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丝路新篇章】海拔7000米的“自来雪水”是什么味道 他们告诉你

来源:央视网 | 2021年09月28日 10:43:16
央视网 | 2021年09月28日 10:43:16
原标题:
正在加载

  央视网消息(记者 王小英)拧开水龙头,喝了一口水,麦合木提江·米吉提用自己不太熟练的国家通用语言形容说,甜!

  麦合木提江·米吉提的家在新疆伽师县江巴孜乡开旦木加依村,更多的时候,大家私下交流,更喜欢用矿泉水来形容自家的自来水,称打开水龙头喝的就是矿泉水。

  

麦合木提江·米吉提接了一碗自来水要让大家尝尝

麦合木提江·米吉提接了一碗自来水要让大家尝尝

  这水,源自距离伽师县城112公里的公格尔九别峰脚下盖孜河的冰雪融水。

  甜,不仅仅是因为来自海拔7000米的冰雪融水,更是与以前的“苦咸水”比较得出来的。

  新疆深居内陆,气候干燥,位于塔里木盆地西缘的伽师县更是长期被饮水问题困扰,是全国闻名的“苦咸水”地区。

  在上世纪90年代,这里的饮用水,主要靠涝坝水。涝坝是一种露天的蓄水方式,伽师年降水量只有几十毫米,为了在沙漠边缘生存下来,人们在各处挖出大小不一的蓄水坑,春夏汛期将河渠水或冰雪融水引入其中,这一坑死水就是涝坝水,更是人和牲畜的“命根子”。

  

饮水思源展示馆展示了当地人寻找安全稳定水源的诸多努力

饮水思源展示馆展示了当地人寻找安全稳定水源的诸多努力

  涝坝水的水质差,含沙量大,很多时候甚至不得已需要人畜混用。为了生存人们没有别的选择,从涝坝中盛水,挑回家简单沉淀一下就要使用。

  61岁的村民艾力?热依木依然记得吃“苦咸水”的日子,涝坝里总是漂浮着枯枝败叶,气味腥臭。 因为长期喝“苦咸水”的缘故,当地出现了一系列诸如骨质发育不良、甲状腺肿大等地方病。

  

喝涝坝水时代当地人用的盛水工具

喝涝坝水时代当地人用的盛水工具

  1995年,伽师县实施防病改水工程,因为没有可靠的地表水源,当地通过打深井将地下水作为饮用水源,开凿人饮机井62眼,建设水厂31座,实现自来水入户等,结束了当地缺水少水的历史。

  比起涝坝水,地下水已经好太多了,生活中不再缺水了。但大家慢慢发现,水龙头很容易腐蚀。这是因为特殊的地形地貌和频发的地震灾害,导致地下水硫酸盐、氟化物普遍超标,导致水质不稳定也不达标,一遇到地震又变成“苦咸水”。

  找水的努力从未停止。2019年2月,伽师县的饮用水再次“升级”,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正式立项,项目批复总投资17.49亿元,主要建设内容为新建809万立方米的蓄水池、日处理能力85万立方米的总水厂,铺设输水干支管279公里,改扩建分水厂17座,改造内部管网1548公里。

  项目最终决定决定跨越3个县,从距离伽师县城112公里的公格尔九别峰脚下盖孜河上游引来冰川雪水作为稳定的水源。

  引来的冰川雪水先在沉砂池沉淀,再经过消毒、过滤等净水工艺,通过112公里的输水干管,穿越疏勒县,输送至伽师县,再经过167公里的输水支管输送到17个乡镇分水厂后,通过1548公里的配水管网流向千家万户。

  算下来,这冰川雪水跨越了3个县,历经1800多公里管网才走进千家万户,2020年5月20日,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全面通水,彻底结束了伽师县千百年来饮用“苦咸水”的历史。通水那天,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调度中心工作人员亚森?诺如孜很激动,因为他觉得自己见证了历史,更为重要的是他的家乡疏勒县也喝上了这甜甜的自来水。

  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不仅解决了当地46万百姓的饮水问题,还满足了喀什市、疏附县、疏勒县等县市的153万民众的饮用水需求。随着该工程的投用,新疆的饮水安全问题得到彻底解决。

  水质的改变极大地推动了伽师县当地产业的发展并带动了大量农村劳动力就地就近就业。

  有了稳定安全的水源,伽师瓜、新梅产业、馕产业、纺织服装等产业均得到了发展,越来越多的本地人不再外出打工,而是选择在本地创业或就业。

  这水是什么味道?伽师县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回答,但这甘甜的水化作一杯茶,一餐饭,由此开启的,一定是同样甘甜的生活。

编辑:邢斯馨 责任编辑:刘亮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续写丝路新篇章】海拔7000米的“自来雪水”是什么味道 他们告诉你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