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从731部队到德特里克堡 美国为何不敢正面回应?

来源: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新闻 | 2021年06月11日 06:53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新闻 | 2021年06月11日 06:53
原标题:
正在加载

  近日,中国外交部在例行记者会上点名了三份关于侵华日军731部队的报告,引发极大关注。这三份名为《炭疽菌实验报告》《鼻疽菌实验报告》《鼠疫菌实验报告》的人体实验报告,封面赫然印着“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基地生物战实验室”的清晰字样。

  △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的《炭疽菌实验报告》封面图

  臭名昭著的731部队与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大量的新闻报道、文章和纪录片正在揭开那段黑暗历史的面纱。

  “我用手术刀把他从胸部到腹部切开,他尖叫得很厉害,他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了。他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叫声,后来他停了下来。”(原731部队军医)

  “我们将致病菌注射到西瓜和麦片里,然后带回研究室。在确认细菌完全增殖之后,让中国人吃下这些东西。”(原731部队卫生兵古都证人)

  “一对母女被留在毒气室里,医生们透过厚厚的玻璃,为她们的抽搐计时,看着母亲匍匐在孩子身上,试图从毒气中存活。”(原731部队军医)

  “一九四五年一月,由我亲身参加传染坏疽病的实验。实验目的是要查明在零下二十度的严寒天气下可否用坏疽病进行传染。”(原731部队军医西俊英)

  “我亲眼看到3个人的手指已经全部黑掉了,剩下2人的手指只剩下骨头了。”(原731部队宪兵班仓员证人)

  二战结束的第4年(1949年),苏联在伯力设立了滨海军区军事法庭,公开审判了关东军司令山田乙三、731细菌部队部长川岛清等12名罪大恶极的战犯。审判庭上,这些731部队成员,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

  秘密中的秘密

  2017年至2018年,日本NHK电视台陆续播出《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者与人体实验》《731部队——人体实验是这样展开的》两部纪录片,揭露了日本731部队在中国进行秘密人体实验、研发细菌武器的丑行,并首次公布了731部队成员长达20个小时的认罪录音。

  △日本NHK报道

  △日本NHK纪录片截图

  NHK披露的录音说:“731部队秘密中的秘密是,我们进行了细菌战攻击的研究,然后进行了人体实验。”川岛清的证言称,二战期间,他们在中国对中国军队使用了细菌武器。为了将感染范围扩散至普通老百姓,731部队还将鼠疫菌、霍乱菌和伤寒杆菌投放在村里的水井、水库。

  NHK还从收集的数百份资料中发现,从日本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等地招募的高校医学家主导了人体实验的进展。他们在731部队以“技术援助”为名,进行各类人体实验。

  △731部队招募了多位日本高校的医学家 图片来源:日本NHK

  《纽约时报》在1995年的报道中称,一位匿名的原731部队军医在采访时承认,他们确实将一名中国人分尸,也曾在河流和水井中投毒。

  △《纽约时报》1995年报道

  给麦克阿瑟的备忘录

  令人诧异的是,这些滔天罪行在二战结束后被“封存”,主导这些研究的罪魁祸首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平静地“享受生活”,直到1959年去世。有些731部队成员甚至摇身一变,成为日本医学界、教育界的骨干。

  美媒指出,部分原因是战后美日达成的一项秘密交易。美国陆军为换取731部队的研究数据,给予石井四郎等人战争罪起诉豁免权,美国帮助他们掩盖了事实,还给这些战争头目发放津贴。

  1988年,《洛杉矶时报》在报道中指出,二战结束后,美国急于增强自己的生物武器研制能力,当局曾在1947年的一份备忘录中否认了各界对“美国掩盖日本731部队罪行”的指控,宣称其为“道听途说和谣言”“没有充足证据”“据称的受害者身份不明”。

