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冠病毒来源嫌疑国

来源:光明日报 | 2021年07月28日 15:05
光明日报 | 2021年07月28日 15:05
原标题:美国,新冠病毒来源嫌疑国
正在加载

  【鸣镝】

  美国的政治是分裂的,但其在国际事务中的双标却似乎是有传承的,不论谁在白宫执政都是如此。当下,美国政府捂着全世界最大的新冠病毒溯源疑点——拥有美军唯一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的德特里克堡不肯示人,即使国际社会乃至美国国内都对德特里克堡表达了共同的质疑,美国政府也完全不配合调查,始终讳莫如深。另一方面,美国再次极力渲染新冠病毒“武汉实验室泄漏论”,操纵世卫组织开启针对中国的第二阶段溯源工作。中国明确表示不接受不尊重常识的所谓第二阶段溯源计划时,美国更是不断炒热“中国政府不透明”“中国政府不配合调查”等陈词滥调。

  美国如此处心积虑地将病毒溯源的对象指向中国,恰恰暴露了其转移国际社会注意力、掩盖自身疑点的企图。今年6月,《名利场》杂志披露,美国政府内部曾警告“不要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否则可能打开装满蛆虫的罐子”。美国担心的是会引火烧身,让人们注意到其自身在病毒序列人工改造和实验室病毒泄漏上的种种“黑历史”。《纽约时报》前驻外记者、布朗大学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斯蒂芬·金泽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德堡生物实验室目前仍然是美国生物战研究的中心,对该实验室进行深入调查“会非常引人关注”。现在,美国政府恶人先告状,渲染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不过是搅浑水,转移视线。当然,这注定是徒劳之举,因为围绕美国的疑点已经尽人皆知。

  (一)

  首先,美国德堡历史上长期进行生化武器研究。其不仅允许石井四郎等侵华日军细菌战专家成为德堡生物武器顾问,大量进行细菌战相关实验,还是二战后唯一有据可查进行过生化武器人体活体实验的机构。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中情局在德堡进行隐秘化学实验和精神控制实验。2018年,德堡发表的论文显示,其对“来自社区获得性肺炎的潜在A/B类生物战剂的病原呼吸道特征”进行了深入研究,说明近年来德堡仍在进行呼吸道生物战剂相关研究工作。

  其次,德堡突然关闭的同时期,附近暴发众多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2019年7月,美国疾控中心紧急关闭德堡基地,暂停其“对高致病性病原体的研究工作”。几乎同一时间,距德堡一小时车程的某退休人员社区暴发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弗吉尼亚州北部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威斯康星州暴发大规模“电子烟肺炎”疾病,患者症状与新冠肺炎几乎没有差别。当月底,靠近德堡的两家养老院出现不明原因导致肺炎的呼吸道疾病。9月,德堡所在地马里兰州“电子烟肺炎”患者病例数增加了一倍。

  权威放射科医学专家分析了60篇公开发表的“电子烟”和“流感”肺炎科研论文后认为,2019年美国报道的“电子烟肺炎”中存在病毒性感染病例,而且不排除其中存在新冠肺炎的可能性。

  再次,研究发现,美国多地新冠病毒感染情况早于美国首例确诊病例报告时间。美疾控中心研究人员检测了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1月17日期间采集自全美9个州的7000多份血液样本,其中106份样本含有新冠病毒抗体。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2020年初在全美多地采集2.4万份血液样本,其中至少9份被检测出新冠抗体,这证明早在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已在美国本土低速率传播。美疾控中心前主任雷德菲尔德公开承认,始于2019年9月的美国流感季死亡病例中,有一部分人实际感染的是新冠肺炎。

  最后,多家媒体爆料美政府曾提前针对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做相关准备。2019年1月至8月,美国卫生部开展了名为“赤色传染”的流行病演习,模拟“始于中国的呼吸道病毒传播到世界各地”,结果是“1.1亿美国人感染,58万人死亡”。2019年10月,美国多个机构开展“事件201”高级别流行病演习,模拟“新型人畜共患病冠状病毒”在全球的暴发,该病毒与SARS非常相似,但更易传播,直到研发出有效疫苗才可控制。2019年11月,美国在与以色列分享的情报中提及中国即将暴发冠状病毒疫情。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也曾公开表示,美国在2020年1月11日即开始研发新冠疫苗。2020年3月16日,莫得纳公司针对新冠病毒的试验性疫苗已开展首次人体测试。专家评价,“除非很早就开始进行试验,更早拿到了毒株”。2021年2月,美国新闻网站“网关专家”曝光一份由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及莫得纳公司联合签署的保密协议。协议显示,2019年12月,双方研制的“mRNA冠状病毒候选疫苗”被正式转让给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

  德堡与新冠肺炎的最初流行到底有何关联?美国政府与新冠病毒的诞生到底有何关联?要澄清这些疑问,美国政府仅仅用一句“涉及国家安全”来搪塞是不行的,理应公布“紧急关闭”德堡的真实原因,公布所有“电子烟肺炎”患者的真实病因。

  (二)

  美国在人工改造病毒序列方面有着长久的“黑历史”。仅在公开层面,就有2002年改造脊髓灰质炎病毒、2004年和2012年改造流感病毒、2011年改造H5N1禽流感病毒等多次成功尝试。此外,美国在管控病毒扩散方面更是劣迹斑斑。1989年,由于研究人员疏忽,德堡发现的新型变种埃博拉病毒在美国部分地区扩散。2001年,美炭疽袭击事件嫌疑人及所用菌株均来自德堡,且该事件中使用的高纯度炭疽制剂超出和平研究需要。2002年,德堡再度发生炭疽孢子泄露事件,致工作人员感染。2015年到2020年间,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报告了28起涉及“基因工程生物体”的实验室事故,其中6起涉及人造冠状病毒。

  所有这些,美国都没有给出过合理的解释。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永久地改变了人类社会,给世界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全世界有充分的理由要求美国政府解释美国与此次疫情到底有着怎样的关联。面对全球公众的疑问和关切,美方选择失语、失聪、失明,显然过不了关。

  近期,国际社会批评美方将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政治化、要求调查德堡生物实验室的理性声音不断增多。中国网民联署签名要求世卫组织调查德堡的活动已有超1400万人参加,联署的服务器还遭到多个来自美国IP地址的网络攻击。今年3月,美国民众也曾在白宫请愿网站上发出请愿帖,列举疫情暴发、报道被删等事件,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关闭德堡的真正原因,质问德堡是否是新冠病毒研究单位,是否存在病毒泄漏等问题。

  然而,在溯源问题上,寻求真相的美国人却处境艰危。早在2020年3月,美国华盛顿特区独立调查记者乔治·韦伯就在视频中称,将新冠肺炎传播到武汉的零号病人可能是参加世界军运会的美国运动员亲属。而近日,韦伯称自己在发布该视频后多次遭到死亡威胁,视频也被各大平台下架。部分美国媒体曾经关于德堡的报道也被删除。

  美国妄图系统性隐藏真相的行为已经昭然若揭。对于国际社会对彻查德堡的强烈要求,美国是躲不过去的。美方应尽快拿出透明、负责的态度,邀请世界卫生组织专家赴美、调查德堡生物实验室,还世界一个真相。

  (作者:杨雨声)

编辑:赵晋 责任编辑:刘亮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美国,新冠病毒来源嫌疑国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