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两场大选落下帷幕,地区未来格局走向如何?

来源:澎湃新闻 | 2021年06月24日 23:03
澎湃新闻 | 2021年06月24日 23:03
原标题:中东两场大选落下帷幕,地区未来格局走向如何?
正在加载

  6月19日,伊朗大选落下帷幕。现年60岁的保守派候选人、司法总监易卜拉欣·莱希当选总统。由于外界普遍认为,莱希将会成为接替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人选,故莱希的上台可能会决定伊朗未来很长一段时期的政治路线。

  6月21日,这位被视为强硬派的政治人物在当选总统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阐述了自己的外交政策主张。“我们的外交政策不会局限于核协议。我们将与世界互动。我们不会把伊朗人民的利益与核协议捆绑在一起。”此外,莱希还称,“倘若其他各方无法确保伊朗的国家利益,我们也不打算就这样一份核协议谈判。”

  “莱希上台将让处于低谷的美伊关系更为紧张,也会给两方有关恢复履行伊核协议的谈判带来不利的影响。”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6月23日在该所主办的“新时代中国中东外交视野下的中东选情观察”研讨会上发言指出。

  在伊朗大选前几日,与伊朗互相视为“宿敌”的以色列政局也生变,该国新一届政府也登场亮相。曾被视为前总理内塔尼亚胡盟友的贝内特宣誓就任,温和中间党派的拉皮德则担任外长。

  伊朗与以色列两国政坛双双进入权力更迭过渡期,中东地区未来的格局发展也备受关注。

  鲁哈尼任上老伊核协议恐难重启

  目前,伊朗与美国针对恢复对伊核协议履约的间接谈判仍在奥地利维也纳进行,而伊朗当选总统莱希的强硬派背景首先引起外界对伊核协议未来的担忧。

  不过,潜旭明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伊朗不同政治派别已经达成基本的共识,即恢复伊核协议对于解除制裁至关重要,且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也已经表示,一旦美国表示将遵守其对伊核协议的承诺,那伊朗依然将重返伊核协议。

  6月20日,伊核问题相关方结束了第六轮会谈。欧盟代表莫拉在会后表示,会谈“接近达成协议”。伊朗外长扎里夫此前也表示,谈判正在讨论的文本已经“越来越清楚”,可以在莱希新政府上台之前达成协议。

  但外界对在现任总统鲁哈尼任上与美国达成协议依然不抱乐观态度。莱希在2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伊朗希望回到伊核协议,但“不会为了谈判而谈判”,特别是要求美拜登政府保证不会像前任总统特朗普那样出尔反尔地退出协议。然而,对于拜登政府来说,这是不可能作出的承诺。

  “重启伊核协议的谈判到现在为止,其实已经不是谈判内容的问题了,而是一种政治决断的问题——选择什么时机达成协议?”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金良祥在会议期间对澎湃新闻表示,“哈梅内伊并不想让鲁哈尼弥补这个遗憾,而是想把这个光环留给莱希,让他上台以后对民众有一个好的交代。”

  与此同时,拜登政府也较为谨慎。“即便拜登政府想要重返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对伊政策,但是在伊核问题上,前任总统特朗普及共和党人还是可以通过舆论等方式向拜登政府施加压力。”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赵建明认为,“目前美国处于优势地位,把握着伊核协议的钥匙,但是它究竟要不要打开这扇门,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6月23日,即将卸任的鲁哈尼政府幕僚长马哈茂德·瓦埃齐称,“美国已经同意取消对伊朗石油和航运的所有制裁。”瓦埃齐称,美国将取消大约1040项特朗普时期对伊朗的制裁,其中还包括对多名伊朗政府高级人物的制裁——当选总统莱希正是美国制裁名单上的一员。

  然而,这一言论随后遭到美国方面的否认。据路透社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国务院官员称,“在这种复杂的谈判中,谈判人员会起草包含主要问题的文本,但在一切都达成一致之前,什么都没有达成。”

