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面对面】林宇辉:画出嫌疑人

央视客户端原创来源:央视网 2017年07月17日 00:30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央视网消息:近日,中国赴美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踪案备受国人关注,有关她的任何信息时刻都牵动着中美两国百姓的心。这就是已经被美国联邦大陪审团正式起诉的犯罪嫌疑人布伦特·克里斯滕森。而在确认嫌疑人的过程中,一位中国警察提供的模拟画像起到了重要作用。这名中国警察就是山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物证鉴定中心高级工程师林宇辉。

  记者:那么您拿到的是什么?

  林宇辉:我拿到的是美国发出来的那三段视频,这个我们当时央视媒体也报过,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公布出来美国是让全社会发动要找这个车。

  记者:美国人锁定的目标是车。

  林宇辉:车。

  记者:但是到了您这,这些视频您锁定的是什么?

  林宇辉:我是要锁定人。现在来找我的这个目的,我也知道,就是为了看车上的人。

  向美国警方推荐林宇辉的,是世界著名刑事鉴识学专家李昌钰。在章莹颖失踪十多天后,美国警方仍未找到章莹颖和嫌疑人的线索。他们向李昌钰请求帮助,李昌钰提了7点建议,第一点就提到人像的重要性,即搞清楚车里有几个人,搞清人的相貌特征以及发型。李昌钰向美国警方建议“请中国的林警官看看视频里的情况”。

  林宇辉:我是这么在理解这个问题,一个是我们中国的孩子,在国外出了问题,因为我也是做父亲的,我的孩子也在奥地利,如果放在我身上,如果是我的孩子这样会怎么办。再一个呢,技术是没有国界的,对吧。能为章莹颖这个案子,我想能做一点儿事情,我觉得这首先是一个好事情。

  6月17日,林宇辉收到了李昌钰的助理发来的三段视频。第一段视频显示,嫌疑人接章莹颖上车,第二段视频显示车子路经有摄像头的地方被拍下,第三段视频车速很快,就只能看到车开过去。林宇辉请来了国内顶尖的刑侦视频专家,在模糊的图像里一帧一帧地寻找蛛丝马迹。

  记者:一秒就24帧,要是几分钟的话,这得多少帧图像?

  林宇辉:这大约是分析出是2000多,这是一个很大量的工作。

  记者:图像呈现在肉眼面前,它的清晰度是有多高?

  林宇辉:就不能讲清晰度了,它的模糊度,这应该叫模糊度了。这个案子通过我们后期的分析,只有两帧出现了这个嫌疑人的这种模糊图像。

  记者:那您真的是大海捞针。

  林宇辉:对,有他一个图形,就是基本的一个。

  记者:您为什么不用图像这个词,而用的是图形?

  林宇辉:他没有相了,相是相貌,就只有一个形。这怎么能看出来,这是侧面,眼睛,耳朵。

  记者:这两帧图像,您可以做的是什么?

  林宇辉:我就经过我的观察和分析,应该还是具备画像的这种条件。

  记者:您凭什么去观察和分析,觉得具备这个。

  林宇辉:心里话还是凭一种经验,要说起来还有一种责任,我也可以不接这个事情,这么难,我万一画不好,不丢人吗?

  之后,林宇辉把这一帧画面,放大再放大,分解再分解,得到的结果仍是一个模糊的侧面半脸。侧面加分辨率低,这个组合想要把嫌疑人的样子画出来,有点像“天方夜谭”。

  记者:那您能看见的就是半边,打上引号的脸,半边脸。

  林宇辉:对,所以搞这项工作的,你知道这半边,你要懂得那个半边,你不能是说有一就画一,那是不可能的,你必须有一句成语叫:窥一斑而知全豹。

  记者:这里面靠的是什么呢?

