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人物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新石头记》走红成都 爱乐之城来了一群爱乐之人

娱乐新闻来源:成都商报 2019年06月17日 10:08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音乐剧《新石头记》

  编剧李辉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夜色将至,不安分的因子推着这些热爱戏剧的人们四处寻觅。毕竟,在不大不小的成都,找到一部好剧不容易。很多人都把脚步停在东湖旁,孟京辉为这座城市定制的浸没式戏剧《成都偷心》正在“偷走”他们的心。

  在城市的另外一个角落,一出小而精致的音乐剧,正慢慢收获大量的掌声。舞台上只有三名演员,却在现实与幻境中发生了一系列冲突与矛盾。这台由兔将军音乐剧团打造的先锋音乐剧叫《新石头记》,融合了Funk舞曲、川剧、豫剧、四川民歌、新金属摇滚、说唱、电子等丰富的音乐风格。

  “成都是一座‘音乐之城’,我们打造这出具有浓厚方言特色的音乐剧,希望四川方言文化能够被全国乃至全世界所接受并喜爱。”这是编剧李辉的梦想。

  一群“蓉漂”艺术青年

  团队

  编剧是贵州人,导演是北京人

  演员来自山东、河南、四川

  从5月下旬开始,每周六,在东郊记忆声音剧场,总会迸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剧场不大,观众大约200人,演员也只有三名,可是现场的氛围特别好。大量的互动,很多时候让大家分不清谁是演员,谁是观众。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初的某日深夜,绰号白鹤仙人的江湖术士高老头,受托监斩东校刑场的革命党犯人,按惯例于半夜三更进入摘星楼,准备与卖水姑娘幺倌儿一起等待天亮后观看行刑,不料偶遇误入此地的穿越者孙丁丁。三人在现实与幻境中发生了一系列冲突与矛盾,短短几个时辰里竟闹到了相爱相杀的境地。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现场发现,故事的结局则完全交由观众决定。而作为音乐剧,剧中的音乐融合了Funk舞曲、川剧、豫剧、四川民歌、新金属摇滚、说唱、电子等丰富的音乐风格,甚至让现场一度成为大型蹦迪现场。

  每场演出,编剧李辉都在现场,他也是全场欢呼最大声的那一个。他是贵州人,导演张永庆是北京人,高老头的扮演者孙小龙是山东人,孙丁丁的扮演者路畅是河南人,只有幺倌儿的两位扮演者是四川妹子。一个几乎全是外地人组成的剧团,为什么选择到成都做一台关于成都的音乐剧?“我是贵州人,很小就来过成都,我对西南文化,尤其是盆地文化,是有很深程度认知的。成都相对于其他城市而言,地域文化特征保留得很好——不仅随处可以听见四川话,还保留了具有传统典型的茶馆文化、街巷文化,有着别具风格的川蜀地域历史文化特征,这里的百姓依然保留着浓厚的川蜀风情。”

  创作

  用两年时间深入采风

  扎根在成都,发掘民间传说

  后来,李辉发现成都正在打造“音乐之都”,瞬间点燃了他的梦想。“成都是一个爱乐之城,目前正在打造‘音乐之都’,这给了音乐剧很大的发展空间。音乐剧!音乐剧!首先,它得是音乐的剧,而音乐是成都的核心。而川人自古以来就有很强的向外吸收性和接纳性,中国原创本土音乐剧在成都必将会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自始至终,李辉想呈现一个最成都的音乐剧。所以,必须深入采风,这个过程,他用了近两年的时间。“从主题立意、剧本结构、情节内容、形式创意到音乐风格、主题变奏,我们一直坚持独立创作去描述市井百姓,打造成都民俗民风名片。于是,我们的剧作家扎根在成都,发掘民间传说;我们的音乐创作人在四川采风,创作出有川味地域人情的主题音乐。”李辉始终认为,要做属于当地本土的音乐剧,必须要深入了解。

  正如李辉所强调的,音乐剧,它首先得是音乐的剧。所以,这部剧的音乐,李辉和团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我是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三宝是我师兄,汪峰是我师弟,他们的成功让我坚定了音乐上的创作方向,使我在音乐剧上的优势能得到综合展示。某些大师级别的导演来做音乐剧,他们对音乐是不懂的,而我是连编带写,写曲是带着剧情去写的。整个音乐剧歌曲的曲式结构、起承转合,它必然跟我的文字叙述、剧情冲突和角色塑造是扣死的。”当然,李辉也需要专业人士帮他去丰富整个作品。“张永庆先生是我的知音,也是我音乐剧的领路人。当下很多音乐剧导演并不是很了解音乐剧的规律,错把它当做话剧,加上舞蹈,就叫音乐剧。”

