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诚信建设万里行】一处失信 处处受限!最高法联合惩戒出击 老赖财产几分钟可查

新闻频道来源:央视网 2018年07月16日 11:36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央视网消息:杨明洪,是湖北宜昌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的一个小包工头,2012年的时候,他曾带领40多位农民工垫资干过一个工程。工程干完了,对方企业和法定代表人却以资金一时难以到位为由,一直拖欠工程款,这也让杨明洪从此背上了一身的债。

  这个正在建筑工地忙活的中年男子就是杨明洪。他现在常年在当地乡镇的建筑工地,干着搬运建筑物料、搅拌泥沙、砌砖垒墙的活儿。他说,只有每天都坚持做,才能勉强维持生计,因为家里马上要考大学的女儿、正读初中的儿子,还有年事已高的老人,都需要花钱。

  杨明洪:一天工作10小时,150块钱一天,这一百多块钱我是入不敷出。一天家里开支不止这些钱,因为这钱要不回来嘛。

  杨明洪所说的那笔要不回来的钱有320万。2012年,他带领40多名农民工,从老家湖北宜昌赶到河南驻马店泌阳县,承建了泌阳县纪元畜牧养殖有限公司的部分牛舍,双方约定,由老杨他们先垫资,待工程完工后统一结算。然而,当牛舍建好后,泌阳县纪元畜牧养殖有限公司,却以资金一时难以到位为由,一直拖欠着他们的工程款。2013年9月,杨明洪把泌阳县纪元畜牧养殖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刘生义,以及公司另外两名人员马万坤、侯平印告到了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法院调解,泌阳县纪元畜牧养殖有限公司、刘生义、侯平印、马万坤同意于两个月内支付所欠工程款及利息320万元。但如今,六年过去了,这笔工程款依旧没有着落。

  工程款要不回来,也意味着老杨没法给他那40多名一起干活的农民工发工钱。6年了,这些工友堵门找他要账也就成了常事儿。

  讨薪农民工 向家胜:出门打工还不是想弄两个钱,家庭都要生活,不要钱我出门打什么工呢。

  讨薪农民工 刘贞勇:蛮气愤嘛,因为那个钱一直不能到位,拖延时间太长了,再说杨明洪那边提出,一直在说这个事,一直在办这个事,他也不容易,因为他没拿到一分钱。

  失信被执行人失踪 工程款难讨回

  对于这起案件,央视在2015年1月曾进行了报道。老杨的妻子告诉记者,当初杨明洪为了承建这个工程,不仅投进了自家所有的积蓄,还从外面借了上百万元的高利贷,连家中的房子都抵押给了县城的一家典当行。

  杨明洪的妻子:我们现在房子都没有住,小孩都居无定所,都没有地方。

  六年间,杨明洪为了讨回工程款不知道跑了多少趟驻马店,给法官打了多少次电话。当着其他讨薪工友的面,他再次拔打了执行法官的电话。

  老杨解释,可能自己打电话太多了,法官有时忙,也顾不上理他了。记者后来拨通了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王喜禄的电话,对案件的执行情况进行了了解。

  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 王喜禄:他这个问题主要是施工合同建的牛棚、牛舍,关键是牛舍处理不动,那个牛舍是在一个山区,山区那个地方很偏,按常规我们案件应该评估拍卖。

  王局长介绍,由于杨明洪承建的牛舍位于偏远山区,如果拍卖很难有人接手,杨明洪还得事先承担一笔数额不小的评估费,为了促成交易,法院也在主动联系一些当地的养牛户,但目前没有结果。他介绍,泌阳县纪元畜牧养殖有限公司还有其他债务诉讼,累计欠款上千万,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生义为躲债已经失踪。

  记者:刘生义现在是消失不见了?

  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 王喜禄:消失不见了。

  记者:那刘生义现在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了吗?

  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 王喜禄:列入了。

  王局长介绍,涉案的三名被执行人刘生义、侯平印、马万坤均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刘生义、马万坤名下各有一套房产,已被法院查封,由于他们还涉及别的诉讼目前房子还没有拍卖,侯平印名下没有房产。

  杨明洪:时间拖得太久,不管从哪个方面,做事像这种情况应该以诚信为主。这个心情确实很难受。

  负债几千万不还 老赖别墅被查封

  老赖玩失踪,逃避债务的纪元畜牧养殖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生义等人,已经上了“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针对这样的“老赖”,全国法院近期都加大了执行、惩戒的力度。

  画面中的这栋别墅在浙江诸暨,够豪华气派吧,有770平米,房主赵某是一名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老赖”。赵某和另一名被告人共拖欠他人本金3500多万元及相应利息,案件虽经法院判决,但被告人赵某仍拒不履行法定义务。7月6日上午,诸暨市人民法院出动100余名警力,16辆警车,联合消防、120急救等部门对该栋别墅进行了强制执行。

  当天被告人赵某纠集亲属十余人,在法院执行过程中,大哭大闹,并事先安排了他90岁的叔叔住在别墅内,阻挠执法。

  诸暨市人民法院副院长 何炯珉:这个别墅,法院已经在2016年12月底的时候,就移交了评估公司进行评估。但是由于被执行人的不配合,一直到2017年4月份才出具了评估报告,后来在我们法院对里面的动产进行进一步查封评估的时候,被告的妻子又用拿着菜刀自杀的形式威胁执行人员,后来被法院劝阻了。

  执行人员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强制带离了房屋内的无关人员,并将90岁的老人送至当地人民医院检查就医。