  林宇辉:我觉得是靠我常年的这种大量的训练,训练人的眼睛,训练人的大脑, 我给我自己的要求就是,既然做这个模拟画像工作,你必须要有坚实的人像功夫,这个功力,那这些年我画了七万多幅。

  记者:您可以从这七万多里面,您提出什么东西来,可以用在这一次上面?

  林宇辉:我提出来的就是它的精华的东西,那就叫刻骨训练。

  记者:刻骨。

  林宇辉:刻骨训练,你不能只知他的皮肉的东西,表象的东西,你要知道他里面的结构。

  这些年,林宇辉通过模拟画像,参与侦破了很多案件。可是章莹颖案却与众不同,既没有证人口述,而且,这还是林宇辉首次碰到涉及外国嫌疑人的案件。

  出于慎重考虑,林宇辉说当时他曾求助联系人,希望得到新的线索,但联系人告诉他美国警方无法提供更多的资料作为参照。

  记者:那就是说没有参照了,只能靠自己。

  林宇辉:没有参照完全靠自己,我了解这一块,基本上还是要从他的车里的影像,就是给我提供的很少有的这种画面,我分析到一个是这个人年龄在30岁左右。

  记者:没开窗。

  林宇辉:没开窗,但是他正好在那一段时间那个自然光,反过来以后,就那一段把他的那个头像暴露出来了。

  记者:这个岁数怎么看出来的?

  林宇辉:岁数这是我的判断。

  记者:您凭什么能够判断出这个来?

  林宇辉:凭我的这种感觉。

  记者:感觉是靠什么来感觉的?

  林宇辉:靠几十年的训练,我一般要看人,你比方在我眼前走过,侧面或者是一个背影,基本的年龄我能给他判断。

  记者:那您看到,本能的反应,他是30多岁。

  林宇辉:30多岁。

  林宇辉:壮硕,是一个白种人这是肯定了。

  林宇辉画人像一般从眼睛开始,多年的刑侦经验告诉他,只要犯罪嫌疑人的眼睛画得不出问题,人像就成功了一半。然而在章莹颖案中,他们找到的那帧犯罪嫌疑人的图像,不但看不到面部特征,甚至那张侧脸也是模糊不清的,更谈不上对眼神的捕捉。

  记者:怎么能够画出来?

  林宇辉:这个你就要了解美国人的眼睛,他的结构,那你要了解。年轻人跟老年人,这种区别在哪里。

  记者:但是要您画的,是一个准确的犯罪嫌疑人的头像,怎么由类到个体,您又没看见。

  林宇辉:给我的当时的一种感觉,我看到以后,就感觉这个人相貌是比较凶的一个人,凶的人他要放凶光。

  记者:这个凶表现出来了,形状呢,大小呢?

  林宇辉:形状,大小,一般美国人的眼睛不像亚洲人,美国人的眼睛普遍是眼睛比较大,这是一个规律,你要考虑到美国人,你要熟悉他的人种。

  其实在很多专家看来,林宇辉所从事的模糊画像,表面上看好像与绘画、直觉有关,但在更深层面,是刑侦学、行为学以及犯罪心理学等多类学科的综合应用,很多的细节都需要他进行理性分析与判断。

  记者:那五官还有其他的地方,比如说嘴巴,还有耳朵,还有鼻子,眉毛这些东西,您怎么去?

  林宇辉:这里边有一个合理的推理。

  记者:您的推理靠的是什么?这里面有规律吗?

  林宇辉:他这种结构呢,给我感觉不是很胖,不是一个很肥胖的人,这个我在前期,实际上第一稿的时候,我画的人是略瘦,而且胡须还比较多。

  记者:胡须您怎么判断?

  林宇辉:胡须,这是一个感觉,我感觉他就是有。首先感觉,虽然你一说你能看到吗,我看不到,但是你为什么?

