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鹿道森”去世后:中伤的流言和悲痛的家人

来源:红星新闻 | 2021年12月03日 06:50:48
红星新闻 | 2021年12月03日 06:50:48
原标题:摄影师“鹿道森”去世后:中伤的流言和悲痛的家人
正在加载

  12月1日,浙江省舟山市公安局普陀山分局发布通报:当天上午7时许,在朱家尖东沙附近海域发现一男性遗体。经家属辨认,遗体系近日失联的网名为“鹿道森”的微博博主周某(26岁,贵州人)。警方排除他杀。

  此前,11月28日23点28分,“鹿道森”的一份遗书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定时发布。疑有自杀倾向,引发网络关注。

1638163035158047.jpg

  ↑博主“鹿道森”的遗书。

  “鹿道森”从失联到确认离世,他遗书中提到的有关校园暴力、家庭教育等问题也引发了广泛的讨论。

  离世前曾退租、邮寄行李

  “鹿道森”的社交平台除了分析摄影相关内容以外,也会发布一些文字记录自己的心情和生活。

  从他以往发布的文字中可以了解到,他是一名艺术生,来自贵阳的一个乡村,因高考失利,分数没有达到当年贵州的二本分数线,所以只好去了一所三本院校学习环境设计室内方向。他起初甚至不知道这个专业是做什么的。

  他曾表示自己的理想专业一直是服装设计,“想成为亚历山大·麦昆一样的设计师”。不喜欢的学校和专业,这样的大学生活曾使他一度郁郁寡欢,“我大一就有了白头发,家里给的压力大”,但终究是离开了令他“脆弱”和“受伤”的原生家庭,他努力兼职赚钱,试图在经济上摆脱父母。

  从大三下学期开始,他接触到了摄影,“才逐渐清楚要去成为什么样的人”,在记录“夏天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响”和“傍晚落下去的夕阳”“夜晚璀璨的银河星空”中,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和放松,“那是岩浆碰撞出的热烈”。

微信截图_20211202220635.png

  ↑“鹿道森”在微博中对摄影的思考。

  2018年他自己创业,在贵阳开了一家摄影工作室,后又去上海、广州、成都等多地旅拍,最后到杭州生活。

  在“鹿道森”刚入行时,同为摄影师的林女士就认识他了。林女士表示,在她的印象中,“鹿道森”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但是生活中遇到很多挫折,他个人的作品很优秀,但是一直无法变现。

61a45e639fef2_副本.jpg

  ↑在一些朋友眼里,“鹿道森”阳光、积极向上,不散发负能量。

  在“鹿道森”失联的前几天,他曾将自己的行李寄回家中并退租。他将遗书定时发布在网上,朋友看到遗书后联系不上“鹿道森”,遂报警。

  11月29日上午7时许,一村民在朱家尖牛泥塘山南侧海滩礁石上,发现“鹿道森”的灰色风衣和手机。12月1日,现场救援人员确认,当天上午鹿道森的遗体被打捞上岸,但已经不幸离世。

  幼时随父母打工到广东

  生活所迫又送贵阳老人抚养

  与“鹿道森”系表亲关系的伍女士(化名)平日晚上10点就能睡觉,在接到“鹿道森”离世的消息后,她却迟迟睡不着。已经过了零点,她还关注着“鹿道森”相关的新闻报道。

  伍女士对于那些报道中片面解读并抨击“鹿道森”父母的描写感到很悲痛。“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子女,只是关心孩子的方式不一样。”伍女士表示,希望大家不要去不切实际地猜测和报道,也不希望中伤他父母,让家人更加伤心。

  在伍女士的印象中,“鹿道森”从小到大都很听话懂事,每次过年回家会经常看望外公,还会拿钱给老人。

  “鹿道森”老家位于贵阳市,据伍女士介绍,为了让自己子女过得好一些,“鹿道森”的父母选择去广东打工。“打工才是唯一挣钱的方式,没得文化,就是一个农民工,谁也不希望和自己都孩子分开,但是不少家庭不都这样吗?”

微信截图_20211202215824.png

  ↑“鹿道森”在微博中曾自问,“荆棘之中生长的人,是否就可以练就金刚不坏之身?”

