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奏曲】疫情发生前踏上旅途,“漂”在异乡的他们经历了什么

来源:央视网  |  2020年04月18日 08:44
央视网 | 2020年04月18日 08:44
原标题:
正在加载

  央视网消息(记者 董淑云):在背包客陈清清躺在川西的帐篷里看着雪山,情不自禁地感叹“美得说不出话”时,几个月没有带过旅游团的向导小赵正开着车在辽阔的北疆探路,而在椰林婆娑的海南,滞留了三个多月的纪建平则收获了意料之外的“商机”……

  他们在疫情发生前踏上旅途,却又由于各种原因留在了外地,疫情扰乱了他们的计划,也让他们面临新的选择。

  “失业”的户外向导

  疫情发生之前,小赵接了几个小的旅行团,为了筹备线路,小赵提前到了新疆。

  谁也想不到,一个看不见的病毒会风暴般袭来,随着民众防护意识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游客决定放弃春节期间的出游计划。小赵也因此滞留在新疆,租了间房子住了下来。

  来自四川的小赵是一名全职户外向导,他已经在新疆待了三个多月,就一直这么离家“漂泊”着。

途中小赵拍摄的杏花

途中小赵拍摄的杏花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小赵开始和朋友开着车到处看线路,以便制定更好更合理的出行计划,提升游客的旅行体验。

  “疫情把我们这些做旅游的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小赵说,“现在这边的旅行社和俱乐部都在熬着,等疫情结束。”

  在新疆,旅游这一行业受季节影响很大,基本上每年10月份以后就是旅游淡季了。小赵听朋友说,一些旅行社为了弥补今年的亏损,会低价竞争吸引客户。

  “失业”这几个月,小赵很焦虑,手头的积蓄也撑不了太久,“疫情结束得早,那还好;再不结束,我就要回四川老家了”。

小赵在朋友圈发布的旅行信息,却因疫情未能成行

小赵在朋友圈发布的旅行信息,却因疫情未能成行

  另有收获

  “在比淡季还淡的季节,我们能收支平衡,说明我们这个项目算是通过了测试。”在海南岛的最南端,纪建平新开发的一个帆船体验项目,测试结果出乎他的预料。

  从去年12月份开始,纪建平就一直待在三亚,偶尔开着帆船出海兜风或是下海游泳赏鱼。为了避免进入封闭空间、降低感染的风险,纪建平直到4月8日才购票返回家乡天津。用他的话说就是,见证了疫情期间三亚的状况。

  纪建平是一名帆船爱好者,每年都会到海南过冬,也经常参加一些帆船比赛。接触这一行两年多,纪建平发现很多年轻的帆船船长光是凭比赛奖金很难养活自己,于是便开始想办法解决这些船长的收入问题。

  “我们成立了两个帆船俱乐部,把帆船开到酒店附近的沙滩上,明码标价,让游客体验。”当时还是12月份,三亚正迎来旅游旺季,纪建平想着在游客最多的时候测试这一项目是否可行。

  据纪建平所知,因为疫情,其中一个俱乐部所在的酒店春节前退了上百万预订房款,另一俱乐部所在的酒店最少时只有三间客房有客人。

  进岛的游客数量确实在减少,但同时滞留的游客也不少。纪建平印象中,往年游客一过初七就都陆续返程了,今年因为疫情开学推迟,留下来的家庭反而还多些,有的游客延迟到3月初才陆续返程,3、4月也还有少量来海南的游客。

  通常情况下,帆船项目游客只体验一次就差不多了,但这几个月出现了帆船项目的重复性消费,有的游客甚至反复体验了七八次。

  “虽然游客少,但是体验者一直都存在,这样有重复消费也就撑住了船长的收入。”纪建平做这个项目的初衷,也正是想让他们凭借一技之长减轻生活的压力,现在看来,人们在沉得住气的时候还能对这项活动感兴趣,这个项目可以继续做下去。