  美国国内对伊核协议的批评者坚持认为,拜登政府为了重启核协议“放弃了太多,换来的太少”,即使伊朗愿意就其他问题举行额外的谈判,伊朗对美国做出的承诺也并不真诚。

  “若伊朗确实想要与美国达成协议,需要作出很大让步。伊朗的状况大不如前,与2015年相比,它的谈判地位被大大削弱了,所以即便是达成一份协议,也是更大程度、更多方面地满足美国的诉求。”赵建明表示,“倘若执意回到2015年的伊核协议,恐怕会引起美国国内,还有以色列、阿联酋、沙特等国的怨恨,这样这份协议也难以长久。”

  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之后,伊朗已经在铀浓缩技术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特别是IR-9型离心机已经进入测试阶段,是该国第一代离心机生产能力的50倍。美国政府认为,伊朗获得武器级铀浓缩能力的时间已经大大缩短,可能会使重启2015年的伊核协议没有实际意义。

  未来伊朗与以色列冲突或日益加剧

  在伊朗大选前几日,陷入政治僵局两年的以色列也产生了新一届政府。虽然执掌以色列12年的强势总理内塔尼亚胡最终下台,但接替他的是被称为内塔尼亚胡“门徒”的另一位右翼政客——统一右翼联盟领导人贝内特。

  “在本可以选择的所有人当中,哈梅内伊却选择了‘德黑兰的刽子手’。”贝内特在6月20日的内阁会议上说道,“莱希的当选是世界大国在回到伊核协议之前醒来的最后机会,他们要清楚自己在和谁做交易。”

  以色列本届政府由多个小党派联合组阁而成,各方的意识形态和施政主张相差甚远,但除了要求内塔尼亚胡下台的基本共识,对伊朗持强硬态度也是各党派统一的意见。目前担任以色列外长的中间党派“拥有未来”党领导人拉皮德在就职演讲中也强调,伊核协议是“一笔糟糕的交易”,他对内塔尼亚胡政府未能挽回事态表示遗憾。

  6月17日,以色列国防部长甘茨表示,以色列正与美国密切合作,加强对伊朗核计划的监测。他同时警告称,以色列随时准备以军事打击的方式阻止伊朗获得核武器。甘茨还对来访的美国代表团称,以色列担心随着伊朗大选的举行和该国新政府的组建,“伊朗的核发展会进入一个积累成就的过渡期”。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6月23日报道称,拜登政府已同意在下一轮与伊朗谈判开始前休会更长一段时间,以便让以色列有时间提出自己的主张。伊朗的弹道导弹发展和地区影响力是令以色列最为关切的问题,但伊朗拒绝与美国就此问题谈判。

  “可以预测的是,伊朗新政府肯定会对以色列更加强硬。前一段时间,在以色列暗杀伊朗核科学家和攻击核设施的问题上,鲁哈尼基本保持了比较克制的态度,而莱希绝对不可能保持这种态度。”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汪波在会上指出,“与此同时,伊朗还会加强在叙利亚对于以色列的军事部署,以及加大对哈马斯、真主党的支持来打压以色列。”

  2018年,彼时还在担任“拉扎维圣陵基金会”主席的莱希曾经访问黎巴嫩与以色列接壤的边境地区,并与真主党高级官员会面。“很快我们将见证耶路撒冷的解放。”莱希当时说道。

  此外,莱希还曾建议称,公投是解决巴以冲突的最佳方案。“在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指以色列)感受到来自我们的威胁之前,他们应该先感受到巴勒斯坦人民及其抵抗组织的威慑。”莱希对《德黑兰时报》说道,“伊朗一直是包括巴勒斯坦人在内的被压迫人民权利的捍卫者,这在宪法中有所规定。”

  “以色列新政府对伊朗的强硬态度可能又会促使伊朗进一步诉诸发展核计划,一旦到了临界点,爆发冲突的可能性非常大。”汪波认为,“伊朗和以色列未来日益加剧的冲突关系,将成为中东各种冲突管理问题当中的一个新任务,甚至会成为超越巴以问题、什叶派和逊尼派的教派冲突问题,乃至叙利亚问题的一个任务。”

编辑:罗萌 责任编辑:刘亮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中东两场大选落下帷幕,地区未来格局走向如何?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