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独家调查:贩童的罪恶]只有在路上,我才觉得自己是一个父亲

新闻+来源:央视网 2019年01月18日 17:52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央视网消息:进入三九天,大半个河南都在下雪。伍兴虎骑着三轮车从许昌到达开封,头发和眉毛已被风霜粘成雪白。

  联系上伍兴虎的那天,他正在河南许昌做《黄包车寻子万里行》的公益活动。“被拐的儿童,如果不是我家的,那就是别人家的。”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这是他在奔波路上悟出的道理。

  

  自己的孩子没找到,倒是帮别人把孩子找到了。“从2014年就开始做日历,因为日历放在家里一贴就是365天 。日历上孩子的照片都是我见过的一些家长提供的,有立案的也有没有立案的 ,我打了一个表格,上面有家长们签的名字、身份证号,有的也按了指纹。”

  伍兴虎几乎参加了全国各地所有的寻亲活动,也结识了一批寻子家长,他把家长们提供的孩子的信息印在日历上,带着定制的2019防拐宣传日历,一边找线索,一边向人们宣传防拐知识。

  四年前,从浙江金华、诸暨,到安徽的宁国、宣城、芜湖、巢湖,再到河南周口、漯河、义马……四年后,从陕西到蓝田翻越秦岭山到商洛、内乡、镇坪、南阳、方城、叶县、禹州,现在到达许昌。伍兴虎常常一副“蜘蛛侠”的装扮。

  “嘉诚看到蜘蛛侠就兴奋,现在爸爸扮演蜘蛛侠来找你。”寻找孩子的路上,为了引起小朋友的注意,他扮成蜘蛛侠,跟孩子们嬉笑玩耍的同时内心的苦涩蔓延开来。

  如果说,伍兴虎之前的生活可以用“多彩”来形容,那么,之后的时间里,他的生活就只剩下一件事——“寻子”。

  寻子之路有10年,辗转大半个中国,这样的经历足以让人变得老练,伍兴虎却说,他依然很好骗,骗子的一个电话、一个短信,他就乖乖给人家打钱、发红包或是交话费,因为,他的孩子仍未找到。

  

  伍兴虎坦言,第一次被骗的经历很戏剧性。就在自己孩子丢失一个月后,他突然接到吉林一陌生男子的电话,对方称其邻居领养了一个幼童,很像他的儿子。随后,对方发给伍兴虎几张孩子的照片。

  “就是我儿子!”伍兴虎难抑激动。第二天,伍兴虎跟他的哥哥便赶往对方所说的吉林省磐石市。

  路上,伍兴虎接到了给他发照片的男子发来的短信,要他打1万元到指定的账户,不然不见面。

  伍兴虎身上并未带很多钱,向对方多次讲价后,将3000元打给对方,后来对方就联系不上了。

  伍兴虎知道自己被骗了,对方发给自己孩子的照片是经电脑合成的。

  在以后的寻子道路中,伍兴虎共被骗30余次。有一次,他根据别人提供的线索前往安徽寻子时,被骗进传销组织,后来冒险在半夜才逃出来。

  有时候明明知道是骗子,但还是对这种“希望”心存寄托,“错过线索,就可能与孩子失之交臂。”伍兴虎说,漫无目的地寻找一个人,是很消磨意志的,更是一种煎熬,而每次听到有关孩子的线索,赶赴所在的城市时,他又有了原来的动力,纵然最后还是被骗。

0

  伍兴虎家住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嘉诚,是伍兴虎为儿子起的名字,因为看了电影《宝贝计划》,里边的宝宝“家成”非常可爱,伍兴虎非常喜欢他,就给儿子起了一个同音不同字的名字嘉诚。谁都没想到,电影里的情节竟然在现实上演。

  2008年12月10日凌晨2点,伍兴虎一周岁零18天的儿子竟在睡梦中被人偷走了。“大门是敞开的,灯还亮着,可追出去,不见任何人的踪影。”

  伍兴虎的妈妈回忆道,有一天带孩子打完疫苗,在回家的路上,有辆越野车一直跟着。“但是当时真的没有那个意识,我们家不是富贵人家,也不惹事,怎么就盯上我们家了呢?”

  邻居们说,当天凌晨1时许,听到他家大门发出很大的开门声。而这个声音,伍兴虎夫妻俩却一点都没有听到。

  还有邻居说,曾在事发前四五天,两名男子驾驶一辆越野车来到村里,打听嘉诚“是男孩还是女孩”,当邻居怀疑地问对方“问这个干啥”时,男子却说:“我们在打赌”。

  村里跑大货车的司机说,当时交班的时候,发现三四个穿着军大衣的男子从伍兴虎家的大门门缝往里看,还以为是朋友到家里来访了,也根本没在意。

  为了保留嫌疑人在自家窗户的墙边留下的脚印,这些年来,伍兴虎不敢装修,“小心保护”保持原样,生怕有一点儿破坏。

  孩子丢失后,他和家人发了疯地寻找,伍兴虎八十岁的爷爷坚持骑着车子四处打听,伍兴虎的父亲因为受不了打击,突发脑溢血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

  当年29岁的他,几天之间,长满了白发。伍兴虎决定一心一意找孩子,为了不拖累家人,他曾跟妻子协议离婚,妻子一句“孩子是我们共同的”打消了他消极的念头。

  现在,伍兴虎的家里有一双儿女,女儿常会问,“是哥哥(嘉诚)学习好还是我学习好?”每每听到这个问题,伍兴虎心里一紧,因为他一无所知。

  伍兴虎夫妻每年都会给嘉诚买新衣服,随时期待他回来,到最后,买的衣服全是他弟弟穿了。

  “也不是非要让他跟我相认,也许我现在对他来说是陌生人,只要我远远地看他一眼,知道他过得好。”

  伍兴虎感叹人生有三苦:一苦,所有的付出没有得到任何回报;二苦,所有的付出得到的是更多的扫兴和苦楚;三苦,现在容易的放弃会让日后的本人懊悔莫及!

  伍兴虎刚刚买了回家的票。等过了春节,他打算再去济南一趟,跟几个丢失孩子的家长见见面。“可能上了坡头就有希望,可能路口的转弯处,就是我的孩子。”

  (本网会继续推出“贩童的罪恶”系列报道,请继续关注)

  文/辰晨、姗珊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