  停放帆船的酒店最近也在跟纪建平商量,要把帆船体验开发成酒店的特色项目,纪建平觉得从商业逻辑来看也行得通,又能保住船长们的爱好与收入,可以形成良性循环。

  “算是在疫情期间最艰苦的一个测试了,现在测试出来可见这是生命力比较强的活动!”纪建平打算过段时间再前往三亚,跟酒店谈谈后续的合作。

(停靠在海边的帆船,图为纪建平拍摄于4月初

停靠在海边的帆船,图为纪建平拍摄于4月初

  此前,疫情阴霾下,全国各地旅游景区、公共文化服务单位1月22日起陆续停止对外开放;但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向好,复工复产稳步推进,部分景区重新开放,多地也发放文化旅游消费券促进省内旅游。

  纪建平说,目前来看,各省内自驾游比较合适,希望在即将到来的“五一”假期,帆船项目能吸引更多的岛内游客。

  “宅”在山野

  “在偏远的地方基本上就只有我一个游客,在大城市就不是。”

  此时,陈清清正坐着大巴,颠簸在去青海玛多县的路上,车上有些吵嚷,不时传来小孩的哭闹声。

  陈清清是一名大三的女学生,是学校户外运动协会的会长,二十出头的她还有过两次攀登雪山的经历。本打算在东北旅行一个寒假,一场疫情,却让她一直“漂泊”在旅程中。

  寒假伊始,陈清清便和朋友到东北,在冰天雪地的长白山、松花湖撒着欢儿。然而1月底,原本安排好的行程被疫情打乱,村委会也让她暂时别回家,无奈之下,她只得买了返程机票,飞到了成都,借住在朋友家中,一住就是一个多月。

  随着各地陆续复工复产,2月25日文化和旅游部网站发布《旅游景区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要求景区开放不搞 “一刀切”,坚持分区分级原则。看到一些景区陆续恢复开放,陈清清向往户外的心就再也按捺不住了。

  “现在有时间,想多走一些地方,多看一些风景,多经历一些。”2月29日,陈清清坐上了飞往丽江的飞机。

  丽江古城在2月20日就已经恢复接待游客,但游客也并不多,古城中还时常响起广播,提醒人们疫情期间的各种注意事项。

  但陈清清只在丽江住了一晚,第二天便和约好的几个朋友自驾开往云南西北,向着梅里雪山的方向开去。

  自驾了一周,陈清清便和朋友们分开,独自背着硕大的登山包继续向北走,沿着金沙江直上。

  此后的一路陈清清主要靠乘坐当地的大巴出行,偶尔碰到志同道合的驴友,也能搭个顺风车。

  “其实我会主动去交朋友,会一起去玩,”陈清清说,“一个人出来才能交到很多朋友,如果跟其他人出来的话,就是小团体,也没有跟其他人交流的欲望。但我自己就会在路上认识新的朋友,听他们讲当地的事情、讲他们的人生经历。”

  从月色中的梅里雪山,到稻城亚丁的绵延雪山,再到晨光中郎木寺镇白雪皑皑的山顶,每每来到雪山脚下,陈清清心里只觉得“天下大美,莫过于此”。

  然而这一路也并不顺利。有的地方没有大巴车,无法继续前行,她只能折返回到大一点的城市另寻线路。以前出门旅行,她一般都选择住青旅,去一些交通不便的地方则选择拼车,但特殊时期,有的地方青旅不开,她只能一个人花上百元住酒店标间,也不能拼车。

  出门那么久,陈清清花费了四五千元,“我不买东西,有的景区也不开,就能少花很多钱”。

  找到落脚的地方,她就会从登山包里拿出电脑,整理自己新拍的照片,或者写写论文、做做小组作业。陈清清现在每周只有三节直播课,但她说,“现在压力最大的事情就是担心做小组作业拖后腿!”

  陈清清打算毕业后就直接工作,她已经找好一份跟户外徒步相关的实习工作,做得好的话还能留用。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清清为化名)

编辑:谢博韬 责任编辑:王敬东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变奏曲】疫情发生前踏上旅途,“漂”在异乡的他们经历了什么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