  腾房后,法院依法对该栋别墅予以查封,然后将进行评估、拍卖,所得款项将偿还给申请执行人。

  阻挠执法是徒劳 房产财产被扣押

   在江苏南京,这位阻挠法院强制执行的女士被法警强制带离现场,被执行的房产是他儿子谢某的,他欠了申请执行人60万元,法院判决后,谢某虽答应还款,但经法院多次催促,扔拒不履行生效判决。执行当天,法官多次联系谢某,但他拒绝配合,最终法官通知锁匠强行打开了房门。

  执法人员在谢某家中搜出了很多珠宝首饰,正当法警准备清点的时候,谢某的母亲冲到了现场。

  由于谢某母亲阻挠执行,随即被法警强制带离现场。法警依照程序将谢某家中的珠宝首饰贴上封条后,带回法院予以扣押。执行过程中,法官再次电话联系谢某,但是谢某依然拒绝配合。在法院和公证人员的监督下,搬家公司最终将房屋清空。法官表示,如果被执行人在房屋拍卖前能够履行还款义务,可以中止拍卖程序,否则房屋将被依法拍卖。

  “花式”耍赖 经理自称已辞职

  面对法院的强制执行,不讲诚信、有钱不还的老赖们可以说是想尽各种招数来逃避。

  不久前,北京华普超市因拖欠债务5000余万而拒不履行,被北京朝阳法院强制执行,在超市总部办公区,经其他员工示意,执行法官找到了超市的负责人杨经理,但他自称已经离职。

  北京华普超市负责人 杨经理:我要解释一下,我不在这儿任职了。

  法官:你今天坐在这儿干啥?

  北京华普超市负责人 杨经理:我坐在这儿是处理一下手头的事。

  法官:从哪天开始离职的?

  北京华普超市负责人 杨经理:上个礼拜。

  面对执行法官,这位自称已经离职的杨经理,答应带执行人员去找超市的“真正负责人”。但转了一圈后,又亲口承认,自己还没离职,自己就是真正的华普超市负责人。

  法院现场调查发现,华普超市虽已停止营业,但它将场地租给美食城后,每年仍有近两千万的租金收益,属于典型的虚假申报财产,逃避法定债务。

  逃避债务出邪招 司机挂名当法人

  作为华普超市的关联企业北京华普国际大厦公司,也因欠债一千多万元,被强制执行。在华普大厦17层,法官发现了被执行人北京华普国际大厦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郭先生,但他称自己只是一名司机。

  北京华普大厦法定代表人 郭先生:华普大厦让我给他当个法定代表人。

  北京华普大厦法定代表人 郭先生:挂个名,一寸土地没我的,一个凳子没我的,我还是我的司机。

  这位郭先生称,几年前公司老总找到他要他挂名法定代表人,并承诺每月涨薪1000元。

  法院依法对该公司的财务资料进行了封存、扣押,以进一步查清华普国际大厦公司的资产情况,确保申请被执行人的合法权益。

  联合惩戒 老赖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对于这些不讲诚信的“老赖”,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已与国家发改委等60家单位签署文件,采取联合惩戒措施,对他们在担任公职、出行、购房、投资、招投标等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限制,让其“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湖南邵东县的金某因销售侵权产品被申请执行人告上法庭,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判决金某败诉,但判决自2017年12月底生效以来,金某一直没有主动履行判决赔偿款,今年6月27号,当事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那么,金某究竟有没有钱来还款呢?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杨子宜点击鼠标,进入最高人民法院全国联网的执行查控系统后,金某在全国各大银行、地方性银行,以及支付宝、微信、京东等网络银行的账户信息一目了然。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 杨子宜:你看他在这个阿里巴巴,也就是支付宝的账户里面,他有两个账号,每个账号里面都分别有一万多块钱的余额在里面。

  法官依照相关程序,当天就对金某账户里的钱进行了扣划,偿还给了申请执行人。

  据了解,针对传统执行模式下查人找物困难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于2014年开始建立网络执行查控系统,目前,查控范围包括3800多家银行,实现了法院系统和公安部、交通部、民政部、人民银行、银监会、保监会等16家单位联网。过去可能要几天甚至几个月完成的财产查找工作,现在几分钟就可以完成。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 刘贵祥:在这个网络化的查控系统里边,像证券、存款、房地产、车辆、船舶等等14类财产信息,几乎把各种财产形式一网打尽。

  在实现对失信被执行人资产及时查封、冻结、扣划的同时,2016年由国家发改委牵头,最高人民法院等44个部门共同签署备忘录,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联合信用惩戒,在担任公职、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出行、购房、旅游、投资、招投标等方方面面予以限制,让其“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在广东佛山,做生意的王先生主动联系法官,要求偿还法院判决的6万元欠款,他主动还债的原因就在于,他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很多地方受到了限制。

  当事人 王先生:7月去上海,买飞机票买不了,买高铁票也买不了,动车都坐不了。只能坐普通火车,坐了20多个小时 。

  不只是出行受限,做生意的他到银行去贷款也被拒绝了,处处受限的他希望赶紧还款后,法院将他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撤出。

  据统计,从2013年10月至今年6月30日,全国法院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123万例。共限制1222万人次购买飞机票,限制458万人次购买动车、高铁票。限制失信被执行人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及高管28万人。全国280万失信被执行人迫于信用惩戒压力自动履行了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 刘贵祥:通过这种联合的信用惩戒措施,使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总的来说就是压缩他们的生存空间,迫使他主动履行债务。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