  记者:对,您凭什么。

  林宇辉:但是给我的感觉,他就是有,你看不到,你这不是瞎蒙吗?不是瞎蒙。另一点,美国人普遍留胡须的很多,在我绘画这个过程期间,实际上我也查了一些资料。

  在林宇辉对这几个重要要素进行反复推敲之后,他认为这个犯罪嫌疑人的面部基本特征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林宇辉:这是最早的第一幅,当时最早分析的时候,当时分析人的脸形还是比较长的,这个第一稿刚开始画的时候,胡子还是蛮多的,自从我画这个五官之后,画完以后,也是反复在那个图像里边,在找一些蛛丝马迹。还有几帧我又发现,嫌疑人好像戴了一个叫棒球帽式的,给我这么一种影影绰绰有这么一点,所以我就决定画两幅,为什么,只要是有一点可能,我们就不能放弃。

  从6月17日接到案件,林宇辉开始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推理、分析花了三天多的时间。真正开始绘制犯罪嫌疑人的画像,他只用了三、四个小时。6月21日凌晨两点,他把两幅定稿后的画像寄给了正在美国的联系人。一张画像中的犯罪嫌疑人戴着棒球帽,一张没有。

  林宇辉:这个画像给我的感觉,应该是能达到50%到60%,当时我个人的感觉,如果要达不到,我可能就不会再去发送到美国。

  记者:但是您说的百分之五六十的相似度,这是到了刑侦案件的最低标准。

  林宇辉:应该是个最低标准,但是出来了之后呢,比它还要高,实际上这个画像应该是达到了80%。

  记者:这个80%是谁的评价?

  林宇辉:这就是外面媒体,以及包括美国警方,美国联邦调查局负责案件的人,看到以后感到比较震惊,提供了这么一个低像素的视频,他居然还能画出来,感觉还是比较佩服的。

  在林宇辉把画像寄到美国后没几天,美国警方抓捕了章莹颖案的犯罪嫌疑人克里斯滕森。根据美国警方公布的信息显示,起诉克里斯滕森主要证据包括一段他声称将章莹颖带回公寓的录音,手机中对登录网站搜索“绑架”信息的记录以及“土星车”上被过度清洗的副驾驶座。很自然地,人们会将林宇辉提供的模拟画像与犯罪嫌疑人的照片拿来对比。

  林宇辉:这个照片呢,应该是这样的,这张照片,你再看这一张,那个照片有一些变形,你再看这个,反正这个画像,还不能达到完全跟那一模一样,现在这个画像呢,如果在这样的极其差的条件下,能绘制到目前这种相似度,相对还是比较高的,就是应该这样就可以用于办案了。

  记者:您说经您的笔,能够还原出来的和真实的这个相片,相似度有多大?另外一个,这可能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种相似度,它和艺术的相似度又不一样。

  林宇辉:模拟画像,它还是起一个辅助作用,它不能说是完全就是这个人,那是不可能的,模拟画像,它不可能达到百分之百像。

  记者:既然做不到百分之百像,既然甚至做不到90%像,那这张画,这张图像,给公安机关到底能有什么?

  林宇辉:它的重要性就是在于其他的犯罪现场没留下东西,只有受害人看到,如果模拟画像工作者,你有比较高超的这种技术,绘制出能达到60%,这就可以用于办案了,为什么,至少它给我们警方把茫茫大海,把圈子给它缩小,这样节省了什么,节省了我们警察的这种警力和物力。

  林宇辉从事刑侦模拟画像属于半路出家,绘画的基本功却是从小开始。5岁的时候,林宇辉在爷爷的指导下开始学习绘画。从事警察工作后,他当过交警,也干过宣传,做过单位内部刊物的美术编辑。但不管在哪个岗位,他都没有间断过绘画。2003年,林宇辉的工作调动到山东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后,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把绘画和刑侦结合在了一起。

  林宇辉:当时我在看电视,看央视一个电视,谈到了这个模拟画像,当时记不清是哪个省,发生那么一起案件,我一看这个模拟画像还能起到作用,咱自己画画一画就是几十年,那我为什么不往这走,我已经进了这个部门了,所以我就考虑考虑,我觉着行,所以我就把我这个想法给当时的领导汇报这个事情,他们一听马上拍板,如果说你能搞成这个画像,那你给咱公安厅填补上了一项空白,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大量训练,就是人物画像。

  记者:去哪画?

