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大国工匠》勇者: 他们的工作看似平常却危险重重

中国新闻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02日 00:02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无惧冒水塌方,软若豆腐般岩层间精准爆破;磕碰即爆,徒手雕琢高能炸药块体;百米高空,只身检修百万伏特高压带电线路。工匠胆魄,勇者无惧。

【中铁二局二公司隧道爆破高级技师彭祥华】

央视网消息:川藏铁路属于国家“十三五”规划的重点项目,铺设难度创造了新的世界之最,仅一条雅鲁藏布江,就要被这条铁路横渡16次,它更是世界上平均海拔最高的铁路,总长1800多公里的路基,累计爬坡高度超过14000米,台阶式八起八伏,被外媒称为巨大的过山车。

2015年6月,川藏铁路的拉萨至林芝段全面开工,中铁二局二公司隧道爆破高级技师彭祥华和工友们现在开凿的是拉林段地质最复杂的东噶山隧道,川藏铁路的地质基础是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的碰撞缝合带,属地震多发区,在这样的地质构造带上挖隧道,几乎等于在掏潘多拉的盒子。

隧道开掘的第一步是清除洞口外侧山坡上那些不牢靠的石头,它们稍受震动就有可能滑落,不仅对工程作业会带来巨大威胁,甚至会殃及洞口下方的雅鲁藏布江水,给西藏脆弱的生态环境造成破坏,因此洞口排险清爆要胆大心细。

彭祥华像往常一样,在悬崖峭壁上寻找最佳安装地点徒手安装炸药,彭祥华的父亲是新中国第一代铁路工人,参加过20世纪50年代开工的成昆铁路,那是上世纪的世界铁路建设奇迹。

彭祥华所在的中铁二局二公司,拥有出色的隧道爆破团队,承担过很多重大隧道的施工任务,彭祥华是这个团队的翘楚,被同事们公认为爆破王。

东噶山隧道的山体属炭质千枚岩和石英粉砂岩构造,这两种岩体遇水就会膨胀软化,在这样的山体里实施爆破,特别需要深入缜密的超前地质预报。

决定精准爆破效果的关键因素之一是装药量,为此彭祥华一直是自己分装炸药,凭借多年分装炸药的经验,彭祥华能够把装填药量的误差控制得远远小于规定的最小误差。

隧道内爆破面上通常有几十个炮孔,每个炮孔中的引爆雷管都要按照设计顺序爆炸,不同炮孔之间的起爆时差,在十几至一百毫秒间还不到一眨眼的功夫。

每个炮孔的相对位置精准装药量引爆时间等因素,必须作为相互密切关联的系统来考虑,让它们以最佳效果相互作用,以求得严格控制下的合适爆破力度,那些在外人看来狂烈的爆破,在彭祥华的耳中是旋律清晰有序的弹奏。

巨大的爆破声冲破隧道,浓烟冒出洞口,随后最危险的工作就是走入爆破现场,检查效果和排除可能存在的哑炮,彭祥华还是阻止其他工友近前,独自一人走进了隧道,这就是大工匠的担当,如山崖伫立,如长松挺身。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高级技师徐立平】

大国工匠徐立平使用炸药却总是在形状上精雕细刻,把炸药做一番雕刻再让它去爆炸,这确实让人颇感新奇,徐立平所在的工厂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工厂之一,地处中国秦岭大山深处,国家一些战略战术导弹和宇航发射用火箭发动机都是出自这里的产品,徐立平在这里已经工作了29年,29年来他进入厂房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开工作间的每一道门,挂好每一个风钩,对他来说这里的每一道门都是危险时刻的紧急出口。

装药量最大推力最大的固体火箭发动机,徐立平的工作就是给火箭的固体燃料型面,施行微整形雕刻,这也是固体发动机制造过程中最危险的工序之一,引燃火箭发动机所用的固体推进剂是由以火药为主,混合几十种特殊组分灌模浇筑而成的,固化脱模后在表面精度和药量方面与实际需求总是会有些差距,需要修整,固体火药极其敏感,而且燃面精度要求非常高雕刻整形过程如果摩擦过力产生静电,就会引起燃烧甚至爆炸,所以这种火药的微整形处理无法用机器操作,只能通过人手的轻柔细致雕刻来完成,这种火药的雕刻者自然必须是超凡心理素质与高超技艺的合体人。

