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论文数量、不看影响因子……中小学教师评职称应当看什么?

来源:光明日报 | 2023年01月17日 06:04:52
光明日报 | 2023年01月17日 06:04:52
原标题:中小学教师评职称应当看什么
正在加载

      “长久以来,基础教育界有个认识误区,一说老师们的成果,首先想到论文;一说成果多,就看论文篇数。其实,成果并不等于论文,甚至有些论文的价值很低。”采访中,华南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治理与创新研究中心副教授刘磊明道破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的一贯痛点。不过,令他欣喜的是,这样的问题即将得到改善。

  日前,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职称评审工作的通知》,明确卫生、工程、艺术、中小学教师等实践性强的职称系列不将论文作为职称评审的主要评价指标,评价标准中不得简单设立论文数量、影响因子等硬性要求。政策一出,中小学教师连声叫好——“终于不用为发表而硬写论文啦”……

  新政出台,能否解决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的长久之困?未来,中小学教师该拿什么评职称?

  从心声看现实 “强项在教学,不在写论文”

  “苦论文久矣。”在采访中,不少中小学教师都这样说。一位在小学工作了十多年的教师向记者抱怨:“中小学教师评职称难,不仅在于机会少,更在于门槛高。发表论文对我们来说真是太难了。早在5年前,我就立下目标,要在一年内完成两篇学术论文。但到今天,我连一篇像样的论文也没写出来。评职称的事,只好一拖再拖。”

  缘何如此?“写论文需要大量的整块时间,但老师工作太细碎,很难集中精力。另外,我的强项在教学,论文写作水平确实有待提高,很难达到学术期刊的发表标准。”这位教师说,“论文确实不好写。”

  刘磊明也经常听到不少中小学老师“吐槽”:“我们每天不但要上课、备课、改作业,还要和学生、家长随时随地沟通交流。从早忙到晚,叫我们如何安心写论文?”

  “发论文,的确是一线教师在职称评审中遇到的较大障碍。”上海市松江区中山小学教导主任李灿影发现,不少年长教师毕业于中师,综合素养高,工作经验丰富,在学校教育教学实践中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可以说,就专业素养而言,他们完全能胜任更高一级的职称要求。但教育实践和论文撰写是两回事,由于教育理论与科研方法的匮乏,一线教师尤其是年长教师,在将教育教学相关经验及时提炼、形成学术论文方面存在困难。因此,作为职称评审主要依据之一的论文,就成了他们在职称晋升路上的绊脚石。一次次因为论文而通不过职称评审,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他们的教学积极性。”李灿影认为,这也是造成部分教师职业倦怠的重要原因之一。

  “学校其实更看重教师的德能勤绩及常态工作表现,但职称评审中,区级、市级的评审专家不认识、不了解大多数参评教师,只能以论文等硬指标作为参考。”有老师告诉记者,“评职称时中小学校只有推荐权,没有评审权,如果教师实际工作业绩突出,但缺乏有竞争力的‘干货’,学校甚至可能因为担心浪费指标而不敢推荐。”

  “正因如此,新政将论文的权重调低,转而提倡代表作制度。职称评审标准中论文不再是必选,业绩成果选项增多,可以是标准开发、技术解决方法、创新突破、智库成果、教案等等,让很多擅长一线教学的教师看到了希望。”刘磊明介绍。

  从文件到落实 一防“犯懒”、二防“畏难”

  在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院长容中逵看来,这一改革举措的落实,能让中小学教师将主要精力聚焦于教学等中心任务上,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长远意义。“但需要说明的是,这并不意味着评价指标完全不看论文。高质量的科学研究也是必要的,可以反哺教学与管理。”

  新政之下,滋生新困惑。一位小学教师说:“降低论文比重,必然会提升其他指标权重,会不会因此引发其他问题?”