  林宇辉:像济南的那些火车站,农贸市场,繁华的地方。

  记者:但是您要是画人,不见得非往人堆里扎,街上到处都是人。

  林宇辉:人堆里扎因为他人多,南来北往的什么人的特征都有,尤其在车站,那就是一个小世界,我出来我能待一天,待上一天,买个面包,买两瓶矿泉水,我就坐在候车室里,候车室经常能看到我,那个铁路派出所的经常说那个林宇辉又来了,他们也都知道我。

  记者:您这种状况持续了多久?

  林宇辉:我持续了好几年。

  记者:目标非常明确。

  林宇辉:就明确。

  独特的经历和训练方法,让林宇辉练就了特殊的技能。2005年,泰安市一家婚庆公司发生火灾,消防人员在灭火之后,发现现场有汽油的残留痕迹,认定是一起刑事案件。在确定嫌疑人的过程中,办案人员请来了林宇辉。

  林宇辉:排查了一个加油站,这个加油站有一个女孩子,这孩子幸亏她记忆力非常好,当天她说,就是头一天晚上在凌晨1点多,有一个男孩子,说他模样圆圆的脸,小小的眼睛,头发很长,骑着一个电动车,拿着一个汽油桶,来问:“你这有柴油吗?” 加油员说:“我这没有”。 “有汽油吗?”所以这个加油员感觉,这个人不太正常,在这个过程当中这个男孩子有几个动作,有一个叫摆头的动作,一低头,他头发不是长吗,是要那种潇洒,就老是摆头,他摆头的瞬间她就感觉到看到他的。

  记者:全脸。

  林宇辉:全脸看到了,我那是第一个案子,记得很清楚,当时这个案件监控录像就是在那个加油站,有很小的一个影像。

  记者:那么那一次,加油站那小姑娘提供这些有效信息,再加上模糊的图像,对您来说。

  林宇辉:对那个画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经过一天多的案件的画像,画出了七幅,这个加油员认准了三幅,我又把这三幅又绘制了一幅,她说没错,基本上就是这个人了。所以这个画像交给警方以后,警方在一周以内,犯罪嫌疑人真是通过画像落网了。

  林宇辉第一次凭借模拟画像技术参与刑事侦查,就取得成功。此后,他越来越多地通过模拟画像参与到办案过程中。山东省公安厅还专门为他建立了“林宇辉模拟画像工作室”。2016年11月,林宇辉接受中央电视台《挑战不可能》栏目邀请,参加节目录制。节目中,林宇辉通过打满马赛克的失真图像绘制出人脸,并从48个人中找出画中人。这一技能让当时作为嘉宾的美国著名华人大侦探李昌钰印象深刻。

  也正是通过这期节目,李昌钰和林宇辉相识。今年一月,林宇辉经李昌钰推荐,进入国际刑事科学法庭,成为该法庭唯一一名来自亚洲的模拟画像专家。而借助张莹颖案,中美双方有望在刑事模拟画像方面有进一步的合作。

  记者:您完成了这个任务之后,您心里什么感受?

  林宇辉:这是我觉得这个技术,没有什么国界,技术,不管哪个地方需要你了, 你就应该去提供这个帮助。我从小的梦想就是以后当画家,因为我爷爷跟我讲的好好画画,咱当个画家以后,一直有一个梦想,但是跟我擦肩而过,就没有当上画家,当了一名警察,我觉得也好,我觉得我最开心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把我从小的梦与这个警察,因为我爸爸妈妈是警察,结合到一起了。我说中国不缺画家,画家有的是,但是中国缺搞刑侦模拟画像的这种画家太少了。

实时热点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