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人物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中导条约》到底怎么回事?伊核、朝核,路在何方?

国际新闻来源:环球时报 2019年07月04日 13:53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环球时报报道 特约记者 杜平】随着本周一伊朗宣布低浓度浓缩铀存量超过300公斤,即2015年伊核协议允许的上限,中东局势骤然变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前一天,朝美最高领导人“戏剧性”地在板门店实现会晤。核,这个当今世界绕不开的话题正变得越来越“热”。其实,除了前述长期难解的地区核难题,全球最大的两个核国家签署的一项里程碑式军控条约最近也出了意外——今年2月,美国宣布暂停遵守《中导条约》并启动退约程序,7月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的法律。离奇的是,美国方面还硬扯中国应加入新条约的谈判当中。该如何看待当今世界的这些热点核问题?笔者就此专访了中国著名外交、军控专家沙祖康,沙大使曾任外交部军控司司长、中国前驻联合国裁军事务大使以及联合国前副秘书长。

  《中导条约》

  中国应加入谈判?别忘了这段历史

  杜平:围绕《中导条约》,美俄分歧很大,此前美国还表示新的条约谈判应有中国。中国真有可能被拉进去吗?

  沙祖康:首先咱们要讲历史,《中导条约》怎么来的?上世纪80年代中期,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及其各自率领的北约和华约组织关系实现缓和,这是一个大的背景。以德国为首的欧洲国家认为应该利用这一时机,推动中程导弹的削减和销毁。

  为什么是中程导弹而不是别的导弹?根据美苏达成的概念,中程导弹是打不到彼此的,比如从苏联以莫斯科为出发点,打不到美国边界,或者从华盛顿发射出来打不到莫斯科,这样的导弹叫中程导弹,所以其定义是500公里到5500公里。但这样一个射程范围能打欧洲,所以欧洲感觉到威胁。从这个意义上讲,谈判和缔结《中导条约》是欧洲各国人民的一致期望。跟亚洲没关系,从来没提到在亚洲的问题。

  第二点,谈判是美苏两家的事,当时没有任何人提出要英国参加,也没有人提出要法国参加,更谈不上要求中国参加。而且当时的情况是美苏最担心中国参加,害怕中国参与,害怕中国反对。它们各自,主要是美国曾多次做中国的工作,包括做邓小平同志的工作,做我们中央最高领导同志的工作,希望我们能够接受由美苏两家来谈判、缔结禁止和全部销毁中程导弹的条约。当时我们的立场是:欧亚安全同等重要,部署在欧洲和亚洲的中程导弹应该同时、同步、全部彻底,并就地销毁。当时,我作为主管军控和裁军事务的代处长,有这样的表态,也是中央批准的。

  苏联是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国家,因为《中导条约》只适用于欧洲,那么苏联部署在乌拉尔山以东地区的中程导弹就不需要销毁,这是属于亚洲范围的。而以乌拉尔山为圆心,用5500公里为半径进行一圈扫描,那么射程连印度尼西亚都包括进去了,日本、韩国、朝鲜、中国就更不用说了,几乎覆盖了整个亚洲。这就解释了我们提到的“欧亚安全同等重要”。所以在中国政府号召和推动之下,我们动员了所有亚洲国家,包括当时尚未建交的韩国和(处于断交状态的)印尼等,形成一致声音,要求部署在亚洲的中程导弹也予以销毁。

  在推动缔结《中导条约》这个问题上,第一,是他们害怕我们反对,希望得到我们的支持,有求于我们;第二,在中国推动之下,缔结了一个相对公正的,就是把所有部署在欧洲和亚洲部分的中程导弹全部销毁的条约。从核武器裁减这个角度,严格来讲,这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真正意义上的核裁军条约。

  《中导条约》维护了亚洲和欧洲地区的安全和利益。今天,美国要求中国参加《中导条约》,理由是中国在发展中程导弹,但什么是战略导弹,什么是中程导弹,什么是战术导弹,这些定义都是美苏两家定的,用是否能够打到对方这样一个距离来进行规定的。对于中国来讲,中国没有它们意义上的中程导弹,中国所有的核武器都是战略性的,《中导条约》根本与我们没什么关系。

  杜平:前不久中国领导人访俄,双方签署联合声明,涉及预防性的军控外交等,这个事怎么理解?

