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咤风云十二载,内塔尼亚胡给以色列和世界留下了什么

来源:澎湃新闻 | 2021年06月15日 00:32
澎湃新闻 | 2021年06月15日 00:32
原标题:叱咤风云十二载,内塔尼亚胡给以色列和世界留下了什么
正在加载

  内塔尼亚胡。  图片来源:澎湃影像

  当地时间6月13日晚,以色列议会对新一届政府进行了信任投票,由8个反对内塔尼亚胡的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最终在议会中获得多数支持得以成功组建。这也意味着连续掌权以色列12年(2009年至今)、担任总理前后长达15年之久(算上1996~1999年那个任期)的内塔尼亚胡正式下台,成为在野党领袖。

  根据当地媒体的采访,以色列选民对内塔尼亚胡下台表现出十分对立的态度,反对内塔尼亚胡的民众认为他下台是以色列民主政治的胜利,意味着长期当政的右翼政府终于让位,以色列将抛弃保守与强硬的政治路线迎来新的转机和希望;而支持内塔尼亚胡的选民则认为这对以色列来说是“伤心”的一天,因为内塔尼亚胡在很多选民心中仍旧是一位非常有魅力、能力出众且政绩卓著的领袖,他执政期间为以色列带来了许多好处与发展,这位“政治明星”的陨落对以色列来说是一大损失。

  对于全世界而言,大家对这位长期活跃在国际政治舞台,叱咤风云十几载的以色列总理也并不陌生。内塔尼亚胡是以色列历史上执政时间最长的总理,毫无疑问,在巴以地区,有一代人是在内塔尼亚胡主政下成长起来的,内塔尼亚胡的政治主张也毫无疑问地塑造了整整一代人,影响了一个时代。虽然内塔尼亚胡本人从聚光灯下离开,但他却对巴以问题和国际政治留下了深远影响。

  内塔尼亚胡。  图片来源:澎湃影像

  以色列“和平”与发展的10年

  内塔尼亚胡主政期间,以色列虽然经历了两次较大规模的加沙军事冲突,以及与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巴勒斯坦人民以及黎巴嫩真主党之间多次小规模冲突,但是类似上世纪与本世纪初那样的以色列与周边国家的大规模战争、巴以双方全面的流血冲突一次都没有发生过。另外,针对以色列平民的汽车炸弹、人体炸弹、劫机等等恐怖袭击事件在内塔尼亚胡主政期间几乎销声匿迹。

  这一方面是因为内塔尼亚胡在国家安全与巴以问题上奉行强硬路线,以色列情报与安全机构得到政府强大的资金支持,反恐手段不断升级,在这样的高压统治下,极端组织与激进分子针对以色列社会的恐怖袭击活动难以得逞。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本人也曾长期负责以色列外交工作,并且在美国政界人脉深广,再加上2010年“阿拉伯之春”运动之后以色列的敌人们纷纷陷入内部混乱,长袖善舞的内塔尼亚胡为以色列创造了一个相对和平的周边环境。

  可以说以色列在内塔尼亚胡时代,无论是外部环境还是内部社会,迎来的都是其建国以来最为和平稳定的10年。在这样的高压和平之下,以色列社会经济迅速发展。自内塔尼亚胡2009年再任总理以来,以色列国内生产总值(GDP)以每年3%~4%的速度稳步增长,这在面临2008年金融海啸的西方世界当中可说是一枝独秀,这样的增速在发达国家中实属罕见。甚至去年疫情期间,以色列的经济增长也在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中表现出色。

  以色列社会严重右倾

  内塔尼亚胡主政期间以色列社会加速了右倾化趋势。以色列右倾的具体表现除了在巴以问题和国家安全问题上的强硬以外,另一个表现便是宗教保守派势力不断壮大。宗教保守派犹太人一方面由于生育率高导致他们在以色列社会中人口占比上升,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将其内阁中的内政部长、教育部长这两个关系到以色列社会发展的重要部门交由宗教政党把持,以换取宗教政党对其个人的忠诚与支持。

  极端正统派犹太宗教政党沙斯党(Shas)把持以色列内政部长达10年之久,期间内政部出台的各项政策都基于宗教保守派的政治主张,例如安息日及重要犹太节日公交系统停运、以色列农贸市场食物必须进行犹太教洁净食物认证以及将更多的犹太宗教教义纳入以色列基础义务教育课程大纲等等,都深刻影响着以色列人的社会生活以及文化认知。

  沙斯党对以色列社会的另一个重要影响在于对犹太人回归以色列(Aliyah)的认证。在保守派宗教政党的思想里,一方面他们主张以色列是犹太人的国家,因此要限制非犹太人移民以色列的人数;另一方面在认证谁是犹太人的问题上,他们主张一个具有犹太血统的人并不能够满足条件被认证为犹太人,而是只有同时也被认定为信仰犹太教的人,才真正符合标准可被认证为犹太人,从而有权选择移民以色列。

