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际新闻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联合早报:中国应让民间组织力量发挥更大作用

 

CCTV.com  2009年03月03日 14:47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专题:2009两会媒体全球通

  中新网3月3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当地时间3日发表中国全国政协外委会副主任韩方明的文章说,中国正处于转型期,政府的角色正从“无限政府”向“有限政府”转变,小政府、大社会是发展目标。因此,承认政府不是万能的,让企业、民间组织去承担更多社会责任,这是大趋势。在转型时期,扶贫、环保、妇女权益、失学儿童教育、弱势群体权益的保护问题将长期存在,民间组织可以发挥更大作用。

  文章摘录如下:

  中国正处于转型期,政府的角色正从“无限政府”向“有限政府”转变,小政府、大社会是发展目标。因此,承认政府不是万能的,让企业、民间组织去承担更多社会责任,这是大趋势。

  在转型时期,扶贫、环保、妇女权益、失学儿童教育、弱势群体权益的保护问题将长期存在,民间组织可以发挥更大作用。例如,在去年汶川大地震之后,民间组织在救助灾民、灾区重建等方面都做出了突出贡献。

  现有规定限制了民间力量

  据统计,截至2008年底,全中国登记的民间组织已近40万个,其中社会团体22万个,民办非企业单位17万8000个,基金会1390个,它们涉及教育、卫生、体育、社会福利等领域。还有大量的民间组织在开展活动,但因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源和活动场地,或因找不到“挂靠单位”而不能取得合法的地位。政府对民间组织的管理体制,与现实需要差距很大,主要问题包括以下几种。

  一是不少依法注册的民间组织没有所谓的“挂靠单位”而身份错位,公信力受到质疑,难以调动社会资源和独立开展活动。而那些欠缺足够资金和活动场所的民间组织又不能注册,处于“非法存在”状态。

  二是民间组织自身管理存在困难,在很多时候无章可循,在财产所有权、财务监管和机构治理上无法可依。

  三是政府在管理上存在巨大真空,导致民间组织良莠不齐。

  四是制度欠缺和法律法规滞后,使一些半官方的民间组织占有较多公共资源,而其他更多的“草根”组织却缺乏资源。

  现行的管理条例规定,社会团体必须挂靠业务主管单位,并对活动场所、资金来源提出了过于严格的要求。中国社会很需要民间非盈利组织,但民间组织的成长却受到约束。

  作为非政府组织,民间组织不是反政府组织。政府不能任其随波逐流,但更不应守着旧有的态度限制它们的正常发展。因此,中国全国人大应该根据国情,尽快建立法律法规体系,将民间组织的日常管理全面纳入法制轨道,让民间组织为社会的正常、有序、健康与和谐的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以荣誉制度引导社会风气

  与此同时,在“两会”召开之际,笔者也将再次呼吁尽快出台《国家荣典法》,以规范荣誉勋章制度。在2007年“两会”上,本人提案建议全国人大制订《国家荣典法》,得到执政党的高度重视和响应。在中共十七大上,胡锦涛在报告中明确提到:设立国家荣誉制度,表彰有杰出贡献的文化工作者。

  人们发自内心需要荣誉,发自内心追求荣誉。总理温家宝曾讲到,企业家身上要流着道德的血,并引用亚当·斯密的重要著作《道德情操论》。该书开门见山就说:“无论人们会认为某人怎样自私,这个人的天赋中总是明显地存在着这样一些本性,这些本性使他关心别人的命运,把别人的幸福看成自己的事情,虽然他除了看到别人幸福而感到高兴以外,一无所得。”

  我个人理解,这种同情他人的天性,应该就来自于对荣誉的需要。我们讲人是社会性动物,所谓社会性动物实质就是荣誉性动物。

  福布斯排行榜为什么在全球社会产生巨大吸引力呢?道理应该就在于,这是一个荣誉榜,一旦榜上有名,就会被认为财富英雄,就会赢得人们的尊敬和社会的认同,就会给个人带来自我价值实现的感觉。要不然,还真的难以理解人们为什么会努力乃至拼命追求过多的财富。

  一个健康、文明的社会,首先需要有健康、文明的社会风气和价值观。要如何形成健康文明的社会风气和价值观呢?荣誉制度应该是关键所在,什么样的荣誉制度,会形成什么的社会风气和价值观,乃至最后形成什么样的社会。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当下的中国,对财富的过分追求乃至拜金主义,风头正健。但我们也清楚地知道,这实际上是荣誉制度安排的结果,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不是经历过财富过敏症,以至于要“割资本主义尾巴”吗?现在,要真正改变一个社会,必须从荣誉安排入手。

  需要更多“慈善英雄”

  有识之士都已经认识到,对财富的过分追求使社会关系日益紧绷,也使每个人的精神压力加重,所以特别需要新的荣誉制度引导,超越以财富来度量人生价值的错误倾向。

  在去年的达沃斯论坛上,公认的“财富英雄”比尔·盖茨在演讲中说,“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制度体系来让自利的动力发挥作用”,需要启动另一个激励手段,那就是“认可”。我个人理解,所谓“认可”,就是人对荣誉的需要和追求。不久之后,盖茨以实际行动宣示自己在追求什么样的荣誉,那就是将580亿美元财产全数捐给基金会,一分一毫也不留给子女,并且从此专注于慈善事业。

  今天的中国社会固然仍需要“财富英雄”,但更需要“慈善英雄”及其他各种各样的英雄,如社会企业家英雄、生态环保英雄、科技英雄,乃至政治英雄——伟大的政治家。这一切都需要荣誉制度的安排,激发人们投身于先进的时代潮流中,引领社会健康发展。

  应该说,中国的荣誉颁布目前是比较乱的。就本人的观察,每年年初和年底,媒体上到处是颁奖大会的消息,在北京各大宾馆或酒店,一不小心就闯进了一个颁奖现场。荣誉颁奖几乎到了滥设、滥颁的地步。毫无疑问,滥设滥颁损害了荣誉原本具有的光荣感和神圣感。难道说中国在这方面的教训还少吗?

  这个问题曾引起相关方面高度重视,如2007年12月15日,国家人事部部长尹蔚民在全国人事厅局长会议上明确表示,将抓紧研究建立国家荣誉制度和政府奖励制度框架,启动行政奖励法、国家勋章法的研究论证工作。但遗憾的是,至今没有看到进一步的动态。

  所以,在今年“两会”期间,我将再次提出建议,希望全国人大尽早将其此事列入立法规划中。

责编:刘英来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

留言要注意语言文明,此间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                                  查看留言

昵 称: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