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更年期关怀日将至 如何更健康地度过更年期

来源:钱江晚报  |  2019年10月17日 10:39
钱江晚报 | 2019年10月17日 10:39
原标题:我知道我病了 可我找不到药
正在加载

  曾经的贤妻良母,突然间变成了女魔头。

  变得一触即发,变得歇斯底里,变得病痛缠身,变得脆弱不堪。

  是她太作,是她不可理喻?

  都不是。我们全错怪她了。因为,她病了。可怕的更年期综合征,会给她带来1000多种不舒服!

  因此,10月18日世界更年期关怀日来临前,我们想认真地讲讲更年期的故事。请给她关爱,请给她帮助,一定不要留她独自一人苦苦煎熬,绝望抗争。

  更年期是什么?

  “魔鬼”。56岁的李芳一度这么认为。

  9年前,李芳开始出现更年期综合征,从心理到身体都被摧残,工作和生活全部掉进漩涡。那个时候,她对更年期的认知是零,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得了这个“病”。

  她四处寻医,和自己这种状态做抗争,“我知道自己生病了,可找不到药。”

  直到3年前,李芳找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主任医师周坚红。

  “我现在完全变了一个人。” 李芳特别满意现在的自己,“过去那几年,我都不愿去回忆。”

  李芳是内蒙古人,工作稳定,性格温和,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得波澜不惊。

  47岁那一年,李芳绝经,“挺正常,到这个年纪了。”

  那之后,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微的变化,“经常感到潮热,出汗。头上像着火了一样,用手一摸,烫手,湿漉漉的。”

  情绪也开始不稳定。

  “为一点小事,就和我老公吵架。”有一次,两人一同出门,李芳去车库取车,她让老公在楼上等自己把车开出去后再下来,“但是他直接到车库了。”

  李芳一下子就炸了,“我就质问他:为什么不在楼上等?你在旁边等,我会有心理压力的!”

  就这个问题,站在车库前,她和老公讲了半个小时的“道理”。

  事后,李芳诧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当时真的控制不住。”

  疑惑一晃而过,李芳没觉得这是问题,时间到了2013年。

  “我最糟糕的状态开始了。”李芳叹口气,声音变得低沉,“我真的不愿意回忆那几年。”

  李芳开始莫名地心脏不舒服。

  “胸闷,心里总像在翻腾。”这种内在的不适感渐渐影响到李芳的生活,“走路不能走直线,随时都会撞到墙上。开车的时候总觉得车在哐哐地震,车也不敢开了。”

  更严重的是,她随时会因为吃了什么食物,突然休克。

  “吃了四颗樱桃,就倒地上,不醒人事了。赶快打120。”过了大半辈子,李芳从来没有吃什么过敏,樱桃自然也是。她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除了樱桃,吃撒子(当地一种油炸食品),也过敏。

  “我都不知道叫了多少次120,我们小区里只要听到救护车的声音,肯定是我又晕了。”

  而每次被拉到医院,做心电图,做B超,做CT,一项项检查出来,又没有什么问题。

  “就是躺下来休息一下,吸点氧气,然后就缓过来了。” 李芳感到崩溃,她随身带着速效救心丸,一感到不适就吃药。

  但这治标不治本。

  她四处求医,当地大大小小的医院,她去看了个遍,又去省会城市的大医院,“我从头到脚都做了检查。”

  检查结果是,李芳的心脏有点问题,“但问题没有严重到可以让我这样,可现实是,我就是这种很严重的表现。”

  李芳开始跑北京。“北京一家大医院,我那几年,每三个月去一趟,治疗过敏。”

  她在北京协和医院先后看了心脏科、看了中医、看了精神卫生科。

  “精神卫生科开的就是安定药,但我知道我不是精神问题。”

  找医院、看病、吃药、再找医院。2013年后,李芳进入了这个怪圈。

  这只是痛苦的一种。

  “晚上整宿整宿睡不着觉,白天也不能睡,困到不行,脑袋还是清醒的。”

  李芳的情绪开始失控。

  李芳努力和自己的“不正常状态“对抗。

  “感觉自己要爆发的时候,我就一个人跑出去,到公园、河边,这些安静的地方溜圈。”

  我问她,这样有用吗?

  “怎么可能有用。” 李芳苦笑。

  这个时候,北京协和医院终止了对她的脱敏治疗:她在服用治疗过敏的药时,再次出现休克。

  李芳开始封闭自己。

  “有朋友约我吃饭,到我家楼下给我打电话,我在家,也不接电话。” 她不想和外人接触,“说不定我吃个什么就要休克,或者别人说句话,我就要翻脸。”

  李芳陷入了困顿,“我知道自己肯定是病了,但找不到药。有时会产生很极端和消极的念头。”

  就这样撑到2016年,一位亲戚向她推荐了浙大妇院妇科主任医师周坚红 ,“她一位朋友和我类似的症状,但没有这么严重,在周医生那里看,说是更年期综合征。”

  在此之前,李芳对更年期的认识是零,她也不相信自己变成这样会是因为更年期,“我就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去的杭州,死马当做活马医。”

  “周医生诊断后,给我开了药,第一个疗程后,我就有特别明显的感觉,身上不再潮热,发脾气的次数减少。”

  聊到这里时,李芳第一次低声笑出来,她形容服药后的感觉,“舒爽。”

  到现在为止,李芳的治疗已经持续三年,“我完全变了一个人。”现在的她,报了瑜伽班,每天练习瑜伽,还会和班里的同学一起活动、聚会。“我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了,不圈起来了。家里的气氛当然也变了,你不知道,我老公是长出一口气。”

  李芳说最大的进步是自己认识到了“更年期”:这是一种病,还是可以治疗的病。

  “我们那里对更年期的宣传太少了。但对我们女性来说,了解它实在太重要了。我现在会对我身边的人宣传这个。”

  李芳又笑了,语气变得轻快,“我终于找到了我的药。”(记者 吴朝香 通讯员 孙美燕)

编辑:董淑云 责任编辑:王敬东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世界更年期关怀日将至 如何更健康地度过更年期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