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网络媒体走转改】他们历尽苦难,我们获得辉煌

——“长征路上奔小康”四川站纪行

中国新闻来源:中国西藏网 2016年09月14日 15:08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岁月,纵然是一条无情的河流,也无法淹没执着的信仰。

  重走长征路,站在中国近代史的页码前聆听,最嘹亮的,是1934年10月长征出发的号角;最激昂的,是大渡河十七勇士的冲锋呐喊;最揪心的,是战士爬雪山过草地时越来越弱的呼吸……

  长征,把一场失败后的被迫转移走成了大气磅礴的开拓之路;长征的胜利挽救了岌岌可危的中国共产党,巩固了革命根据地,确定了毛泽东同志的领导地位,更鼓舞了人民大众坚定革命的信念长征!

  80多年后,回忆峥嵘岁月,长征精神依然流淌在中国人的骨子里,流传在当年的大渡河边,雪山脚下,草甸之间,引后来人仰看。

  9月初,白露刚过,秋分未至,正是一年最好的时节。60多名80后、90后记者来到了当年长征征战时间最长、经过地域最广、自然环境最恶劣、长征线路最长的四川省,重新走一走先辈们用血肉之躯铺就的路,看一看曾经的艰险苦难如今已是怎样的安详天。

  (网络媒体走转改——长征路上奔小康四川站)

  大渡河畔:英雄精神不死,敢闯敢干敢争先

  (强渡大渡河 资料图)

  1935年5月21日晚,才刚休息没多久的中央红军先头部队第1师第1团的战士们从梦中被叫醒了,他们冒雨继续摸黑前进。此前,红1团已冒雨行军一天一夜,目的地是石棉的安顺场,任务是强渡大渡河。

  这任务有多难,团长杨得志最清楚。大渡河是长江支流,河水湍急,两岸都是悬崖峭壁。更不要说后有数十万大军追赶,前有四川军阀扼守着所有渡口。

  难不难?登天难!险不险?要命险!可是渡不渡?必须渡!

  “我们不是石达开,我们是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的工农红军!在我们的面前,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没有突不破的天险!”红1团的政委黎林掷地有声。

  后来杨得志在回忆这场硬仗时,非常详细地描述了挑选首批渡江的十七勇士的细节:战士们知道组织奋勇队的消息后,一下子争着抢着要参加。二连的通讯员看没选中他,干脆一边哭,一边嚷着:“我也去!我一定要去!”

  就这样,这群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红军战士,硬是凭一艘小舟和几名船工,在两岸的炮火声中,渡过了这道蒋介石布下的天险。

  80多年过去,当时的英雄已走远,唯有这奔腾的大渡河不眠不休,见证着沧海变迁,桑田转换。

  如今的安顺场已成为历史的陈列馆,无论是石达开,还是十七勇士,都变成了人们口中的故事,博物馆墙上的老照片。

  可有些东西没有变:强渡大渡河的那股子敢闯敢干敢争先的韧性,似乎已融进了川人的骨血。

  2013年4月20日8时02分,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了7.0级地震。一场天灾让曾经的川中繁华小城芦山一夜之间满目苍夷。习近平、李克强亲自赴灾区慰问,一场抗震救灾、重建家园的战斗打响。

  时间的指针又向前拨了3年。2016年9月的一天,日头高照。芦山县红星村驻村第一书记何平踱步在村里的农场里,心里暗暗思忖着:刚种的核桃树种植三年后才能迎来丰产期,乡亲们等得及吗?肉鸭马上出笼了,价钱能不能搞上去?

  扶贫难,在被地震摧毁的地方搞扶贫,更难!

  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如何搞好灾后重建?何平深深知道:只有靠干!精准扶贫没有教科书,精准扶贫也不是单相思。唯有实践才出真知。

  土地流转、村企联合、农旅结合、循环经济……这个一天工作18个小时的小小村官,这个加班加到眼睛流泪只能戴墨镜的基层干部,硬是拿出了战士强渡大渡河那股子拼劲,要在这红星村开辟出一片新天地!

  雪山脚下:与天斗其乐无穷,于不可能中创造可能

  (红军翻越夹金雪山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1935年6月,渡过了大渡河的红军又突破了敌人的芦山、宝兴防线。然而,接下来横亘在他们前进路上的是海拔4000多米、被当地百姓称为“连鸟儿也难以飞过”的雪山——夹金山。

  红1团杨得志回忆道:“这里气候多变,反复无常,明明是太阳当头,万里无云,一阵急风便搅得雪雾弥漫,使人头昏眼花。这样寒冷的气候和神话般的情景,不要说盛夏六月,十冬腊月在南方也是绝对没有的。”

