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准、罚狠、罚到位,守住资本市场“生命线”

来源:央视网

发布时间:2019-09-17 作者:兰月生

核心提示:顶格处罚60万?得改!奔腾集团威胁恐吓调查人员,被查中安装录音设备上演“窃听风云”,集团被罚60万;A股的康美药业,3年虚增货币资金886亿,被罚60万;“小燕子”赵薇夫妇,50倍杠杆鲸吞万家文化,两人合计被罚60万。网民评论:这不是鼓励违法吗?

1

顶格处罚60万?得改!

奔腾集团威胁恐吓调查人员,被查中安装录音设备上演“窃听风云”,集团被罚60万;A股的康美药业,3年虚增货币资金886亿,被罚60万;“小燕子”赵薇夫妇,50倍杠杆鲸吞万家文化,两人合计被罚60万。网民评论:这不是鼓励违法吗?

再看,A股造假愈发新奇:獐子岛的“扇贝游走了”,皇台酒业“酒蒸发了”,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网民评论:这不是侮辱我智商吗?

上市公司造假匪夷所思,粉饰报表,忽悠式重组,玩概念,吹股价,割韭菜。沉疴宿疾令人痛恨,也吐槽无力。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违法成本太低。

金融是国之重器,“乱市”当用重典。近期,资本市场开启全面深化改革,利剑出鞘,声势颇大,很有看头。

时间提速

先是监管高层密集发声。

8月31日,国务院金融委提出“加快修订相关法律法规,大幅提高违法成本”、9月5日,全国金融形势通报和工作经验交流电视电话会议强调“加快补齐监管制度短板,大幅提高违法违规成本”。9月9日—10日,证监会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工作座谈会明确“加快推动《证券法》《刑法》修改,大幅提高欺诈发行、上市公司虚假信息披露和中介机构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等违法行为的违法成本。”

半个月左右,“大幅提高”四字频频出现,直指违法成本过低这个问题。现行的证券法的“顶格处罚”区区几十万,已经沦为一个笑柄,法律的威慑力受到质疑。罚,也要与时俱进。

我国资本市场的根本大法——《证券法》在实施的20年时间里,经历过一次修订(2005年)、三次修正(2004年、2013年、2014年)。距离上次修订已经14年过去了,内外环境变化很大,违法违规行为愈演愈烈,挑战监管底线,现有的证券法瑕疵越来越多,不疼不痒的处罚看上去是“鼓励违法”。虽然监管部门屡次刮起监管风暴,囿于法律限定,最终总是“高举轻放”“雷声大、雨点小”。

从严、提速,是市场的需要,更是监管的必要。目前《证券法》修订在提速,证券法修订草案已经三审并完成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加大处罚力度就是一大看点。

加大处罚

《证券法》修订进度在加速,但人们更关心的是《证券法》修订的力度如何?

现行《证券法》规定,各类犯罪行为,不论是上市公司,还是中介机构,最高处罚为60万。仅对内幕交易或操纵市场等行为,可以按照“一倍以上五倍以下”进行罚款。相比违法违规的巨大收益,60万的处罚力度就显得实在太“毛毛雨”了。

对于欺诈上市的公司来说,一旦上市成功,获利数以亿计,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像流水线似的生产出来,谁会在乎60万的小钱?例如,证监会对康美药业的处罚通告中称其“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造假行为”,造假已经肆无忌惮,脸不红、心不跳。

20年前制定的60万处罚,有时代的局限性。而提高处罚迟迟无法跟进,不仅在于修法的长期性复杂性,更难免有利益的博弈,牵涉面太广,相关部门和公司是强势方,中小投资者是弱势一方,力量是不对称的。

拿资本市场发展最为成熟的美国来说,《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中规定,故意进行证券欺诈的犯罪最高可判处25年监禁,对犯有欺诈罪的个人和公司的罚金最高分别可达5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萨法》通过的导火索是安然公司财务造假丑闻事件。此案中,安然公司被罚款5亿美元并退市,公司CEO被判刑24年并罚款4500万美元,中介机构安信达会计师事务所也遭到了巨额处罚,并因此倒闭。

从力度和效果而言,《萨法》罚得准、罚得狠,罚到坐穿牢底、罚到倒闭。对美上市公司形成了巨大的威慑,从源头上保障了资本市场的总体健康。

国内新《证券法》的处罚力度具体如何,有待最终颁布,市场对此期待很高。

集体诉讼

受害最深的是中小投资者。然而,行政罚没款去哪儿?是个不得不回答的问题。应当优先用于投资者救济,否则罚的就没有真正的意义。接下来,监管将推动建设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

集体诉讼制度起源于英国,盛行于美国,其核心就是“雨露均沾”。根据美国法律,集体诉讼案只要胜诉,任何受害者均可依据同一判决向公司提出索赔。而且集体诉讼不需要每个股民起诉,也不需要交诉讼费,只要有一个人提出诉讼,其他投资者都可以搭便车。集体诉讼案的赔偿金额可能高达几亿美元甚至几十亿。

无数大公司在集体诉讼中栽跟头:安然案中,投资者通过集体诉讼获得了高达71.4亿美元的和解赔偿金,加拿大北电网络24.6亿美元赔偿、时代华纳26亿美元赔偿、泰科网络32亿美元赔偿……中概股也不例外,阿里巴巴2015年支付7500万美元和解费,拼多多、蔚来汽车、京东也卷入了集体诉讼的纠纷。

美国集体诉讼制度出现的惩罚性赔偿给了上市公司极大的威慑。而国内的共同诉讼结果仅对登记的受害者有效,两者在诉讼赔偿额、威慑力与灵活性上明显不在一个层面。

国内案件繁多、索赔行动耗时耗力,中小投资者索赔困难重重。解决证券侵权事件的方式基本上是投资者集体寻找律师为其代理,愿意主动去索赔的投资者毕竟少数,更多投资者是“气不过,心不甘”。

著名经济学家曼瑟奥尔森在《集体行动的逻辑》指出,小团体更有动力来进行游说活动。集体诉讼制度赋予中小投资者一大法律维权的武器,也在监管之外增添了市场监管的力量。

资本强国

资本市场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联通千行百业,牵系千家万户,是一个兼具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特征的综合体,资本市场的稳定健康发展对于金融风险防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就拿刚刚推出的科创板来说,科技发展的未来,离不开资本的孵化和助推,新经济的代表阿里、腾讯等,无不是风险投资和资本市场结下的果实。遗憾的是,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几乎都在境外成熟市场上市。

正本清源,活水方能自来。监管部门必须牢记监管姓监,对违规者进行有力打击!投行、律所、会计师事务所、评级机构一定要履行好“看门人”职责,切莫充当“帮凶”。

大幅提高违法成本的共识已经形成,对于以身试法者,要罚准、罚狠、罚到位,唯如此,才能守住资本市场的“生命线”,让资本市场回归本源!

本文首发于央视网《见识》栏目,可关注微信号“央视网”查阅。

版权均属央视网所有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央视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央视网出品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