  沙祖康:我觉得有一点应该是很清楚的,今年是中俄建交70周年,中苏或中俄关系经历了曲曲折折,有很多成功经验,也有一些波折,但今天的中俄关系是70年来最成熟的,处于最好的阶段。具体到中导问题,俄罗斯的态度非常之明确,认为这是俄美之间的一个条约,美向俄提出要求中方参加,俄向美表示中国不想参加。

  核不扩散机制

  20多年前的“奇迹”意义重大,中国在其中作出巨大贡献

  杜平:对于中国自身的核政策,包括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其实民间有一些不同看法。我们是出于什么样的政策考虑而作出这样的承诺的?

  沙祖康:根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中国是5个合法的核武器国家,换句话说,其他拥核国家不合法。这个定义不是我们定的,是美英法苏定的。谈到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这个政策,首先要讲中国为什么要发展核武器。因为在全世界所有国家,特别是参加联合国裁军谈判会议的65个成员,即在军事上有重要意义的国家当中,中国是受到核讹诈、核威胁最多的国家。仅美国对中国进行的核威胁至少就有五六次——朝鲜战争时,杜鲁门政府的麦克阿瑟将军提出要对中国使用核武器;因朝鲜战争进展不顺,艾森豪威尔总统上任后,他在1952年提出要对中国使用核武器;1963年,肯尼迪政府提出要用核武器对中国的核设施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

  其次,在中苏关系不好时,具体来说就是1973年,苏联方面也提出要对中国的核设施进行所谓“先发制人打击”。已经解密的公开文件证明了这一点。所以,中国是唯一受到两个核超级大国实实在在核讹诈、核威慑的国家。

  我们发展核武器完全是被迫的,是在核讹诈、核威慑的情况之下被迫作出的一种选择。1964年我们第一次爆炸核武器的当天,中央政府就发表声明,中国主张无条件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中国的核武器完全是为了自卫,是为了推动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我们的政策是一贯的。对有核武器国家,我们承诺无条件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对无核武器国家和地区,我们提出无条件不使用和威胁使用核武器。中国是唯一作出这一承诺的核大国。

  杜平:核不扩散机制本身很好,但世界范围内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不减反增,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沙祖康:这个问题说来话长。在国际军控和裁军领域,有一个最重要的条约,就是1968年谈成缔结、1970年生效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在整个核裁军领域,从双边角度看,应该是有进展的,从多边角度讲也是有进展的,但对于广大无核武器国家来说,它们是很不满意的。在防扩散领域,有核武器的国家,特别是西方往往过多强调核武器扩散,对和平利用核能的问题重视不足,这始终是一个长期有争议的问题。但是,1995年在决定《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否延续的关键节点上,出现了几乎让世人感到震惊的奇迹,那就是所有缔约国通过协商一致的方式,选择了条约的无限期延长。

  当年,由于中国的特殊地位,既是核武器国家,又是发展中国家,美国等发达国家信任我们,发展中国家也信任我们,中国利用这样的处境和条件,作出了贡献,促成了条约的无限期延长。假如这一条约没有得到无限期延长,而是仅仅延长25年,这就意味着,所有条约缔约国,也就是无核武器国家,可以利用25年的时间不慌不忙地准备发展核武器。到第26年,他们就可以合法拥有核武器。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至于在核不扩散机制下核国家越来越多,这种说法既对也不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约束的是缔约国,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当时是公认的核门槛国家,但不是缔约国,从法律上讲,条约对它们没有约束力,对当时的180多个国家来说,却是有法律约束力的。另一方面,以前只有5个核国家,现在变成9个,增加了印度、巴基斯坦、朝鲜还有一个不明不白的以色列,因此核武器扩散也是事实。这个条约对于维护战后几十年的和平作出了重大贡献,一定要加以精心维护。现在美国正在“退约”“退群”,我个人认为,就算美国什么条约都退出,如果它还算明智的话,《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不会退。

  两大核热点

  伊核与朝核,路在何方?