  △美媒披露的1947年备忘录

  1947年7月1日,美国国家战争海军协调委员会(二战后成立的高级政府官僚机构)在给麦克阿瑟的一份备忘录中写道:“日本的人体实验信息是唯一已知的数据来源,这些数据来自科学控制的实验,显示生物武器对人类的直接影响。过去,我们依靠动物实验数据进行评估。但这种评估是不准确的,远不如从人体实验中得到的结果完整。

  备忘录还声称,“任何一场对战争罪行的审判都会将这些数据展现在世人眼前,这可能会破坏美国国防和安全利益,我们觉得必须避免审判出现。日本的生物武器数据对美国国家安全非常重要,其价值远远超过了对石井四郎等人进行战争罪起诉所带来的价值。

  △1947年7月1日,递给麦克阿瑟的备忘录

  《洛杉矶时报》援引时任美国德特里克堡陆军发言人诺曼·科弗特的话称,“事实是,我们做出了不起诉的联合决定。我们这么做的原因是想完好地保留这些实验信息,不让它们落入苏联之手。”

  △《洛杉矶时报》报道

  在接过731部队的罪恶黑料后,美国开始了大量的生物武器研究。

  731与德特里克堡的暗中勾结

  公开资料显示,德特里克堡与731部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为拿到731部队的实验数据,美国共花费了25万日元;731部队的头目石井四郎后来还当过德特里克堡的生物武器顾问。

  1956年,德特里克堡被美国联邦政府指定为进行生物研究的永久性研发基地,目的是使美国的生物战水平保持世界领先地位。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美军在德特里克堡开展了一系列骇人听闻的实验。

  美国记者约翰·鲍威尔在《日本细菌战:美国掩盖战争罪》一文中写道,“显然,德特里克堡的研究者从日本同行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美国后来研发的生物武器与日本已开发的武器极为相似,例如用羽毛感染孢子病毒就是石井的想法之一。后来,羽毛炸弹成为美国生物武器库中的基本配置。”

  △鲍威尔发表文章截图

  鲍威尔称,多年来,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一直将进攻性生物制剂保存在德特里克堡的生物实验室里,以备不时之需。围绕德特里克堡,马里兰州还有诸多生物研究实验室,为CIA非法储备生物制剂,比如位于巴尔的摩市的亨廷顿研究中心(The Huntingdon Research Center)。

  美媒的相关报道印证了鲍威尔的说法。

  《纽约时报》1975年披露称,美国国防部一位名叫查尔斯·森尼的工程师表示,自己曾参加过德特里克堡陆军实验室对纽约进行的“脆弱性研究”,该研究旨在测试生物战的危险性。他们还在华盛顿一幢大楼的供水系统中秘密放置了一种有色染料,目的是测试在供水系统加入生物制剂后,大楼里的人们能多快被杀死或丧失行为能力。

  △《纽约时报》1975年报道

  此外,《华盛顿邮报》1977年报道称,CIA在其它国家进行了生物武器实验,比如将猪瘟引入古巴。此前,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下令销毁所有的生物毒素供应,但据相关证词,贝类毒素和眼镜蛇毒液等仍然存在,有些生物制剂甚至还储存在德特里克堡。

  △1977年《华盛顿邮报》报道

  美国国家档案馆数据库的资料显示,从1946年到1949年,近60份731部队相关采访和研究都是在德特里克堡进行的。

  2019年7月到8月,德特里克堡内部报告了两次泄漏事故,美国疾控中心(CDC)在现场检查和评估之后,停止了该实验室的研究项目。但关停不久,德特里克堡便“复活开工”。

  疫情暴发以来,一些美国政客多次空口造谣,却对德特里克堡的关停原因闭口不谈。

  二战结束后,美国掩盖了日本731部队犯下的滔天罪行。几十年来,美国仍在玩同样的游戏,掩饰自己在全球建立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的行动。

  监制丨王姗姗 张鸥

  制片人丨王薇

  主编丨李瑛

  总台记者丨何欣蕾

  编辑丨樊嘉晨

编辑:黄佐春 责任编辑:刘亮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从731部队到德特里克堡 美国为何不敢正面回应?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