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倪小孩,大红!

娱乐新闻来源:央视网 2019年07月22日 09:39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央视网消息(记者:汪佳莹 杨兆荃 祝新宇 杨小淼):100多平米的排练厅里人来人往,倪大红却能找到和自己独处的方式,心无旁骛地酝酿情感。

  时而躲在钢琴架后面垂头默语,时而站在排练厅的中央仰面静思,不到2米的距离,能看到那张“面瘫”的脸上,随着情绪变化而波动的细纹。

  (倪大红闭关排练话剧《安魂曲》 央视网记者:杨兆荃摄)

  (倪大红闭关排练话剧《安魂曲》 央视网记者:杨兆荃摄)

  此时此刻,他是话剧《安魂曲》中困顿的老工匠,一个不曾珍惜眼前人的悲剧人物。

  这一幕让围观的人不禁莞尔,虚实难辨也是一种戏剧的趣味。

  (6月14日,第25届上海电视节落下帷幕,获得“最佳男主角”的倪大红(右)发表感言。)

  (6月14日,第25届上海电视节落下帷幕,获得“最佳男主角”的倪大红(右)发表感言。)

  同样是丧偶,热播剧《都挺好》里的“苏大强”要活灵活现得多了。这个角色为倪大红赢得了收视率、赢得了热搜榜,赢得了“萌萌哒”表情包,也赢得了第2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奖。

  谁能抵挡得了那句“我想喝手磨咖啡”呢?这是他走过漫长的荧屏“配角”生涯,厚积而薄发的一个角色。无论是戏内戏外,即将迎来60岁本命年的倪大红,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倪小孩

  “别叫我大红,叫红红挺好”。

  排练间隙,倪大红走出排练厅张望四周,大声说道:“人都哪去了。”从角落里立马窜出了年轻的工作人员,和倪大红相谈甚欢。

  倪大红确实不愿用德高望重自居。尽管已经将近60岁,私下出席活动他也不愿把自己打扮得老派、成熟,而是经常身穿一身潮牌,色彩鲜艳。棒球帽也是他的日常标配,而鞋就更讲究了。参加白玉兰走红毯时,倪大红选择了一双AJ 1,和苏家众儿女走在一起立马变成了“潮爹”,毫无违和感。在拿下视帝后的采访通道,他也是一一满足现场记者的要求,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在线比心。

  (东申供图)

  (东申供图)

  豹纹、阔腿裤、大金链子、渔夫帽,在倪大红为杂志拍摄的时尚大片中,各种潮流元素依然能完美hold住,这妥妥的时尚掌控力让许多年轻人都自愧不如。喜欢打篮球、喜欢巴萨、喜欢周杰伦的歌,这也就不难理解倪大红年轻的内心世界。“年轻的时候确实喜欢运动,当然现在我也不老。”

  不光内心年轻,倪大红私下的冷幽默更是有名。“你给他讲一笑话,他基本上过一会才乐。”曾经合作过的女演员调侃道。被问及该如何称呼,倪大红尽显可爱本色,“倪老师、大红老师,都不好,叫红红。”如今,剧组里的搭档都叫他“红红”,就连不会说中文的导演也立马记住了“hong hong”这个发音,叫起来十分亲切。

  尽管演过许许多多特别苦或是特别坏的角色,但现实中倪大红却是个慢性子。说话总是慢半拍,回答问题总要想一会儿,往往说了两三句就要在现场找救兵,手足无措得像个孩子,在群采中,他也总是话最少的那个。“因为不善言辞所以不太会说话,万一说错了不好,这是大实话。”少说多做,身边的工作人员这样评价倪大红。

  不开微博、很少接受采访,无论是“倪小孩”还是“潮boy”,倪大红还是与外界保持一些距离。“我演的角色,没有不走心的。”

  穿潮牌也好,爱球鞋也罢,一入戏,倪大红立马角色附体。在《大明王朝1566》中,40多岁的倪大红演80岁的严嵩,好多人压根都没发现;在《天盛长歌》里倪大红饰演陈坤的父亲,私下里他说:“退休了我就和坤哥行走。”一到镜头前立马变成诡计多端又杀气很重的皇帝,直接就把刚开机的陈坤给吓得哆嗦。

  小演员

  “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

  出道35年,倪大红交出了88部作品和11部话剧的答卷,低调、频繁、踏实地出现在大众视野。大多时候,他以配角的身份穿梭在荧幕上,没有人会对他的演技有什么质疑。

  “苏大强”爆红,没想到的是他自己。这个区别于传统父亲可怜又可笑的“作爹”角色,让人又爱又恨,却也意外增加了人气。倪大红不仅有了自己的粉丝团,还有了专属的表情包,瞬间从电视剧中的“烦人精”变身“小可爱”。

  外界的一切并未让倪大红“引‘火’上身”,他从未感觉所谓的“红了”会让自己发生什么变化。“无非就是又完成了一个还不错的人物形象。”如何把握这个人物引发共鸣几乎是倪大红被问及最多的一个问题,而他的回答却一如既往轻描淡写。

