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新闻频道 > 中国新闻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撬动户籍坚冰,从外来孩子受教育权开始

 

CCTV.com  2009年03月07日 08:45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专题:2009年两会频道

  3月6日16时15分,中国青年报与新浪网联合举办的2009年两会系列访谈第三场,请来了全国人大代表、山东泰安市进城务工青年学校校长王元成和全国政协委员、农业专家许雷,就农民工对撬动户籍制度坚冰的期盼、给孩子平等受教育权、如何改变户籍绑定高考等政策问题进行了探讨。

  “说起户籍制度,我深有体会。”王元成代表回忆,自己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上世纪90年代初期,自己的孩子还没有上学的时候,就花了1万多元买了全家三口人的城镇户口。为什么这样?因为孩子要在城里上学。他刻骨铭心记得:“上幼儿园的时候,我给孩子填表格,上面填山东省泰安市绵阳县城关镇大屯村”,当时,老师看到表格,恍然大悟地对孩子说:“哟,乡下人啊!”他从老师的话里感觉到,城里人和乡下人确实有非常大的差别。所以,当时自己各方面条件还不成熟的情况下,就拿出了1万元买了城市户口,“就为不让孩子受歧视”。

  说这番话时,王元成代表眼里含有泪花。对此,许雷委员也表示“有同感”。

  一位专家曾说,户口本身就是人口登记的功能,是附加在户口上的福利把户籍制度搞复杂了,是教育、劳动、计生、卫生、人事等部门,将其管辖下的福利附着在户籍身上,因此,户籍改革,要从剥离户籍的这些福利功能做起。

  中国现行的户籍制度产生于上世纪50年代后半期,当时,由于“大跃进”以及后来的三年困难时期等因素,产生了户籍制度,伴随户籍制度而生的,是公安机关掌握的暂住制度、收容遣送制度,以及政府掌控的粮票、布票、油票、肉票等。

  “户籍制度的产生,实际上是为了控制人口流动。”王元成代表说,一个农民要离开所在地,要带着介绍信,到另外一个地方,要申报暂住证,没有暂住证,就可能面对被收容遣送。之后,几乎所有部门的管理行为,都依托在公安机关的户籍管制之上了。

  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计划体制下的布票、粮票、肉票等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而收容遣送制度直到2003年,被收容者孙志刚死后,才在举国舆论关注下,退出了历史舞台。

  时光到了2009年,王元成代表发现,“我有不少亲友在城里打工,他们的孩子就在城里出生,在城里上学,可是快到高考了,却被告知,要回到老家报名参加考试。孩子有很多不理解——怎么我在城市里待了18年,为什么要跑到要坐3天火车的偏远县城考试?!“并且,由于不同省份的教材、教学差异,这项规定实际上等于剥夺了孩子的高考权利。”

  对此,许雷委员说:“不能因为我们国家现行的户籍管理制度,就影响了农民工子女受教育的权利。城市建高楼、修公路、修桥梁,哪一样能离开农民工?有的一干就是三五年,他们的孩子到哪上学?哪怕他只在城里干一年,也要让他们的孩子与城市里的孩子享有同样的受教育权利。”

  然而,当前有一种普遍现象是,教育部门要求就近入学、按户籍辖区管理,但实际上这一举措导致了大量的择校费、借读费的产生。结果,明明教育部门强调不允许收择校费,但这种事情大量存在,造成教育信用缺失。

  这几年国家很重视农民工子女受教育权利的问题,特别是这一次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一句话让人感动:农民工子女随父母到城里,由当地政府承担他的学习,承担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杂费。“但是,政策出台了,关键是怎么落实实施?”许雷委员说。

  面对上面政策,一些地方的学校会表示:行,你是外来农民工的子女,我们不收你学杂费,但学校需要赞助费、捐资助学费。这些数额动辄就是三五万甚至十几万元。“农民工兄弟本来衣食住行都已经比较困难了,孩子上学要拿几万元交所谓的赞助费,这是极大不公平。”

  2004年,王元成曾经呼吁我国制定《公平教育促进法》,他在议案中写道,孩子本身没有错,他们不懂什么户籍政策、户籍制度,但为什么同在蓝天下,城里的孩子可以上好的学校,而农民工的孩子只能去打工子弟小学。王元成说,“我担心,孩子从小就感受到这种不公平,会不会在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伤痕和疮疤,这样的影响,会持续几十年难以弥合。”

  今年两会前,中国青年报曾发表《孩子在户籍中藩篱中苦苦挣扎》、《教育有公平,户口没意义》等评论。提出,户籍改革纵然千难万难,也不能把问题推到孩子身上,他们的未来也是国家的未来。一个孩子随父母亲来北京生活十几年,但是在参加高考的时候,却被挡在的门外。如何看待这样的情况?有人提出的办法是,义务教育阶段,将全国每一个孩子受教育的经费算好,由中央政府发放教育券,孩子走到哪里,经费跟到哪里。而在高考阶段,取消户籍绑定方式,改为学籍制,有的城市会说,其他地方的孩子都来我这考试怎么办?其实,即便在维持现有高考制度的前提下,可以按照考生比例来确定高校招生名额,这一问题就迎刃而解。“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公平。”王元成代表说。

  最近,国家下发通知,专科以上学历的大学生,到除了几个直辖市以外的城市,公安机关都应该给予办理落户手续。“落户的条件放宽了。过去,专科生落户到省城或者较大的城市,是几乎不可能的事。”王元成说。

  王元成、许雷均希望,大城市要有胸怀,应该将农民工的子女教育包括生活福利、社会保障,进行统一的统筹安排。“下一步,我会多做调研,及时提出议案、建议,让所有的进城务工人员子女能够有公平接受教育的机会。”王元成代表与许雷委员相约:“这是我们代表委员应该努力的方向。”

  本报北京3月6日电

责编:张仁和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

留言要注意语言文明,此间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                                  查看留言

昵 称: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