  一部很成都的音乐剧

  川味

  融入四川民歌、川剧唱段

  这样的结合“太酷了”

  在《新石头记》的音乐中,会发现有很多四川的元素。比如四川民歌《槐花几时有》,比如川剧唱段。李辉羡慕地说道:“成都多好,你们守着硕大一个人文的盆地,不晓得如何好好去用。”所以在剧中,他特意增加了很多四川元素。“像《槐花几时有》,就是当时女演员唱给我听,我觉得很适合这出戏,就把它加了进去。”而且,演员在用自己的方言表演时,他们的肢体有更好的张力表现。“幺倌儿用四川话,孙丁丁用河南话,高老头用山东话,他们的腔调、节奏,会和他们说普通话的时候截然不同,这特别有意思。”

  对此,幺倌儿的扮演者之一、成都妹子小八很有感触。一直爱看戏的她最喜欢的部分就是剧中戏曲元素在摇滚乐里的运用,她表示这个结合“太酷了”。“其实我们中国的戏曲本来就很酷,也很有态度,就像我们的川剧。我们可以把它合适地运用起来,比如我们戏里边会有水袖、髯口、伞、木鱼等道具,在肢体表现上也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作为成都妹子,她在角色身上感受到了成都女孩身上特有伶俐俏皮、可爱乖巧和独立主见。“即使在受到高老头压迫的情况下,她依然不失去本真,保持着一颗渴望自由、追求自由、渴望自己为自己而活的愿望和决心。”在小八看来,每个角色剖析之后都是一个完整的人物个性展现,人物特征会通过不同的面被展示出来,作为演员的她也会从自己的性格中去找到一些方面去贴近角色,以便更好地把人物活灵活现地诠释出来。

  热爱

  剧组成员不收一分酬劳

  “收获的价值是金钱换不来的”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发现,《新石头记》的两处演出场地都很小,不到200人,票价110元,一场满打满算也不到2万的收入。这能够养活李辉和他的兔将军音乐剧团吗?李辉没有透露具体的投资金额,但他表示,“这部戏是我自己出钱投资的,我希望能做下去,直到坚持不下去的那一天。”

  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李辉所能做到的就是尽可能控制成本。在接受采访时,和李辉一起来的还有他的两名助手。“她们都是义务加入剧组的,为了这部剧他甚至还叫上自己的好朋友、亲戚一起来帮忙。”李辉说。不光是剧组成员,甚至四位演员,都没有收一分酬劳。“演员没有钱,都没有,都没有!”每位演员的酬劳,李辉都记在小本子上,等赚了钱要还给他们。“虽然是义务演出,但是我们仍然要打考勤,我不想欠他们一分一毫,他们付出了太多。”即便如此,剧组所有成员没有一个牢骚或抱怨。“大家都投入到这部戏中,想要把最好的效果呈现给大家,没有人去计较片酬。虽然累一点辛苦一些,但收获的价值却是金钱换不来的。”小八告诉记者。

  他们把NUSPACE借给的会议室作为排练场,演员们每天都要保持六个小时的排练,对戏四个小时,体能训练两个小时。“小八是你们成都妹子,她对梦想的热爱是不计回报的,这种态度本身就很感染我。更重要的是,她身边还有不少和她一样的(音乐剧)狂热爱好分子,‘幺倌儿’的另外一位扮演者项莉,就是小八推荐给我的。”起初,李辉盘算着演出的头一个月都是亏本。“我根本没有打算回收,只是希望能把演员的酬劳支付了。”让人意外的是,第一场就火了。直到现在演出了7场,场场爆满。“除了能够在成都驻场演出,我还有个野心,希望能把咱们四川地域特色的音乐剧带向全国,甚至走向世界。”

  梦想纵然可贵,未来虽然可期,可现在李辉和他的兔将军音乐剧团首先要做的是,要在成都这片沃土上继续生存下去。否则,梦想照旧会被现实击碎。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实习生 易沁圆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