  有别于以往宽厚老实的父亲形象,“苏大强”给了倪大红创作的欲望,没有千篇一律的重复,只有生活的积累和沉淀,对于选角标准,他永远坚信创造角色而不是去选择适合自己的角色。

  谁不想演主角呢,有人说倪大红长了一张“配角脸”。

  父亲是著名话剧演员倪正华,从小跟着父亲在剧院里长大,让相貌并不出众的倪大红下定决心考表演类学校。父母却极力反对,“他们觉得你是不是做个八级电工、学一门手艺傍身,一生好衣食无忧 。”考了三次都被拒之门外,连初试都没通过,这对当时还是小孩的倪大红可谓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哭过,甚至喝醉过……”倪大红谈及当年的情形仍然记忆犹新。

  即便是第四次终于踏进了中戏的校门,倪大红的“苦日子”依然没有结束,虽然一进班就被选为了班长,但那个年代,同学张光北才是公认的帅哥,而长相老成的他和别人搭戏只能演父亲、爷爷这类角色。然而倪大红对表演却毫无差别心,“能进入中戏,已经给我了很大的自信。上学的第一天起,老师就教导我们,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

  (电影《高山下的花环》剧照)

  (电影《高山下的花环》剧照)

  这就是倪大红的“信念感”。

  凭着对年轻时“苏大强”的好奇心,网友扒出了倪大红的第一个配角角色。1984年,还在上大学的倪大红被著名导演谢晋挖掘,与唐国强、斯琴高娃同框,在《高山下的花环》里饰演一个戏份不多的小角色。

  这个小配角给他带来极大的自信,“真的觉得挺幸福的。”倪大红不禁感慨当年收获的这份幸运。然而,毕业后,已经26岁的他可没有那么幸运了,同班同学早早地拿到了角色出演电视剧,被分配到了中央实验话剧院(国家话剧院的前身)的倪大红却找不到方向,甚至想改行。

  “演过几个舞台剧,很多圈内人提出了质疑,说我这种表演太不合群了,但我觉得人物应该那样释放。”好在后来导演林兆华发现了倪大红的独特之处,并让他不要丢掉自己创作的个性。倪大红这才慢慢坚持下去,潜心研究每一个角色,不断磨练自己的演技,找到了自己的风格。

  剧中人

  “我喜欢舞台,我觉得舞台是圣殿。”

  在国家话剧院这样过了5年,31岁的倪大红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部电视剧、陈佩斯导演的《我是乡巴佬》。本以为可以在喜剧道路上有所建树、就此打开演艺之路的倪大红再一次碰壁,此后两年没有任何作品。如今回过头再去翻看倪大红的表演履历,才能零星的找到他年轻时的模样,比如《我爱我家》中的傻子阿大,《活着》中的龙二。

  在《活着》中,倪大红塑造了一个皮笑肉不笑且步步为营的地主形象。导演张艺谋说:“龙二这个角色非常难演,演不好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演好了就非常出彩。”倪大红用自己的表现赢得了认可,也延续了他和张艺谋一次又一次的合作,才有了后来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三枪拍案惊奇》。

  《活着》之后,在将近十年的时间,倪大红把重心又放到了话剧舞台,并把戏剧表演的最高奖项梅花奖收入囊中。也是在《都挺好》大火之后,他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又回归话剧舞台,接连签了两部话剧。

  这几乎成了倪大红职业规划的常规操作。似乎每到一个“上升期”,倪大红都需要给自己找一个港湾,让自己沉淀下来。这一次,他仍然不想消费“苏大强”这个角色,着急接更多的电视剧,而是一头扎进话剧《安魂曲》紧锣密鼓地排练中。

  (倪大红现身《安魂曲》中文版主创分享会  央视网记者:杨兆荃摄)

  (倪大红现身《安魂曲》中文版主创分享会 央视网记者:杨兆荃摄)

  “怎么说呢,这确实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一个作品。我本身就是话剧演员,我喜欢舞台,我觉得舞台是圣殿,真的是这样。”

  提到能参演这部经典话剧的中国版,倪大红总是很谦虚。尽管已是话剧界的“扛把子”,他不敢怠慢,他称自己为“幸运儿”,既对年轻的外国导演赞赏有加,也不忘在话语间介绍搭戏的年轻后辈。以色列导演直言不讳地说:“我们听说过倪老师在中国的成绩,但这并不是我选择跟倪老师合作的原因。”

  很快,导演就见识了倪大红在表演上的创造力。排练初期,导演总会提出各种要求,不管是肢体语言还是推动调度,“倪老师看着我不说话,只是嗯嗯,我不知道他会表演成什么样。但最后他总会用自己非常有创造性的方式来完成我的要求。”

  倪大红在排练厅从来不会迟到,永远都是呆到最后的一个人。他的角色在组里是最难的,台词量也很大,可倪大红几乎不下场,每一场都在。在排练的过程中,倪大红也会跟导演要求说,能不能给他一点时间,消化一下,自己多练几次。

  “非常感谢导演,感觉是回到了年轻时排练的状态。”慷慨又谦逊,人生初见又一轮回。这样的演员,该火!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