  而队伍中恰恰又是南方的战士居多,他们并不知道,看起来景色壮美的大雪山,最是风云莫测,高原缺氧也会令人极易陷入危险。

  但,无畏的红军却偏偏要与命运抗争。1935年6月8日,红军从宝兴县硗碛出发翻越夹金山。

  硗碛,青衣羌国所在,居民为青衣羌人。在官方形成汉文书面名字的时候是从字典里找到的两个单列字,意思分别是“土地坚硬不肥沃”和“不生草木的砂石地”。

  这片土地也多次遭受天灾。2008年汶川地震、2013年芦山地震,都波及到了硗碛。老天爷给的崇山峻岭圈住了这里的人,世代被拘囿于此。

  曾经靠天吃天的硗碛藏族人也许是受到红军精神的启发,决定不再向大自然妥协。

  杨朝军,硗碛乡嘎日村村党支部书记,他这两年最得意的,是干成了一件大事:修通了山脚下到山上牧场的路。可这其中的艰险,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最困难的时候,修到一处危险地段的时候,十几个挖掘机手跑了4个,工程一度干不下去。杨朝军不信邪,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带领其他人接着干,直到30多公里山路完全修完。

  从海拔2180米一直到3960米,这个藏族汉子硬是要跟老天磕一磕。

  现在这条路不仅方便了村民放牧,更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旅游胜地,让祖辈在大山里受穷的乡亲们腰包也鼓了起来。

  “与天斗,其乐无穷”,毛泽东后来曾在书中这样写道。这种大无畏的革命乐观主义,这种调动一切主观能动努力去征服、去改造的魄力,不仅是红军过雪山的精神食粮,直至今日仍余音绕梁,勉励人间。

  小金村里: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

  (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后,毛泽东和张国焘合影)

  “那天是农历五月初四,他们从山上下来时,穿的衣服五颜六色,什么样式都有。人都很瘦,差不多皮包骨头了。”

  四川小金县达维镇92岁的张绍全至今仍记得红军翻过夹金雪山下山的情形,“从南方来的红军战士身着破烂的单衣,打满血泡的脚上缠着干树皮……”

  小金,旧称懋功,是红军过雪山后进入的第一个县,也是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的地方。

  当时,由于敌对势力的宣传,小金的老百姓并不了解红军。“一见有部队来了,村里人都躲出去了”,小金县达维镇夹金村书记曾发贵回忆起了奶奶当年讲的故事,“大家都说‘霉老二’来咯,快跑吧”。

  “霉老二”是当地人称呼无赖的说法。

  可后来,村民们渐渐发现,这群“霉老二”“不钻屋头,不拿东西,乖得很”。于是,大家放了心,陆续又回到了家里,甚至开始帮助救治伤病员。

  曾发贵还特别提了一个小细节:有一次,年轻时的曾奶奶给一个红军战士带路下山,路上遇到了土匪。为了保护群众,战士让曾奶奶回去,还把自己的证件和随身物品都放心地交给了她。

  红军长征一路走来十分注重做群众工作,沿途百姓也给予了非常大的支持。进入懋功后,红军还特别注意民族工作。凡所到之处,秋毫无犯,还在民族聚居区广泛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和政治主张。

  得民心者得天下,群众是最可依靠的力量。

  懂得发动群众力量的人,现在的小金村也有一位。

  “陈望慧,希望的望,智慧的慧”,这位着一身干练的黑色大衣,头发抿在两侧,语速不快但思路清晰的致富女带头人这样介绍自己。这个曾经普通的农村女娃,正如她的名字所期待的那样,用聪慧的头脑做出了一番事业。

  陈望慧所在的冒水村是小金县的贫困村之一,村民们一直靠种土豆、豌豆、胡豆和小麦等传统农作物为主。

  但是,冒水村彼时有一大害,搞得村里四邻不安,那就是野猪。庄户人家好不容易庄稼地里长点粮食,都给猪拱了,你说急不急人!

  有一天,陈望慧忽然发现,猪虽然毁了庄稼,可长在地里的野玫瑰却没事——带刺的玫瑰野猪也不敢动。

  “我为什么不能种玫瑰”?一个想法诞生了。渐渐地,这个想法变成了玫瑰种子、玫瑰园,甚至成为了玫瑰花茶、玫瑰精油。

  陈望慧看到了玫瑰产业的前景,可也看到了局限:自己的地有限,精力有限,生意单打独斗干不大。于是她琢磨着把大伙都拉进来,搞一个“合作社+基地+农户+市场”的模式。

  这事又被她做成了:现在小金已经有1107户农户加入了陈望慧的“清多香玫瑰种植合作社”。收入也从原来的人均1000元,增加到了4000多元。下一步,她还打算做电商、做出口……

  当然,这些事,陈望慧仍然要走“群众路线”。

  结束语:

  近一周来,60多名记者紧跟着红军当年在四川的行动轨迹,试图去探索、去还原、去理解他们的精神世界,去捕捉这一场波澜壮阔行程中,尚不广为人知的微镜头。

  这同时也是一次发现之旅,我们带着好奇去感受这片土地80多年后的气质,去解码新的故事。

  最后,以红军过草地纪念碑上的一段话总结这段行程,并告慰远去的英灵:

  任何民族都需要自己的英雄。真正的英雄具有那种深刻的悲剧意味:播种,但不参加收获。这就是民族脊梁。他们历尽苦难,我们获得辉煌。(中国西藏网 文/赵钊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红军过草地纪念碑 摄影:赵钊)

  (责编: 郎宁 郭爽)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