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玻璃栈道能“走”多远?

来源:央视网  |  2019年12月02日 17:22
央视网 | 2019年12月02日 17:22
原标题:
正在加载

抖音上搜索玻璃栈道显示情况

抖音上搜索玻璃栈道显示结果

  央视网消息(记者王小英 王莉莉 褚骁骥)玻璃栈道有多火?在抖音上搜索“玻璃栈道”字样,上面有3.2万个视频,总计3.1亿次播放。站在玻璃栈道或玻璃吊桥上,或淡定地走过,或哆嗦着喊叫,这样充满刺激和惊险的视频在抖音上总能引发关注。

  然而因事故频发,各地多家景区关闭网红玻璃栈桥。长期关注旅游安全的中国旅游研究院旅游安全研究基地主任、首席专家、华侨大学旅游安全研究院院长郑向敏教授表示,玻璃栈道等项目没有明确的责任主体和监管部门,也没有相关的行业建设标准,导致了近两年来的无序发展。

  市场需求火爆发展迅猛

  玻璃栈道以独特观景视角给游客带来刺激体验和视觉冲击力,受到游客热捧,国内多地旅游景点纷纷建设此类游乐设施。

  2017年10月1日,总投资2000万元,山西省内最长、最高的全透明玻璃吊桥在云丘山景区正式对外营业。该桥架设于两座山峰之间,距地面高度195米,全长219米、桥体宽2米。山西云丘山景区副总经理武锋斌表示,吊桥建成后景区客流量明显增加,虽然目前玻璃吊桥已不属于景区的核心产品,但收入仍占到景区总收入的五分之一。

  火爆的市场需求让很多建设企业都看到了“商机”,记者以客户身份联系到河南某玻璃吊桥建设企业的王经理。

  王经理说,每天会接到好几个咨询电话,由他们建成的项目大多集中在广西、四川、武汉、浙江等地,“很多客流量不好的景区,一旦上马了这个网红项目,生意马上就好起来了。”

招标采购导航网信息

招标采购导航网信息

  在中国招投标行业网站“招标采购导航网”上,搜索“玻璃栈道”,就有几十个建设项目,输入“玻璃吊桥”,也有几十个。上述玻璃栈道或玻璃吊桥多数是由景区建设,包括峡谷、文旅生态园区、特色小镇、度假村配套项目或单独项目。

  在同类网站“采招网”上也是如此,有大量相关游乐设施的招投标信息。

  安全如何保障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玻璃栈道的“卖点”在于惊险刺激,也存在着一定的安全隐患。2019年6月1日,安徽合肥蓝山湾木艺小镇景区,三名女性游客在乘坐玻璃漂流船时,眼部、胳膊、头部受到不同程度撞伤;6月5日,广西贵港佛子岭景区玻璃滑道发生意外,致1死6伤;7月13日,河北一女孩玩蜘蛛塔时摔断腰椎......

  游客的安全如何保障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今年年初,国家文化和旅游部曾下发《关于加强A级旅游景区玻璃栈道项目管理的通知》,黑龙江、广东、江西、河北等地也出台文件,强调要高度重视风险防范,迅速做好隐患排查,发现风险隐患的玻璃栈道项目,要立刻停止运营并组织整改,在通过技术检测和风险评估后方能继续对外开放;明确各地要按照“谁建设、谁运营、谁受益、谁负责”原则,全面压实玻璃栈道项目游客安全管理责任。

山西省云丘山景区玻璃吊桥的日检表。(图片由景区提供)

山西省云丘山景区玻璃吊桥的日检表。(图片由景区提供)

  山西云丘山玻璃吊桥项目具体负责人杨党伟说,日常维护和管理水平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玻璃吊桥等项目的安全性。

  在云丘山景区,工作人员每天都会有日检,控制最大的上桥人数保持在250人,遇到4级以上风速,或下雪、下雨等极端天气时,他们会提前关闭项目从而降低人为风险等。

京东大峡谷玻璃栈道入口处的提示牌

京东大峡谷玻璃栈道入口处的提示牌

  北京京东大峡谷工作人员表示,在玻璃栈道入口处,即鞋套发放处,工作人员会检查游览者是否符合浏览条件,高血压、心脏病、恐高症患者以及醉酒者均会被拒绝游览玻璃栈道。玻璃栈道在遇到大雨时会被关闭,而遇到小雨的时候,工作人员则会提醒游客不要驻足,尽快通过玻璃栈道。

  加强监管明确责任主体

  面对玻璃栈道、玻璃吊桥出现的安全事故,部分地方对上述项目按下了“暂停键”。2018年以来,河北省内25家景区的32处玻璃栈道类项目全部停运,包括曾经因“世界最长玻璃吊桥”爆红,日游客量在5000余人的红崖谷景区。

  郑向敏教授表示,目前很多地方建设的玻璃栈道、玻璃吊桥、玻璃滑道等,归属不清晰,主管和审批单位不明确,也没有相关的行业建设标准。

  他进一步解释,像游乐场的海盗船、高空转盘等项目是特种设备,归安监部门监管,蹦极、漂流、攀岩等属体育部门监管,索道、缆车等属于交通部门和安监部门共同监管。

  他透露,许多景区曾找到基地编制旅游突发事件应急预案,但由于相关的行业建设标准缺乏,玻璃栈桥事件的应急预案还没有编制。

  河南某玻璃吊桥建设企业的王经理说:“项目建成后的检测验收,目前并没有相关的建设标准和验收依据,如果景区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联系有资质的第三方公司来验收并出具验收报告。”

  太原旅游职业学院景区专业教师许萍认为,作为新兴项目,行业标准的空白,是行业内面临最大的难题。但在建设这类型项目时,不同的地理区域位置也使得标准无法统一,需要相关部门进一步协调明确责任主体,厘清并建立一套从市场到政府的责任机制。

  郑向敏教授认为,现在政策要求要“管”起来,而要“管”起来,就需要厘清并建立一套从市场到政府的责任机制,明确在建设玻璃栈道的过程中,到底谁设计,谁审批,谁监管,需要有明确的责任主体。

编辑:李祎男 责任编辑:罗川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网红玻璃栈道能“走”多远?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