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票、经济、克什米尔:莫迪、特朗普和印裔美国人各有所需

来源:澎湃新闻  |  2019年09月24日 19:44
澎湃新闻 | 2019年09月24日 19:44
原标题:选票、经济、克什米尔:莫迪、特朗普和印裔美国人各有所需
正在加载

  当地时间9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印度总理莫迪很有可能在纽约举行的双边会议上宣布一个被期待已久的贸易方案,这将使得美国商品更加便利地进入印度市场。

  根据印度新闻门户网站ThePrint 24日报道,这项协议已经筹备了一年多,将是美印双方朝向未来有望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FTA)的第一步。

  在莫迪为期一周的访美行程中,美印两国领导人气氛融洽,这从莫迪此次美国之行的首站就可见一斑。

  当地时间9月22日,印度总理莫迪在美国休斯顿参加了一场迄今为止“为访美外国领导人举办的最大规模的一次集会”。美国总统特朗普陪同莫迪,手牵着手走上了集会讲台,拉开了由印度裔美国人组织的大型欢迎集会“你好莫迪”(Howdy Modi)的序幕。

  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3日报道,据主办方统计,当天活动现场约有5万名观众参加,其中不少是印度裔美国人,莫迪与特朗普两人均在5万名观众前发表了演讲。

  而选择休斯顿这个地点作为莫迪访美的首站,并安排了一场如此声势浩大的集会,背后则反映了莫迪和特朗普各自的心思和计算。

  在美印密切联系之地开始美国之行

  莫迪此次美国之行,以得克萨斯州的休斯顿开始,而非纽约、华盛顿、旧金山等过去曾接待过印度领导人的政治经济中心,释放出独特的信号。

  选择休斯顿的一个重要原因,固然如《福布斯》的一篇文章所指出的那样,这里不仅有超过15万的印度裔美国人(其中一半以上还是出生在印度的),还有超过28家公司在印度运营着69家子公司,而印度与休斯敦今年的贸易额同比增长了63%。但莫迪对海外印度人群体的重视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英国广播公司(BBC)2015年的一篇报道指出,莫迪来自古吉拉特邦,而古吉拉特人占据海外印度侨民的比例要比其占印度人口的比例大得多。相比过往的印度领导人,莫迪更主动寻求海外印度社区的支持,称赞他们是“印度的软实力”。

  海外印度人每年估计通过汇款向印度经济贡献了700亿美元,这些在海外颇有建树的印度裔人口与印度本土有着难以割舍的、举足轻重的联系。印度政府也于2002年正式实施了“印裔卡”制度,为这些海外印度人提供入境签证的方便。

  而莫迪自上任以来,就一直以培养印度侨民与印度的纽带为主要目标,积极赞扬生活在海外的数以千万印度侨民的价值,更向他们示好。BBC的报道指出,莫迪2014年大选上台后一年半里就花了不少时间在世界各地访问。从宏大的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迪拜的板球场、到塞舌尔或者巴黎,所到之处,莫迪总会和印度侨民安排直接对话,吸引大批侨民来捧场。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印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毛克疾向澎湃新闻指出:“印度是一个资本薄弱、人力充足的国家,而美国与之相反,是一个资本强劲、人力缺乏的国家,在这样的经济结构下,大量印度高端人才前往海外求职创业,而其中就以美国为大宗。”

  部分印度裔美国人对莫迪的到访也颇感激动。根据《福布斯》,硅谷著名企业家、印度裔美国人论坛创始人Rangaswami先生认为,“在休斯敦,印度裔美国人社区将见证美印关系的一个历史性里程碑。这两个国家——以及他们的公民——共同能取得的成就是无限的。”

  莫迪为特朗普向印裔美国人拉票

  根据CNN 23日报道,欢迎莫迪的大型集会刚一开始,特朗普就和莫迪站在了一起,双方都借此机会强调了彼此间的友谊。

  印度总理莫迪花了很大篇幅对特朗普进行了赞赏,莫迪说:“在我们每次会议上,他都热情洋溢,充满活力和智慧。”莫迪还在现场将自己曾使用过的竞选口号“就是现在,莫迪政府(Abki baar Modi sarkar)”改成了“就是现在,特朗普政府(Abki baar Trump sarkar)”。似乎是在帮特朗普向印度裔选民拉票。

