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学打歌要口传心授 最好的东西是自己的东西
一视角 央视网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5日 10:57

央视网消息:用一片小小树叶,吹奏起激动人心的《我和我的祖国》《我爱你中国》;芦笙一起,美妙舞姿、清脆的踏步声,伴着节拍,惊艳上演。表演者正是来自大理巍山的字汝民,他是一位彝族艺术家、云南省省级打歌非遗传承人。

近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省(区、市)系列新闻发布会,聚焦新时代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的云南。发布厅外,包括树叶吹奏、彝族打歌、纳西族东巴文书法、婀娜傣族舞蹈,呈现云南多彩的民族风情。

彩云之南,这颗我国西南边陲的“明珠”,不仅拥有美丽的自然风光,更蕴涵着巨大的内在潜能。大山深处,彝族,一个古老而神秘的民族。从先民游牧到山区聚居,历经千年,家中院落的一团篝火是每个彝族人最温暖的记忆。

“赛美,要漂亮,女孩子穿金戴银;赛艺,就是技艺,男孩子耍大刀、吹芦笙、吹笛子。你会了,女孩子才能看上你。”字汝民说。打歌又名“踏歌”,在彝语中称为“阿克”,历史可谓源远流长。其中,东山打歌,节奏悠缓,古朴庄重、含蓄抒情,保持了南诏王室宫廷舞的遗风。西山青云,节奏明快多变,动作粗犷奔放,情绪激昂,犹如置身于人喊马嘶的战场。五印乡一带,曲调优美动听,舞姿矫健洒脱,气氛热烈而又和谐。

“打歌基本都会,能唱三天三夜,唱不完。词汇相当多,唱天地人,开天辟地、生老病死等。”彝族拥有着丰富的文化传承,在一首首山歌中,在长辈讲述的史诗中,彝族人探寻着自己的前世与今生。

耍刀、芦笙稍微少点,刀舞一般只有歌头才会。在芦笙或笛子的引导下踏地为节,歌、舞、乐三者合为一体。“这一吹起来,就跳起来了。芦笙就像交响乐指挥棒一样。”

在巍山,无论是山顶垭口、田间平地、农家场院或是庙宇殿堂,每一座彝家山寨都有打歌场。芦笙和笛子在过去要供奉在庙里,祭祖前才请下来,一般人还不能动。“刀舞是一种信仰比较神的,刀很快,打歌场一两百人,刀都不会碰到你一下,那是很奇怪的。”字汝民还记得小时参加打歌的场景。

从小就爱唱爱跳的字汝民,被刀舞的千变万化吸引,“很厉害的,不停地耍,刀法无穷,感觉刀在身上,很壮的样子。”他开始慢慢学,又向老艺人拜师,如今已经三十多年了。

“要学,还是得掌握基本的要领,才能学到百十套。如果不掌握要领,老艺人再指点,也学不成。”字汝民深知基本功的重要。他的师傅当年八十多岁了,能舞百十套刀法,据说还是有十几套没传下来,他如今能舞八十多套,也还是有些没学来。

“过去,师傅用心教,我们也用心学。现在感觉当师傅各方面有些难了”,字汝民慨叹,“年轻人爱学其他歌舞,有些不爱学这些传统的东西。其实最好的东西是自己的东西,但他们恰恰把自己的东西丢掉了。这也是最大的遗憾。”千百年来,彝族人民用打歌形式,倾吐自己的喜怒哀乐,寄托自己的向往与追求。正是源于民族民间巨大的生命力,打歌才历尽人间沧桑,经久不衰。

国家对非遗比较重视。巍山曾经被云南省政府命名为“彝族打歌之乡”,2008年“巍山彝族打歌”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现在有些难教。”字汝民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他说,虽然现在打歌推广进校园了,但可惜不太理想。好多学生失去了母语,容易把传统东西丢掉。彝族本来有文字的,但可惜失传了,现在打歌刀舞都是要口传心授。如果教出来的学生,不懂母语,那可能只是学到皮毛,学不到精髓,骨子里的东西慢慢就消失掉了。

曾经,巍山也是国家的贫困县,字汝民回忆说,小时候家里最愁吃穿。上世纪80年代到国外演出,看到发达国家的生活条件,不禁心生羡慕。“现在不一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基本住上了小洋房。”他说,巍山县2018年退出了贫困县序列,实现“两不愁三保障”,乡亲们干活有奔头,幸福感满满。“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我们也开心,打歌也是自娱自乐的,一高兴就打歌唱调了。”

 

相关链接:《舞蹈世界》中国舞蹈·非遗 山中舞

http://tv.cctv.com/2018/08/20/VIDEWYkHM8Ms36fQNUrLpK2k180820.shtml
 

 

编辑:刘亮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