这种火药有很强的韧性,再加上里面含有粗糙的颗粒,手工雕刻的行刀轨迹不容易把握同时这个雕刻过程绝不允许,反复打磨刮削,一刀下去切成什么样就只能是什么样了,不可逆的操作就全靠技师手上的经验感觉,0.5毫米是这种固体火药表面精度所允许的最大误差,徐立平仅凭手上触摸一次就能准确测度出需要切削部分的尺寸,精度误差不超过0.2毫米,1987年不满19岁的徐立平技校毕业,尽管深知雕刻火药的危险,但还是主动选择来到母亲工作过的车间,就在这种硬碰硬的“雕塑”行当里,徐立平从青春岁月干到年近半百,一个人偶然间能够镇定地面临一次致命危险并不难,29年里天天面对致命危险而能够守恒如常那实在是太难了。

徐立平一呼一吸都与手和刀的节奏高度一致,以保持用力均匀,根据设计要求,徐立平需要削除环口,接近5厘米厚的火药,但他每一刀切下的火药却要控制在3毫米以内,一点一点为火药微整形,对切削药面的厚度有严格的控制,对于每个部位所用的刀具,刀具之间摆放的距离,徐立平的操作规范里,徐立平身边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在配合徐立平整形的过程中,他必须时刻称量残药的重量,由于火药不断被切削下来接触空气的面积也不断增大,一旦达到一定数量极有可能发生爆炸,徐立平要求每次切除500克火药后,必须装进预先准备的防静电袋里。对徐立平而言,为了自己更为了他的工友和工厂,安全线是不可触碰的高压线。

 【国家电网山东检修公司带电作业组组长 王进】

王进的安全线就在高压线上,两脚踩在高压线上,身体如蜘蛛一般悬在高压线上,更令人惊心之处在于那是1000千伏的特高压线。内蒙锡林郭勒盟至山东的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在2016年的竣工验收和运行表明中国拥有了目前世界上覆盖面积最广,电压最高的在用特高压电网工程,王进是山东电力集团带电作业组的组长,也是特高压输电线路山东段验收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从地面到塔顶接近60层楼的高度,王进要借助于886根攀爬脚钉徒手攀爬上去,普通人仅仅站在地面上观看这个过程都会心惊胆战。特高压输电线路山东段验收工作,收尾时正值盛夏,此时室外气温接近40度,恶劣天气条件是高空作业的天敌,事故概率会明显地增加,王进把组员留在地面上,独自攀高作业。

王进是国家电网最优秀的检修工人之一,这位有16年工作经历的电工已经爬过2000多个高压铁塔了,但是面对1000千伏的特高压线路,各种严峻的新挑战也让他悚然心惊。

王进身在138米的高空脚板踩着的导线直径不足5厘米,并在一刻不停地晃动着,王进一边走还要一边通过双手触摸检查导线有无破损等问题,王进在空中的高难度动作少有人比,晃动的导线上通常的作业工要坐在导线上,一只手抓住导线,另一只手工作,而王进却能双手脱离导线工作,这实属顶尖高手。

王进的绝活还不止于此,线路带电运行中,导线会发出电晕的声音,而王进仅仅凭耳朵听,通过声音的大小就能判断出不超过两毫米细的微小铝线,哪里有损伤以及损伤的程度,这个绝活在整个国家电网系统中,也没有几个人能有,此时他身上的全部装备是一根保险索,加上极限化的胆量、意志、体能、耐性,责任心和本行业的技术操作本领,这不是达瓦孜类的走秀,王进是在干活,这只是被叫做一份工作,一份工匠的工作。

在验收的同时王进还有一件大事要兼顾,制定安全进入特高压电场进行带电作业的预案,如果没有这样的科学预案便没有人敢在特高压环境下带电作业,1000千伏特高压放电实验正在进行两个特斯拉电圈在感应测试,数据表明,几米之外的人会在瞬间被特高压感应形成的电弧化为灰烬,这样的挑战非王进莫属,因为中国660千伏超高压电网,带电检修是王进和他的团队创造的。

王进和他的团队只能一点点地去摸索无数次的实验之后,王进选择了“秋千法”,“秋千法”带电检修可行性最高,但是对带电检修的工人挑战也最大,一旦防护不到位就可能被强电流击中,后果不堪设想。

以铁塔为支点,身着屏蔽服的王进坐在兜篮里,像荡秋千一样,被绳缆吊着划过90度的圆弧之后,逐步带电,从没电荡的过程中,通过电位转移棒,瞬间让操作人员身上,带上了660千伏的电荡到带电的导线上,在几百千伏的超高压电线上行走,让几百千伏的电压从屏蔽服流过。

工匠的工作貌似平常无奇,但是这些工作中都积淀着经年累月淬炼而成的珍重技艺,承担着身家性命和社会民生的重大责任,饱含着常人不易承受的坚忍辛劳,甚至还时或涉及耗体殒身的危险,事实上相当多的工匠岗位是以一身犯险而保大业安全,以一人之力而系万民康乐。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