  根据路透社23日报道,休斯顿是得克萨斯州这个共和党“深红州”中罕见的民主党据点,并且在该州具有重要的经济地位,这使得休斯顿对特朗普2020年的竞选连任颇为重要。

  《大西洋月刊》指出,印度裔美国人口虽然仅占美国人口很低的比例,但却是美国最富有的少数群体,也是美国总统选举最慷慨的捐助者之一。民意调查显示印度裔美国人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度不高。在2016年,400万印度裔美国选民中约75%的选民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你好莫迪”集会为特朗普提供了一个吸引休斯顿的印度裔选民的机会。

  除此之外,共和党在得州也遭遇到了民主党试图“翻蓝”的威胁。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在澎湃新闻的专栏文章中指出,得州人口在过去三十年保持了20%左右的增速,流入了大量少数族裔人口,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口也可能在增加,这与特朗普政府的“白人至上”倾向格格不入。9月12日,2020年民主党总统初选辩论便回到了得克萨斯州,在1927年创建的传统非洲裔大学南得克萨斯大学举行。

  对莫迪的讲话,特朗普很是满意,他赞扬了美国与印度之间的关系,提到了两国未来的国防合同。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3日报道,就在22日,特朗普宣布美国与印度将于11月举行名为“老虎胜利(Tiger Triumph)”的联合军演。特朗普还表示他可能会出席10月于孟买举办的NBA球赛。如若成行,有望成为特朗普任内首次对印度的出访。

  不过,集会现场的印裔美国人更关心的可能不是特朗普的选票,而是他们自身的利益。毛克疾对澎湃新闻分析道,印度裔美国人对莫迪的到来如此趋之若鹜,其实也是在借莫迪到访,增加印度裔社群与特朗普政府讨价还价的资本。

  一场外交胜利为莫迪缓解国内压力

  根据《纽约时报》22日报道,莫迪与特朗普共同出席大会的举动,有助于解决特朗普和莫迪之间先前在两国贸易问题上的紧张关系。预计印美两国领导人将在本周内尽快敲定该贸易协定,以消除印度对电子产品、医疗设备和一些农产品的进口限制,从而有利于美国的农民与制造商。作为回报,美国将恢复印度的“发展中国家”特殊贸易地位。

  对莫迪而言,这有助于缓解他所受到的来自国内的压力。与莫迪在国际场合表现活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印度经济正显示出失去活力的迹象。《今日印度》23日刊文称,尽管莫迪在休斯顿集会上声称印度“形势大好”,印度却遭遇了外资流失率、失业率提高;GDP增速等各项指标创新低的困境。从去年第二季度到今年第二季度,印度的GDP增长分别为8.2%、7.1%、6.6%、5.8%和5.7%,逐季下滑趋势明显。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制造业的滑坡。

  在22日演讲后一天,印度主流媒体即以“‘你好莫迪’证明了莫迪的世界性影响”、“‘你好莫迪’活动或成为印美合作的里程碑”等题目大肆报道,为莫迪创造了声浪。

  毛克疾评论称:“参加这样一场特朗普也捧场的海外印度人大会,可以向印度国内宣告外交上的胜利。”

  除了经贸方面,特朗普的一些言论也像是在对印度政府在印控克区展开的争议性举动表示认可。根据印度新闻托拉斯23日报道,特朗普在集会上说:“我们致力于保护无辜平民免受恐怖主义的威胁。”特朗普还说,印美两国均认识到,“要确保我们社区的安全,就必须保护边界。”此番言论激起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掌声。莫迪一直指控巴基斯坦暗中支持在印度境内的恐怖主义与分离主义活动。

  根据《外交政策》21日的评论文章,特朗普决定与莫迪一同出席得州活动的决定可能会被认为是对印度在印控克区举动的默许,或表明白宫承认它不太关心这一争议。特朗普在“你好莫迪”上的出现还被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直言不讳地驳斥为“为选举造势”。

  不过在这场大会之外,特朗普仍表态愿意介入克什米尔问题。根据《联合早报》24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说,他有意愿和能力并准备为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克什米尔领土争端展开调解工作。

  毛克疾对此评价说:“虽然特朗普在介入克什米尔问题上并不积极,但他不能够作出完全支持印度的表态,因为美国不希望失去巴基斯坦。”

  根据德国之声报道,印度尼赫鲁大学教授达尔(Biswajit Dha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特朗普周日的表态以及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的谈判进展来看,伊姆兰·汗若还期待特朗普本周会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及克什米尔问题,“那他将会失望”。

编辑:郭倩 责任编辑:王敬东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返回顶部
最新推荐
精彩图集
正在阅读:选票、经济、克什米尔:莫迪、特朗普和印裔美国人各有所需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