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大国之翼”展翅高飞——记国产大型运输机运-20入列空军

中国新闻来源:《中国空军》杂志 2016年09月01日 09:31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大型运输机也被称为“大国之翼”。7月6日,空军运-20飞机授装接装仪式在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部举行。备受瞩目的运-20是我国依靠自己力量研制的一种大型、多用途运输机,可在复杂气象条件下执行各种物资装备和人员的长距离航空运输任务。它的列装,对推进我国经济和国防现代化建设,应对抢险救灾、人道主义救援等紧急情况,提高空军战略投送能力和我军有效履行使命任务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破茧成蝶

  “鲲鹏”这种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鸟,不仅寓意着远大的志向,也寓意着由“鲲”化“鹏”的应时之变。把大型运输机运-20取名“鲲鹏”,也是寄托着建设一支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战略空军的梦想。

  “当我看到它的第一眼,就梦想能驾驶它翱翔天空。”已有2000多小时飞行经验,先后飞过多种机型的飞行员张雨与运-20的第一次邂逅,就一见钟情。

  那是2年前的11月,张雨受命协助某部转场至珠海机场参加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当他驾驶的飞机滑向专用停机坪时,惊奇地发现身旁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大家伙”,庞大的机身,巨大的翼展,4台发动机,看上去比伊尔-76略“胖”。这不是不久前刚完成首飞、被军迷们称作“胖妞”的运-20吗?他惊讶运-20的研发速度,更被其漂亮的流线所迷住。

  在那届航展上,张雨不仅看到了运-20“鲲鹏”,还见到了美国C-17“环球霸王”。他当时就想,什么时候也能驾驶国产大运飞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去充分展现中国空军的形象。他拍下了运-20,并将洗出的照片随身携带。

  从此以后,“胖妞”就悄悄“飞”进了张雨心里,只要看到别的飞机,他都会在心底里和运-20比较。2015年4月,尼泊尔大地震,张雨奉命紧急奔赴灾区。其间,他多次驾机降落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他看着机场上的军用运输机,依旧是C-17、伊尔-76和C-130的天下,心想,如果在全球的战略运输机队伍中能有运-20的身影,如果我能驾驶运-20执行任务,那该多么自豪,多么骄傲啊!

  就在那次任务间隙,张雨得知选拔运-20飞行员后,毫不犹豫递交了申请。

  一代军人有一代军人的梦想,一代军人有一代军人的担当。自2015年8月起,以西部空军航空兵某部为主体,数百名来自全空军大飞机部队的优秀飞行尖子和保障骨干经过层层筛选,为了共同的梦想走到一起。

  一级飞行员冯玮从小就有飞“大飞机”的梦想。后来,他飞上了轰炸机,成长为机长、教员,中队长机、兼职理论教员,并在空军轰炸机考核中获得个人第二名的成绩。当得知中国正在研制大飞机时,他就有意识地学习机组资源管理等知识,积极做好知识储备,希望有一天能驾驶它。

  选拔运-20机长要求飞行总时间2500小时,虽然冯玮已是轰炸机机长,但飞行小时只有2200多小时,不够成为机长的选拔条件。但他一心想飞国产最先进的大飞机,表示甘当普通飞行员,从头干起。团领导舍不得放走冯玮这样的骨干,问他为什么要执意改运-20,他回答道:“我想飞得更高更远!”

  冯玮填报改装申请的时候,妻子刚刚怀孕,他甚至连孩子的名字都给取好了,如果是儿子就叫“鹏鹏”。

  3个月后,申请批下来了。冯玮依依不舍地离开妻子,从南部战区空军调入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部,开始了逐梦之旅。

  孩子在母亲腹中慢慢成长,冯玮的梦想也在实践中成长。2016年1月,孩子的预产期日益临近,恰好冯玮也将面临关键的改装考核。考虑到冯玮的实际情况,组织上准备让他延缓考试。没想到,冯玮的妻子得知后,主动做起了他的工作:“你既然选择了这项事业,就要把它干好!”

  当冯玮圆满完成考核赶回家中时,宝宝已经出生。妻子对他说:“你看,生的是女儿,不能叫‘鹏鹏’了!”

  冯玮看着襁褓中的孩子,想到了妻子的付出,也想到了改装的艰辛,随即给女儿取了个小名叫“虫虫”。在家乡话中“虫虫”与“鹏鹏”发言相同,也寓意女儿能够像运-20一样,破茧成蝶,展翅高飞。

  展翅高飞

  在国产军用大飞机中,运-20首次采用了电传操作系统,这让习惯液压操纵系统的飞行员一时不易适应。运-20电传操作系统的设计者、我国飞控专家高亚奎专门登上讲台,亲自讲解。课堂上不理解的,滕辉还登门向高老请教,他感叹:“真是学习到了许多书本上读不到的内容,许多深奥的道理都要反复钻研,才能彻底搞懂。”

  52岁的空投师李国文是第一批前往俄罗斯改装伊尔-76的机务人员,从事运输机机务工作已经25年了,执行过利比亚撤侨、马航MH370搜救等任务,这样一名老机务,接触运-20后感觉许多观念完全被颠覆。

  他说:“现在空投任务较之以前有简单的一面,又有复杂的地方。”“简单”的是操作的自动化,整个空投过程由计算机来控制,只要提前输入装载方案,机舱内有多少货物,需要分几批空投多少,机舱内还剩多少,都会在显示屏上清楚直观地显示出来,实施空投也只需“一键即可”,而不是像过去那样靠人去清点货物,靠人力把货物推出机舱。

  空中操作更加“简单”,但任务系统本身却较之以前更加“复杂”。过去的空投任务系统,在整个机务工作的子系统中,只能算是个“小专业”,现在却变成了超过航电、特设等专业的 “大系统”。改装之初,李国文看到文件资料时被吓了一跳。文件资料比特设、航电专业加起来都要多,大大小小的文件有1000多份,装起来有一皮箱。

  “回顾改装之初,真有两种境界之感!”这是许多参加改装人员的共同体会。杜宝林说:“运-20这款飞机是跨代机型,它让我们真正看到了理念上的差距。许多先进理念都只是在书本上、电视上看到,只是停留在听说,现在是实实在在感受到了。这种差距是训练上、管理上、作战使用上的差距。只要我们看到差距,并为之努力就能不断进步。”

  运-20飞机接装后7天,部队成功实现首飞。就像7月7日,陈钢在运-20飞机列装记者见面会上说的,“使运-20尽快形成执行多样化任务的能力,确保国家利益拓展到哪里,我们的战略投送力量就跟进到哪里,无愧于这个伟大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余红春 摄影报道)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