  杜平:在伊核问题上,形势越来越紧张,但伊朗和伊核协议其他签署方好像拿“退群”的美国没有什么办法?

  沙祖康:伊核协议不仅有八方同意签署批准,其中包括五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加上伊朗、德国和欧盟代表,更重要的是它得到安理会决议的认可和同意,所以是一个最具权威性,也就是严格法律意义上的国际公约,而且它是在美国推动下达成的。美国因内部情况的变化而退出条约,再通过“长臂管辖”对那些不愿意退出条约的国家进行讹诈和威胁,开创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欧盟国家很为难,它们是美国的盟国,它们尽可能地想办法保住条约,同时也在做美国的工作,但到目前为止很不成功。其他核国家也都一直强调要坚持这个条约。现在的问题是路在何方?

  第一,从实际利益、法律、道义和维护自身信誉方面来讲,欧洲是真心诚意地希望维护这个条约的。第二,由于地缘政治原因,伊朗一旦出事,一旦发展核武器,影响面是巨大的,最直接的受害者就是欧洲国家。我个人认为,条约缔约方必须严格遵守国际法,严格遵守这个条约,不管美国采取任何行动,我们都应该坚决顶住它的压力,不惜任何代价。问题是这个代价有多大,你承受得了吗?欧洲这里面有一个暂时利益和长远利益的考虑,暂时来讲,出现一些经济损失,但长远来看是维护国际法的尊严,反对单边主义。如果除美国以外的所有国家团结一致,华盛顿能对所有国家实行“长臂管辖”吗?如果这样做,美国将付出多大代价?

  杜平:另一个热点就是朝鲜半岛,朝美领导人虽有了几次会晤,但目前又呈现出僵持状态。朝核问题路在何方?

  沙祖康:谈到现在的半岛核危机,应该说2017年是最危险的一年,大家都在担心擦枪走火,事情已经发展到极端。到了2018年,在各方努力推动之下,包括特朗普先生本人努力之下,实现了在新加坡的美朝首脑会晤,并且签署了联合声明。第二次在河内的会见,没有达成协议,但大家的表态还是积极的,还要继续谈。应该说,朝核问题从危机状态走出,已经基本上得到缓和。

  朝鲜问题很复杂,从上世纪50年代持续到今天,我们不应期望它在一夜之间解决。那么怎么解决?关键是解决美朝的核心关切。对于美国来讲,它的核心关切是朝鲜必须去核;对于朝鲜来讲,美国必须提供安全保障,当然还有其他要求。朝鲜发展核武器,你说对也好错也罢,它的安全关切是实实在在的,问题是怎么来解决这个核心关切?

  从朝鲜方面来讲,它为了体现诚意,采取了一系列实际行动,我们必须予以公正评价。第一,朝方宣布改变战略,放弃核武器,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这样一个政治性、战略性的转变,我们必须予以认可。第二,同意实现无核化,而且实际上几乎是出人意料、在没有任何人暗示和要求的情况下,主动炸毁核设施。对朝鲜来说,除了安全这个核心关切,还有一个是制裁。朝鲜认为,随着它采取行动,根据联合国的相关决议,应该逐步放宽对其施加的经济制裁。问题就出在这里,美国一方面表示赞赏,但没有采取对应的措施。虽然它说了很多,但实际上并没有做。当然,要说它一点没做,它也做了一些。比如说,大规模的军演,它停止了,由实际的军演改成沙盘推演等,有一些表示。我觉得,对这些表示,哪怕是最细小的表示,我们都应该给予支持。

  应该说,在朝核问题上出现了一个相对来说大的转折,但目前还处于一种僵持的状态,同时我们必须看到谈判的大门还是敞开的,我们有理由对这个问题表示谨慎的乐观。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