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喀布尔 受害者亲友:美国人一句“道歉”就够了吗

来源: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新闻 | 2021年09月19日 13:53:35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新闻 | 2021年09月19日 13:53:35
原标题:
正在加载

  当地时间9月17日,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在二十天之后终于向外界承认,8月29日美军无人机在阿富汗发动的空袭并未击中“恐怖主义”目标,反而导致10名平民不幸丧生,其中还包括7名儿童。麦肯齐对事件表示遗憾和道歉,并称“负全部责任”。

  △视频丨总台报道员奥贝德9月18日再次探访民居遇袭现场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驻喀布尔报道员当地时间9月18日上午再次来到遇袭的民居回访。院门没有上锁,里面空无一人。尽管时隔二十天,现场爆炸留下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与之前来采访的时候并没有太大区别。被炸毁的车辆还停在院中,地上则杂乱地堆放着尚未清理的物品,几只被火烧过的儿童拖鞋格外引人注目。

  询问邻居后才知道,袭击发生后不久这家人就搬离了这里。总台报道员想方设法联系上了之前曾经采访过的受害者家属,就是那位曾经被美军认定为“恐怖分子”的死难者扎马力的弟弟罗马尔。听说总台报道员来,他带着几位家庭成员专程从暂住地赶回家里接受采访,希望通过总台向世界传递他们的声音。

  一走进这个院子,家属们原本的悲伤和愤怒情绪就更加不稳定。谈起袭击给家人造成的伤害,心情略微平复的罗马尔说,被炸的民居是哥哥扎马力与他们三个弟弟四家人共同的住所。

  罗马尔说,哥哥和他的三个儿子都在袭击中遇难,幸存的妻子和女儿现在一蹶不振,自己全部三个孩子也这么说没就没了。

  罗马尔说,大哥原本是家里的生活支柱,像父亲一样把弟弟妹妹们抚养成人,他的去世就等于家里的天塌了。他们没有资金修缮被炸毁的家,更没有勇气回到这里,再回想袭击当天的惨状。如今,一大家子只能在姐姐家的三间小房里艰难生活。

  △视频丨受害者的弟弟罗马尔

  罗马尔说:“我们的房子被炸毁,家里十口人被炸死,如今我们连家都没有了,只能生活在我姐姐的房子里。一共是五个家庭,却只有三个房间。我有三个孩子都被炸死了,我大哥的三个儿子也都被杀,只有一个女儿还活在人世,我们所有人都非常痛苦。”

  罗马尔告诉总台报道员,无人机袭击发生前,哥哥刚刚开着汽车从外面回到家里的院中,车上还载着一个大号的水桶。由于喀布尔地下水水质差且水位一再降低,民众只得被迫从市场购水以维持日常生活,然而扎马力车上的普通水桶却被美军认定为恐怖分子的炸药桶。正是这样随意的“盲定”“盲杀”让十个鲜活生命瞬间消失,如今美军却仅仅想用一句道歉了事。

  △视频丨受害者邻居莫萨维尔·拉赫曼尼

  受害者邻居莫萨维尔·拉赫曼尼说:“扎马力从不伤害任何人,也从不和任何人打架。我认为,当你摧毁一个贫穷家庭的房子、杀死10个人时,说声对不起是毫无意义的。”

  受害者的侄子马苏德愤怒地向总台报道员表示,犯下这样错误的人绝对不能因为“道歉”就逃脱法律的制裁,特别是美国口口声声对外宣称保护人权,却用自己的高科技手段操纵着毫无人性的战争机器,这样的行为在国际法中是赤裸裸的犯罪。

  △视频丨受害者的侄子马苏德

  马苏德说:“如果一个美国公民遭遇了这样的事情,美国政府肯定会做很多的调查,现在我们阿富汗一个家庭有10个人被杀,全世界都应该去追究这件事,质问美国为什么要这样做。”

  受害者的叔叔穆罕默德·纳西姆则把矛头对准了那些对他们的遭遇视若无睹的西方媒体。他告诉总台报道员,一些西方媒体后来也到过这里,他们一边拍摄院子里被炸毁的汽车,一边询问他们车上的“炸药”是不是被转移走了,有些记者甚至试图到屋里查看是否有“恐怖分子”被窝藏的痕迹。穆罕默德说,这些媒体也应该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视频丨受害者的叔叔穆罕默德·纳西姆

  穆罕默德·纳西姆说:“我对这些媒体的看法是,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他们的想法是错误的。他们应该回到电视上告诉大家,说他们之前发布的消息是错误的,他们也应该为他们的错误道歉。”

  穆罕默德在采访中不停地重复着“战争”和“罪犯”两个词,他希望全世界都知道他们这家人乃至所有阿富汗人的真实遭遇。穆罕默德说,美国军人现在在他眼中全部都是战犯,他们除了在世界各地实施战争罪行之外毫无作为,如今,他们却想简单地对着媒体道歉了事。

  △视频丨受害者的叔叔穆罕默德·纳西姆

  穆罕默德·纳西姆说:“那些美国人通过电视或媒体说一句‘对不起我错了’就够了吗?他们应该来到这里,应该向我们所有的家庭成员道歉。他们应该承认自己犯下的巨大错误,并且给这个家庭补偿。美国应该做的第一件事是,把策划并实施这次袭击、导致悲剧最终发生的人带上法庭,这就是我最想让美国政府,想让全世界和联合国做的事情,应该将这些人绳之以法。”

  邻居莫萨维尔·拉赫曼尼是和扎马力的大儿子萨米尔一起长大的。他告诉总台报道员,萨米尔是阿富汗政府军的一名士兵,今年刚刚二十岁出头。29日袭击发生前几分钟,两人还在院外讨论几天之后萨米尔的婚礼。扎马力开车到家后,萨米尔赶紧回家迎接,然后就听到了一声巨响。事后莫萨维尔·拉赫曼尼才知道,和萨米尔一起被炸死的还有他两岁多的弟弟。

  这些天看着扎马力一家的遭遇,莫萨维尔·拉赫曼尼认为美军必须给邻居家赔偿,让他们至少能有钱收拾一下这栋已经被炸得千疮百孔的房子,但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人已经不在世,任何赔偿又有什么用呢?

  △视频丨受害者邻居莫萨维尔·拉赫曼尼

  莫萨维尔·拉赫曼尼说:“我希望国际社会最终能够惩罚那些做这件事的人,推动美国政府付出应当付出的赔偿。但即使把白宫赔偿给他们,也比不上那个孩子的一滴鲜血。”

  监制丨穆莉

  记者丨李超 李霜溪

  总台报道员丨卡里姆·法耶兹 奥贝德

编辑:谢博韬 责任编辑:刘亮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直击喀布尔 受害者亲友:美国人一句“道歉”就够了吗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