  所以,“鹿道森”在小时候曾跟随父母一起在广东上幼儿园,年龄大一点后才回到贵阳,由奶奶和外婆抚养。“人家说隔辈亲,他奶奶将近九十岁了,之前一直瞒着的,今天知道后,奶奶很伤心。”

  对于“鹿道森”遗书中提到遭受的校园暴力,伍女士表示,他从小乖巧懂礼貌,很讨人喜欢。但回家从来没说过学校里的事,“在学校受欺负也不说,家里人都不知道。”

  在伍女士看来,“鹿道森”选择离开的原因可能是工作的压力。当初“鹿道森”选择创业父母都是支持的,因为伍女士自己也从事摄影行业,知道这一行压力比较大。“所以我也能理解他,自己开工作室,工作的压力确实有时候让人喘不过气来,只要是人,不管是工作还是学习都会有压力,我们的年代承受得习惯了,所以对这些孩子来说,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了解。”

  对于“鹿道森”的离开,伍女士表示:“我真希望这是一场梦,不是真的。”

  学员称其课价良心

  事发当晚曾在群内分享摄影素材

  朋友小何用“怀才不遇”来形容“鹿道森”。同为摄影师,小何一直在默默关注“鹿道森”的作品并钦佩他的想象力。“之前他关闭了摄影工作室,打算找工作,我和聊过一次,后来他就去杭州继续做摄影师了。摄影师都要有自己的风格的,他最开始学习他老师‘微澜’摄影的浓烈色彩,后来又加上‘夏弃疾’的古风神话风格,最终形成了他自己的幻象神话主题。”

  小何说,在“鹿道森”出事以后,她从“寻找道森”的群里加了一个报了“鹿道森”摄影课的学生,才知道他课程的价格原来这么“良心”,“我以为他这样一个十万粉丝博主,作品很好,课也会卖得很贵,所以他会过得很好,没想到他一系列课程才899元。”

微信图片_20211202220011.jpg

  ↑“鹿道森”摄影作品

  “鹿道森”摄影课的学员吴同学称,23号当晚“鹿道森”老师曾在学员群里给大家发百度网盘摄影素材,“我以为他是想着站在老师的角度给我们点‘福利’,之后他就去修图了,他以前也经常半夜发说说的。”

  “鹿道森”好友“梦璃”和“微澜”整理的“鹿道森”11月轨迹中显示,22号“鹿道森”从杭州住所退租后,23号、24号“鹿道森”在群里都有参与聊天,25号抵达舟山。

001WLsZ7ly1gwznsavia2j60i50pa0ts02.jpg

  ↑“鹿道森”的摄影课程。

  “我知道他性格比较内向,所以一般不敢打扰他,除了遇到问题的时候,他对我们来说是亦师亦友,有一节幻想课他讲了4个小时,一直到半夜1点,我们都很感动,这个课价太值了。有一次大半夜我生病去医院,他看到我朋友圈,还给我发消息关心我,告诉我‘不要经常通宵熬夜,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吴同学说。

  吴同学认为“鹿道森”是很负责又温柔的老师,但作为学员,他们也了解老师过得不算太好,“相比于其他摄影师来说,他的客单就不是很多,大众不太能接受他的幻象之作,甚至有些看似是商拍的其实是‘为爱发电’的,可他的努力和优秀我们都看在眼里,想不通为什么没有人注意到他。”

  最后一次聊天是讲述创作灵感

  朋友想为其出版作品

  在“鹿道森”的摄影圈朋友眼中,他是一个阳光、有梦想、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摄影师,他对作品有自己的想法,不会单纯去模仿别人,而是一直寻找自我突破。

  “他平时更多的是安慰关心朋友,帮我们去解决困难。”摄影师阿珂回忆到“鹿道森”,印象中的他几乎从不散发负能量,平时都积极向上的,所以直到看见那封最后的告别信,身边的朋友才知道他过去不好的经历。

微信截图_20211202220923.png

  ↑“鹿道森”生前的一个小愿望:出版幻象系列作品。

  阿珂最后一次和他聊天是在21号,当时“鹿道森”还耐心地倾听他讲述拍摄创作灵感,但他没想到那次聊天竟成为最后一别。

  阿珂当晚聊天并没有察觉到异常,加之“鹿道森”最近发出来的摄影作品,无论是色彩还是风格都没有突变的情况,所以身边的摄友都对“鹿道森”的意外离去感到疑惑。提到“鹿道森”的离开,阿珂认为创业的压力可能并不是主要原因,更多的还是因为童年遭受校园欺凌等不好的经历。

  “鹿道森”在8月23日曾发微博:“一个小愿望:要是幻象系列能出版就好了”。现在“鹿道森”的摄友们,除了面对朋友已经离去的事实外,希望完成他的遗愿。

  阿珂表示,摄友们正在与出版社对接,筹备将幻象系列出版。“我们希望努力将他的作品和故事传播给更多的人,最后想呈现给公众的主题是:希望和勇气。”

  红星新闻记者 陈卿媛 实习生 陈雅琪 刘美辰

编辑:黄佐春 责任编辑:刘亮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摄影师“鹿道森”去世后:中伤的流言和悲痛的家人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