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莫迪屈服的印度农民有多强,印媒:农民为废除农业改革法案建立了统一战线

来源:环球时报 | 2021年12月06日 13:33:38
环球时报 | 2021年12月06日 13:33:38
原标题:让莫迪屈服的印度农民有多强,印媒:农民为废除农业改革法案建立了统一战线
正在加载

  【环球时报记者 苑基荣 王 升】在长达一年的持续抗议后,以强势著称的印度总理莫迪罕见地向农民做出让步,宣布废除三项农业改革法案。但是农民们表示,他们不会就此罢休。“此次胜利显示出农民的力量,我们比莫迪更强大。”在帐篷里熬过严冬酷暑和新冠疫情的农民说,这只是一个开始,农民群体的其他诉求也必须得到满足,否则,抗议不会停止。有印度媒体称,这次农民抗议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所有农民不分领域、种姓和宗教及意识形态地聚集在一起,为废除不公平的法律建立起一条统一战线。而印度政府低估农民的力量,是一个严重错误。

  “今天农民赢得了战争”

  11月29日,印度农民聚集在首都德里附近的三个抗议点,庆祝自己的抗议行动成功迫使莫迪政府的政策出现罕见逆转。“这一年来,我们一直处于战争状态,”32岁的印度农民兰吉特·辛格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但今天农民赢得了战争。”他们无视莫迪要求农民回家开始新生活的表态,相反,主导此次抗议并代表农民与政府谈判的农民联合阵线(SKM)表示,他们将继续抗议,直到政府满足该群体提出的其他几项要求,包括提高农产品的最低价格、撤回对农民的法律诉讼,以及向数百名死去农民的家属支付赔偿金。此外,SKM还要求莫迪政府为死去的700名农民竖立“烈士纪念碑”。

  去年9月20日,印度国会通过一系列放松农作物价格管制的法案,引起印度农民的强烈不满。自去年11月以来,数千万印度农民在不同地点持续就上述法案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最高时抗议农民人数高达上亿。

  12月4日,SKM宣布成立由五人组成的谈判委员会,负责与印度中央政府进行下一步的沟通,并制定未来农民运动的进程。CNN分析称,莫迪的后退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印度农民抗议活动继续蓬勃发展。印度《先驱报》报道称,旁遮普邦民意调查显示,在旁遮普邦公民团体选举中,最受欢迎的标志是“拖拉机上的农民”。大量独立候选人选择“拖拉机与农民”作为投票标志,他们认为,看到农民驾驶拖拉机的标志,许多犹豫不决的选民可能会倾向于支持他们。在旁遮普邦莫哈利,一位名叫苏林德·辛格的候选人说,该地区的28名公民团体候选人都选择了这一标志。

  印度总理莫迪 资料图

  印度小农的底气——选票

  尽管抗议示威在印度比较常见,但持续时间如此之长的大规模农民抗议活动近些年比较罕见。那么农民的底气从哪里来呢?虽然经济地位不稳定,但是“印度农民是一个强大的集团”。美国VOX新闻网分析称,几十年来,印度的农业系统一直在补贴制度下运作——农民种植粮食作物和其他农产品,政府以特定价格从农民那里购买,用于内部销售或出口,为他们提供有保障的收入。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数据,2018年印度82%的农民属于完全自负盈亏的个体户,而不是大型企业农场。

  CNN称,根据印度品牌资产基金会的报告,印度是世界第二大水稻、小麦、甘蔗、棉花、花生、水果和蔬菜的生产国,印度约14亿人口中约58%的人将农业作为主要生计来源。农民占该国劳动力的很大一部分,同时也是印度最大的投票团体。但根据政府统计数据,农户在2018年-2019年的平均月收入仅为10218卢比(约合866元人民币)——比该国当年的月平均工资低316卢比。

  印度经济学家德文德·夏尔马说,“从农民种下种子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开始亏损,而被剥削最多的是小农。随着这次示威取得胜利,农民知道这可能是他们为自己争取一个稳定未来的最后机会。”

