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90后“全能车长”王锐:铁甲先锋 砥砺青春强军梦

央视网报来源:央视网 2017年08月14日 15:13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8年勤学苦练,王锐成为全军最年轻的“双特”两栖装甲尖兵。(彭希 摄)

  8年勤学苦练,王锐成为全军最年轻的“双特”两栖装甲尖兵。(彭希 摄)

  央视网消息(记者 孔华)冷锋驾驶坦克疾驰,越障、急刹漂移,《战狼II》中,这一燃爆荧幕的画面让亿万影迷拍手称绝;

  某日,粤东某海训场,809两栖装甲战车正向“敌”阵发起冲击,不想“敌方”设置了一道反坦克战壕,战车只能绕行,可绕行通道暴露在“敌方”射界,怎么办?

  “要是有烟幕弹就好了,可惜我们在抢滩登录时用完了。”炮手感叹。

  “烟幕弹?”车长听了这三个字,顿生一计,“兄弟们,坐好了!”

  只见,车长驾驶809战车,突然加大油门,在关键位置来了个“旋转摆尾”,360度旋转漂移的战车在干燥的路面扬起巨大沙尘,形成了烟幕弹效果。809战车就此挡住“敌人”视线,顺利转移到另一条通路。

  此刻,驾驶809战车旋转摆尾的就是第74集团军某合成旅“黄草岭功臣连”车长王锐。当兵入伍8年,王锐完成了从新兵“许三多”到全军最年轻“双特”两栖装甲尖兵的华丽转型,用无悔青春抒写强军梦想。

  8年,两个特级一个一级

  8月4日,岭南某训练场,热气蒸腾。

  正在进行实弹训练的809战车履带飞转,冲过路障、穿过烟幕、爬坡涉水,顺利接近目标,由于驾驶员、一炮手、二炮手先后“受伤”,原本在车长站位操作车长终端进行作战指挥的王锐,只得紧急转到驾驶员位置,完成突然抛锚战车的抢修;接着到一炮手站位,操作突击炮和并列机枪击中3个地面目标;伴随“轰”地一声巨响,王锐又在二炮手站位操作高射机枪顺利命中空中目标。

  驾驶战车、击中目标、修理战车、操作信息系统指挥,809战车车长王锐是一位精通驾、打、修、通的“全能车长”。

  通信、驾驶、射击,在28吨的战车上,三者必须完美融合、协同才能形成战斗力。

  “战场上,战车上任何一个位置的兄弟牺牲、受伤了不能完成任务,战车就成了废铁,作为车长,我必须样样都会、都精。”走下战车,大汗淋漓的王锐吼出的每个字都铿锵有力。

  2014年的一次训练,由于突遇通信故障,王锐所在战车与指挥所失去联系,无功而返;同年的一次山地演习中,王锐所在车组被包围,正要突围时,射手被判“阵亡”,临时担当射手的王锐由于不熟悉近距离射击操作,全车被“活捉”。

  两次吃了败仗,王锐意识到,仅仅会驾驶战车已经不能满足战场需求,一招鲜已经不能吃遍天下,多一项本领,就多一次战场打赢的机会,已经拿到驾驶特级的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考取通信和射击两项特级。

  “一特牛,二特神,三特才是神中神!”通信、驾驶、射击三个专业特级如同拳击手的“金腰带”、飞行员的“金头盔”,体现了装甲技能的最高水准。一般人,8年能拿到三者当中任何一个特级就不错了,而王锐,入伍第5年以6科全优成绩通过驾驶特级考核;入伍第8年,又以4科全优成绩一举通过通信特级考核,同时,他还通过了射击一级考核,成为全军最年轻的“双特”两栖装甲尖兵。

  要问尖兵是如何炼成的,王锐的回答简洁有力,“把简单的事情练到极致,量变产生质变。”

  尖刀上的刀尖这样炼成的

  2009年,只有19岁的王锐接到入伍通知书。躺在列车上,他发誓,“一定干出个样子”。只有高中文化,来自农村,除了干农活,啥都不会。一周5天、每天8小时,坚持、坚持、再坚持,什么都不会的王锐靠笨功夫练就真功夫。

