是两个概念。

    张世峰:我们现在还不能说已经很充分了,不能说很充分了,我们对于孤寡老人特别地重视,因为这部分最可怜了,因此政府始终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内,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我们保障面主要是针对孤寡老人。但是老龄化到来了,因此我们经济发展也逐步在前进,因此我们确定了一个由传统的补缺型的福利,向适度普惠型转变这么一种思路。这种思路很简单,也就是过去单纯地面向三无老人,现在转变为面向包括三无老人在内的全社会的老人。三无老人也就是孤寡老人,现在在中国的一点四四亿的老人之间比例是非常小的一部分,但他们是最可怜的,政府更应该义不容辞地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

    央视新闻频道《新闻会客厅》播出时间:

    每周一至周四晚22:00--22:30

    周五特别节目《决策者说》播出时间:

    周五晚22:00--22:30

    新闻会客厅 会见新闻当事人,敬请收看

责编:赵巍

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