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个世界大象日到了 关注云南北移亚洲象旅行团和护象人

来源:央视网 | 2021年08月12日 06:30:25
央视网 | 2021年08月12日 06:30:25
原标题:
正在加载

  央视网消息:8月12日是第10个世界大象日,我们来关注云南北移亚洲象旅行团。11日它们继续返程之路,目前在玉溪市元江县一处林地内活动,距离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越来越近。自去年3月从西双版纳一路向北行走又向南迂回,它们一路收获了不少粉丝。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来回顾追象路上的“宝藏记忆”。

  2020年3月,16头野生亚洲象从西双版纳州勐养子保护区出发,一路向北开始撒欢之旅,这个“旅行团”因其中一头小象鼻子受过伤,而得名“短鼻家族”。 

  “短鼻家族”出行期间有新成员诞生,也有象脱团离开,最后固定成员为15头,“团长”是其中一头母象。“短鼻家族”从西双版纳、普洱、玉溪穷游到昆明,走了超500公里。

  根据不完全统计,象群仅在普洱的元江县、石屏县一个多月共肇事412起,途中还破坏了200斤醪糟,踩死两只鸡,吃过玉米、菠萝、香蕉、水稻等食物。为了诱导大象,避免人象冲突,根据投放食物的情况来看,不算自行吃掉的作物,基本上15头象一天吃掉2—3吨食物。

  根据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因保护本法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造成人员伤亡、农作物或者其他财产损失的,由当地人民政府给予补偿。 

  行至墨江县,一头母象产下幼崽,大象头数上涨到17头。据普洱市林草局工作人员介绍,在第一头幼崽出生后,3月12日一头老象离群,28日,第二头小象诞生。

  普洱与西双版纳接壤,偶有大象进行“短途游”,但人们没想到“短鼻家族”却志在远方,由普洱一路向北,于是引起了全民围观。

  4月24日,两头大象也“脱团”离开,由15头大象组成的固定团正式成立。3头离群大象目前都在普洱的宁洱县活动。

  在石屏,一只小象破坏了约200斤醪糟,因为“宿醉”,第二天才赶上同伴。

  进入峨山县后,县政府发公告提醒居民不要晾晒大象喜欢的农作物,避免挑逗象群和正面接触。

  由于象群玩耍得过于欢脱,5月27日,云南省森林消防参与搜寻象群。但当晚,象群还是到峨山县一家汽车销售店,撞坏了商户的玻璃。

  象群似乎对鲜嫩的玉米情有独钟,进入红塔区南安哨村一下子吃掉了200多斤,酒足饭饱后,两扇铁门和庄稼无辜遭殃。

  30日,象群进入红塔区大水冲村,干饭人又吃掉200公斤玉米,还踩死了2只鸡。

  当象群出现在玉溪洛河乡与大营街街道交会处时,当地赶紧设立投食点,诱导象群向北迁徙,避免进入乡镇。而此地距昆明晋宁区地界,仅约20公里。

  6月2日晚,象群还是抵达了昆明市晋宁区。昆明与玉溪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开展24小时监测,保障象群食源,确保人象安全。

  象群北上给各地带来的压力着实不小,一张大象集体躺平的酣睡图抚慰了无数人的心。 

  14头大象进入玉溪市逛吃,一头贪吃象在6月5日脱离大部队后,一直落单。

  7月7日,在贪吃象独自活动32天后,西双版纳亚洲象救护与繁育中心对它实施了麻醉,并将其转移回勐养子保护区。在确认体征正常无外伤后,贪吃象将回归森林。

  7月9日,象群继续在南归的路上前进,进入红河州石屏县,当地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终于在7月27日帮助象群回到了元江县。

  8月8日,14头北移亚洲象成功经元江大桥返回元江南岸,距离普洱市墨江县辖区12公里。目前,监测范围内人象平安。接下来,现场指挥部将继续科学引导,帮助耍够了的大象们返回栖息地。

  象群平安踏上归途的背后其实有无数人在为之保驾护航,接下来,就让我们重新认识一下这些默默付出的护象人们。

  总台央视记者朱慧容:“这几天根据大象位置的改变,我们的指挥部也在不断地移动,现在我们就跟随专家一起赶往最新的指挥部所在地。”

  这样的场景在过去几个月里时常发生,为了近距离跟踪象群动态,云南省北迁亚洲象群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跟随象群,多次在前方转战。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亚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陈飞表示:“一旦象群产生快速的移动,我们马上就采取相应的措施。如果说向村庄靠近,那就要及时地预警,然后疏散群众。”

  如果说,指挥部是护象行动的大脑,那么,前方监测队员就是眼睛。截至8月8日,仅用于拍摄大象活动的无人机,就出动了973架次。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任务分队负责人王捷介绍:“我们保持了适当的高度,大概200—300米左右。我们的无人机有变焦的功能,可以实现60倍的变焦,包括红外和可见光两种拍摄模式。”

  除了空中的眼睛,还有地面监测队,当大象遭遇雨天或丛林过于茂盛时,他们就会携带高倍率监测器材出动。通常情况下,他们会和象群保持200米安全距离,但即便如此,也时常会被象群来个突然袭击。7月30日傍晚,象群突然改变方向,与监测队员打了个照面,队员们赶紧把车熄火,悄悄在车内拍摄。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队宣传小组陈胜瑶介绍:“我就赶紧用相机记录下了这十几秒的画面,记录完后我们就迅速撤离了现场。”

  通过对前方信息分析研判,当地对亚洲象可能经过的区域提前采取交通管制并疏散转移群众。截至8月8日,云南省总共布控了应急车辆1.5万多台次,进行道路封控等。这位师傅就曾连盯了大象五天五夜,吃住都在渣土车里。

  面对记者的提问“那你都盯着象,什么时候可以睡呢?”渣土车司机表示:“晚上要是那象往前活动的话,咱们都往前走;要是象不活动的话,咱就原地休息。”

  道路封控、隔离围挡、投食引导,这些方式多次成功地阻止了象群进入人群密集区域,帮助象群折返迁移。截至目前,前方指挥部的投食小组总共投放了近180吨象食,玉米、菠萝等足量供应,不过,嘴被养叼了的大象,也不是每一次都买账。

  云南北迁亚洲象群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副指挥长王卫斌介绍:“玉米对它来讲是精粮。本来它可以吃玉米秆子,它现在玉米秆子不吃了,就吃这个(玉米),越来越挑剔了。” 

  有时,投食小组还会收到村民们主动送来的粮食。的确一路走来,不管是提前疏散转移,还是家中的食物被大象偷吃,沿途村民都对象群始终保持着友善。

  一位村民表示:“我们就保护它吧,它是不怕我们,我们也不怕它。”另一位村民说:“世界上大象这个动物相当少了,一定要爱护它。”

  记者问道:“吃了您家的玉米怎么办?”云南省玉溪市十街彝族乡村民表示:“大象也饿了,它也不是故意的。”

编辑:郭倩 责任编辑:刘亮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第10个世界大象日到了 关注云南北移亚洲象旅行团和护象人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