  “如何科学确定论文指标在评审考核中所占比重,才能既不挫伤教师科研热情,又不违背文件精神,这是教育部门和中小学校面临的有关‘度’的难题。”容中逵坦陈。

  “如果降低论文成果在职称评审中的权重,会不会增加另一个硬指标——公开课的权重?”北京十二中附属实验小学校长司学娟认为,公开课虽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教师工作能力,但大部分公开课经过多次试讲,除了授课教师外,也凝聚了校长、教研组长、教研员等人的心血,是集体智慧结晶。“公开课虽然重要,但有的老师一学期为上一两次公开课,往往没有时间对学生进行个性化辅导,造成学生学业成绩下降。这也不值得提倡。”因此,她建议,在制定配套政策时,如果提升诸如公开课等教学实绩的权重,也要考虑周全,审慎推进。

  “中小学教师是一种实践性很强的职业,在评职称时,理应侧重考察师德修养与教育教学效果。”李灿影认为,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应将师德修养、课堂教学能力、育人能力、教学成效等方面作为评价的主要依据,加强教师教育教学工作的过程性评价,而论文可作为加分项。

  过程性评价,也是刘磊明强调的关键词。他说:“能不能站稳讲台上好课,大抵能看出一名中小学教师的品德、能力、业绩水准。当然,如何评价课堂教学业绩也会是一个难点。可考虑加强教育教学过程性评价,从备课教案、教研经历到上公开课,聚焦核心业务全过程质量,对这些环节的层次、频次、密度和显示度精细划分、准确赋分,才能真正增加评审标准的科学性。”

  “顶层设计已出,落实尤为紧要,一防‘犯懒’,二防‘畏难’。”刘磊明告诉记者:“之前评职称数论文篇数、看期刊等级,是因为量化指标的相对客观性。而新政策意味着新规则。多选项的代表作制度如何保证客观公允,将是考验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对标落实能力的一道必答题。”

  从口碑看贡献 谁来评、评什么、怎样评

  当前,如何细化顶层设计,科学制定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标准及实施细则?老师们该拿什么评职称?

  刘磊明感慨,中小学教师工作很“细”,他们的贡献往往体现在科组、年级组和学校的集体业绩中,体现在学生的成长中、每一次师生交往中。因此,评价教师工作成绩最朴素、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用质性评价弥补量化评价的不足。“从同事、学生和家长的口碑中,可以大体看到一名老师工作与贡献的实际情况。”

  容中逵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对教师工作和贡献的评判,需要从三个方面来考虑。“第一,谁来评?除了教育局组织集中评审外,还应包括学生、家长、教师群体和所在学校等四类主体。第二,评什么?大致包含师德师风、专业能力、人才培养、公共服务等多个维度,既要有教龄、课时等量化指标,也要有学生素养提升、家校工作开展等质量指标,还要囊括外出赛课、微课获奖等工作荣誉。第三,怎样评?理想的评价方式应是自我评价和他人评价结合、定性和定量评价结合、过程和终结评价结合。”

  司学娟在实践中发现,将中小学职称评审权力下放到学校,或更贴合实际。“一些学校采用‘自评+备课组(年级组)打分+主管领导打分+学校评审小组打分’的方式,各方占据一定权重,更能体现评价的方向性、客观性和发展性。”

  李灿影认为,职称评审的评价主体应多元化。“学校对教师教育教学工作能力是知根知底的,评价也较为全面细致,因此,学校评价可以作为职称评审的主要依据之一。同时,各校对教师成长的关注程度不同,各校教师自身发展情况不同,由上级教育行政部门组织的集中评审可从区域层面整体把握、统筹安排。”

  顺应趋势,破旧立新,还需三步走。容中逵建议:“第一步,解读新规。政策制定者要帮助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解读文件,正确传递政策意图。第二步,逐步试点。可先选取部分城市作为试点检验效果,并根据试点情况逐步调整完善。第三步,鼓励创新。允许各教育局根据当地实际进行创新和微调,并通过实地考察和调研获取真实情况,发现优秀典型,及时分享特色化方案。”

  (本报记者 晋浩天 本报通讯员 陈秋萦)

编辑:陈诗文 责任编辑:刘亮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不看论文数量、不看影响因子……中小学教师评职称应当看什么?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