  印度农村人口众多,就选举而言,农村的选情甚至比城市还要重要。几乎所有分析都指出,莫迪的妥协缘于他将要面对接下来的选战:2022年初的旁遮普邦和北方邦地方议会选举。这两个邦是印度传统的人口和农业大省,农民是一个“必争”的群体。在2019年的印度大选中,北方邦占到了下议院543个席位中的80席,其中62席被莫迪的印度人民党(印人党)获得。先前2017年的地方选举中,印人党横扫北方邦立法会403个席位中的312个,并且推选了一位印度教僧侣担任邦首席部长。而在旁遮普,印人党近年来的选举中多次失利,这里是印度北方少数印人党缺少执政根基的省份之一。

  建立统一战线

  路透社报道称,这次印度农民抗议最初是从旁遮普邦开始的,抗议农民的主体是小农。两个月后,旁遮普邦和哈里亚纳邦的农民工会开始发起“去德里”的抗议运动,发动了数十万农民向首都进军。到了2020年11月,全国农民开始加入到抗议队伍中。农民抗议活动呈现出融合的特征,即不同的团体愿意团结起来,将生存问题扩展到反抗莫迪“印度教政治”的社会公平和公民权利问题。

  “1984年旁遮普邦农民就曾抗议过政府的‘绿色革命’,1995年印度农民还曾抗议印度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成功让政府在某些条件上屈服,多年来,政府都不敢再挑战农民的利益。”据印度媒体报道,纵观该国历史,农民一直处于变革的前沿,抗议不公正的法律。土地运动和抗议经常迫使政党、民间团体及英国殖民政府就农民的利益进行谈判,这些运动在印度历史上很容易演变成大型的独立和宪法改革运动。

  就目前的农民抗议而言,它是从过去英国殖民政府时期和印度独立之后的农民运动经验中成熟起来的。这次农民抗议活动团结了众多的农民组织,善于利用社交媒体的年轻农民也开始觉醒。

  印度《大篷车杂志》称,这次农民抗议一个显著特点是农民不分领域、种姓和宗教及意识形态聚集在一起,跨越了这些鸿沟,任凭政府各种抹黑和分化,为废除农业改革法案建立了统一战线。历史上,旁遮普邦的农民很少看到这样的统一,地主贾特人和贱民劳工之间以封建种姓为界,其分裂长久存在。同时左翼意识形态历来遭到锡克教领袖的反对,但这次抗议期间,这些裂隙似乎都得到修补。

  在持续一年多的抗议运动中,最显眼也最有组织力的,是来自旁遮普的锡克教农民,而其中又以贾特人群体尤为突出。贾特人是一个以乡村中农为主,具有军事化组织历史的中等种姓群体。他们的参与和组织使得这一运动的模式和其结果与莫迪任上的其他抗议运动——反国民身份法案运动、克什米尔抗议运动、反废钞运动等——鲜明区分开来。不仅如此,抗议队伍中还有很多妇女,这在重男轻女的旁遮普邦令人惊讶。

  据《今日印度》梳理,此次农民抗议由 35 个农民工会领导——其中仅旁遮普邦就有31个,其余的来自哈里亚纳邦和中央邦。他们的背景各不相同,旁遮普邦有6个农民工会隶属于各种左翼组织,另两个农民工会则隶属于地方政党阿卡利达尔。而旁遮普邦以外的另外两个农民组织分别效忠于平民党(AAP)和国大党。尽管带头抗议的最大农民工会 “印度农民联合会”不隶属于任何政治组织,但上述几个有政党支持的组织存在可能会使谈判复杂化。

  “农业的未来已经在接下来的25年里被封存了——没有哪个政党有勇气去触及这些改革。”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研究员高塔姆·奇克曼表示,废除这些法案将使之后的政府很难再提出类似的改革方案。

编辑:程祥 责任编辑:刘亮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让莫迪屈服的印度农民有多强,印媒:农民为废除农业改革法案建立了统一战线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