  盛夏的岭南,闷热的装甲车像个烤箱,四十多度的温度,待在里面不到10分钟,就会大汗淋漓。

  为了练习驾驶,王锐一练就是两三个小时,内衣内裤湿透也不下车。他为此荣获另一个“三特”称号:特别能抗晒、特别能抗蒸、特别能抗晕。

  练习射击,他和新兵同车操练,找老班长“蹭课”,瞄到眼睛发红流泪,“摇炮”摇到胳膊酸痛,吃饭拿筷子时手发抖。

  炮弹有形,信息无影。在装备信息化“加改装”中,王锐又与无形的信息系统较上了劲。驾驶训练,他蒙上潜望镜,用显示终端、CCD摄像仪处置情况;通信训练,他不用语音通话器,逼自己用数据传指令;射击训练,他既练传统技能,又要求自己用信息化火控系统快算快打。

  跑步时,他的腿上绑着沙袋;熄灯后,他坚持到晾衣场完成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深蹲起立。

  “我是农村出来的,我觉得身体上吃点苦、受点苦不算苦。”王锐说,“简单的事情练到极致才能成就伟大,实干才能梦想成真。”

  2010年6月,入伍第二年,由于表现突出,王锐被推荐参加海上驾训集训,成为全连唯一一名参训的列兵。集训中,王锐的右小腿生出一个鸡蛋大的脓包,为了不缺席这次重要的集训,他悄悄隐瞒了伤情,脓包因此越长越大,肿到了大腿根,脱裤子都困难。一次,在快速蹬车过程中,由于鞋底打滑,右腿磕在履带上,脓包被挤破,血水浸湿迷彩裤。车舱里40多度的高温,汗水流淌,如伤口撒盐,忍受了三个多小时的高温、疼痛后,摘下头盔准备走下战车的王锐,刚迈开腿,伤口如撕裂,直接倒了下去。战友们扶起王锐,发现伤口处血水和汗水已经跟迷彩服紧紧粘连在一起。到卫生室简单处理后,王锐坚持要求继续参加集训。就这样,每天用纱布缠着伤口训练了一个多月,王锐顺利通过驾驶员集训考核。

  王锐所在的809车组,次次演练都当先锋、打头阵,荣立集体二等功、三等功各两次。“809”这三个数字,成为胜利的符号、荣誉的化身。

  “刀尖的锋芒决定了钢刀的锐度,如果说809车组是钢刀,车长王锐就是刀尖。”营长黄炳宏说。

  进了“王锐班”,生铁也能炼成钢

  和很多青年战士一样,王锐因为看了《士兵突击》投身军营。从一开始喜欢许三多,到后来喜欢班长史今,因为王锐现在也是一名班长。他特别喜欢史今的“带兵名言”:不抛弃,不放弃。

  在连队荣誉室,挂着在“抗美援朝第一仗”喊响“人在阵地在”的“黄草岭功臣连”的先进事迹。在英雄连队服役,受红色历史激荡,王锐和王锐班的战士个个虎虎生风。

  “一看就是王锐带的兵!”在队列训练场,连长张景栋指着一位新战士说:“跑步立定最后一步靠脚利索,胸膛挺得老高,这是王锐式动作!”

  单看一个动作就能判断是王锐带的兵?

  王锐信奉“模就是样子,范就是标准”,带的兵举手投足间,确实有他的样子和影子。

  王锐带的兵有血性。一次枪支分解结合比武,战士谢朝东的手被划伤,鲜血直流。他不声不响,带伤完成比武,夺得第一名。为什么受伤了也不停下来?谢朝东说,“皮肉掉了可以长出来,荣誉丢了回不来。”

  “如果说军营是炉,班长就是燃烧的炭火!”战士于永刚动情地说。

  王锐带的兵必须守铁纪。驾驶员李博强参加团组织驾驶专业考核,王锐担任考官,李博强悄悄把限制杆放宽20公分,被王锐发现后当场指出,直接取消成绩。“从那以后,我对训练从来不敢打任何马虎眼。”李博强说。

  有一段时间,一些战士迷恋韩剧《太阳的后裔》,迷恋“花式英雄”,此时,王锐会把他们带到荣誉室。

  “我们的先辈是真正的英雄,我们应该为他们自豪,为自己是他们的传人而骄傲!”王锐的话让战士们肃然起敬。

  当班长和教练员5年,王锐带出28名训练尖子,15人考取专业一级,8人走上班长岗位,所带班组4次立集体功,连年被评为“优胜车组”。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