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铜牌的“不可思议”之旅

  “感觉就像做梦一样,经历了那么多,终于得到了自己应该得到的。”

  乍一看,这又是哪位奥运冠军的获奖感言。其实,这句话却出自柔道选手程训钊之口,11日那天,他收获了一枚铜牌。回首这条铜牌之路,可谓金光闪闪。

  25岁的程训钊先后战胜了希腊选手伊利亚迪斯(前奥运冠军)、匈牙利名将托什(2014年世锦赛亚军、世界排名第三)、瑞典名将尼曼(世界排名第四)。半决赛中,面对最终夺得冠军的日本名将茉秋真朱,程训钊告负。不过在随后的比赛中,他又击败了蒙古选手摘铜。

  就在程训钊摘铜的第二天,日本男乒选手水谷隼也说了一段相似的获奖感言。他说:“我非常开心,这是我小时候的梦想,我很高兴今天能取得铜牌。”在当天的里约奥运男乒铜牌争夺战中,水谷隼4-1战胜萨姆索诺夫。

  回顾里约奥运第一天的比赛,射击选手易思玲拿到铜牌后,不少媒体在报道时用了“易思玲仅拿到铜牌”这类满怀遗憾的标题。然而,正是这个“仅”字挑动了不少网友的敏感神经,引发大量吐槽。“金牌至上”的传统观念似乎真的成了老太太的裹脚布,至少在网上是这样。

  对中国观众而言,观看奥运乒乓球决赛时的心情一般不会太过紧张,因为桌子两头站着的往往都是咱们的同胞。于是乎,里约奥运会女乒单打铜牌战反而吸引了更多目光。对阵双方是有着中国乒乓球队团宠之称的日本选手福原爱,以及默默无闻的朝鲜小将金宋依。对福原爱而言,获得铜牌将创造日本乒乓球的历史,但是这个梦想最终被金宋依划上了休止符。

  今年22岁的金宋依刚出道一年,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奥运。相比万众瞩目的福原爱,金宋依的装备非常简陋,球拍泛白翘皮,连录像用的DV也是国际乒联送的。站在领奖台上,铜牌在她那件袖子明显过长的运动服前熠熠生辉,她的笑容纯朴而灿烂。

  在里约奥运会56公斤级男子举重比赛中,泰国运动员辛碧获得铜牌。随后,辛碧成为泰国媒体的焦点。辛碧82岁的外婆也得知了喜讯,高兴的同时,她忘了自己患有心脏病。由于情绪波动较大,辛碧的外婆心脏病突发,不幸逝世。

  “如果你在大满贯上获得第三名,你只能得到世界排名积分和一张支票。但是我肯定会用大满贯的第三名来交换一枚铜牌。”这是瑞典高尔夫名将亨利克·斯滕森最近在里约的感受。阔别奥运112年,高尔夫运动终于在里约回归。

  8月12日,跳水运动员秦凯和射击运动员杜丽在各自收获一枚铜牌后宣布退役。当年在雅典奥运会上,杜丽夺金后的回眸一笑令人记忆犹新,而秦凯自从参加男子双人三米板项目以来,这个项目的冠军他几乎没有丢过。在里约,两名传奇老将共同以一枚铜牌为职业生涯画上句号。如果给这个“句号”的前面加上一个定语,笔者相信,这个定语是“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