  沙斯党如此严苛的移民条件使得近年来移民至以色列的人绝大多数都属于保守派犹太教徒,而很多非犹太人,甚至世俗化或者不信犹太教的犹太人则难以获得移民以色列的权利。很多欧美上流社会的犹太精英们因此变得不愿“回归”甚至反感以色列。这样一来,以色列社会便缺少了很多来自发达国家的新鲜血液,也缺少了许多来自西方国家上流社会的支持。

  巴以和平进程倒退

  内塔尼亚胡代表的右翼宗教政治联盟对于他们在巴以问题上的强硬立场是不加掩饰的。因而内塔尼亚胡上台以来巴以和平进程便陷入停滞状态,甚至严重倒退。具体表现在以色列加强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军事占领、对巴勒斯坦人的监视与分化、对巴勒斯坦人房屋的强拆,加强对东耶路撒冷的市政管理,以及犹太定居点的扩张等等。据以色列非营利组织的统计数据,2009至2019年的10年间,生活在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的以色列人增加了超过14万人。以色列也重新开始在约旦河西岸地区疯狂建设新的犹太定居点。

  以色列历年在约旦河西岸地区的新建定居点数量。 数据来自Peace Now非营利组织网站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任内,由于偏袒以色列的政治立场,公然违背国际社会共识,承认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的主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不仅更加助长了以色列内部右翼势力的气焰,也使得这些阻碍巴以和谈的问题变得更加难以解决。巴以和平进程不仅严重倒退,甚至可以说“两国方案”面临死亡。

  “伊核问题”复杂化

  内塔尼亚胡在国际舞台上最喜欢打的一张牌便是“伊朗核问题”。内塔尼亚胡以伊朗拥有核武器会威胁到以色列的国家生存为由,在国际社会大肆宣扬“伊朗威胁论”,想方设法破坏伊朗核设施,杀害伊朗科学家与高层人士。这些都为伊朗与各大国,尤其是美国之间的核问题谈判带来了许多破坏性因素,从而使得“伊核谈判”变得更加复杂与难解。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近代中东历史上伊朗与以色列之间并没有直接发生过战争,以波斯民族为主体的伊朗也并不是阿以民族冲突的直接当事方,甚至在历史上伊朗还一度帮助各阿拉伯国家的犹太人“回归”以色列。内塔尼亚胡之所以为了“伊核问题”不断地游走于国际社会抹黑伊朗,一方面确实是为了以色列的国家安全着想,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则是为了巩固其个人在以色列内部的政治权力。

  如上所述,在内塔尼亚胡的高压政策与外交活动下,以色列迎来了一段相对“和平”的时期,在缺少外部威胁的情况下,以色列社会内部矛盾便显得更加突出,各党派之间的不和以及反对派的攻击成了动摇内塔尼亚胡及其内阁执政根基的主要威胁。因此,内塔尼亚胡需要为以色列“塑造”一个强大的外部威胁,以平衡来自以色列国内政治的压力。在伊拉克的萨达姆被推翻、叙利亚陷入内乱之后,以色列原本的两大强敌已经无法对其构成威胁,而谋求利用核能的伊朗则被当作了以色列的新威胁。于是人们便经常可以看到内塔尼亚胡向以色列民众宣扬来自伊朗的威胁,利用政治对手对伊朗态度的模糊与软弱来对他们进行控诉和抹黑,以达到打压内部政敌的目的。

  “内塔尼亚胡现象”

  在特朗普任内,美国政治经受了来自民粹主义与个人主义的严重威胁。特朗普离任前夕煽动的“占领国会事件”更被视作美国民主政治百年来面临的最大挑战。在此之后西方社会迅速对“特朗普现象”与“特朗普主义”进行了深入反思。认为现今的政治领袖可以利用社交媒体直接与选民对话,使得他们可以脱离政党直接动员支持者,直接凝聚政治力量,这种个人主义的政治对旧有的以政党为中心的西方民主政治构成了严重威胁。因为在脱离了政党约束的情况下,政治人物不用顾及旧有的“职业操守”,可以为所欲为,打破来自党内外的种种制约,从而直接威胁到西方政治体制的正常运行。

  但是特朗普并非个人主义政治的第一人,内塔尼亚胡才是这种个人主义政治与新民粹主义的“先驱”之一。内塔尼亚胡能够长期掌权以色列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懂得如何利用新媒体和社交媒体直接与他的支持者们互动,直接发起社会运动。内塔尼亚胡凭借其个人出众的口才,良好的外在形象,以及流利的英语在社交媒体上赢得百万粉丝。在以色列,内塔尼亚胡个人推特账号的粉丝远远多于总理办公室以及利库德集团官方账号。内塔尼亚胡已然将他自己打造成了一股政治力量,成了利库德集团的名片,成了以色列的代言人。

  这种所谓的“特朗普现象”其实最早被叫作“内塔尼亚胡现象”,特朗普不过是近年来西方政治人物中步其后尘者之一。

  (刘炳辰,北京外国语大学海湾阿拉伯国家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政治学在读博士研究生)

编辑:王玉西 责任编辑:刘亮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叱咤风云十二载,内塔尼亚胡给以色列和世界留下了什么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