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敲警钟!网上爆红的“遛娃神器”稳定性合格率为零

新闻频道来源:央视网 2019年01月13日 17:58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央视网消息:随着人们消费习惯的改变,“网红”“爆品”成了消费者追逐的新贵。最近一两年来有一种叫做“遛娃神器”的网红产品就成了宝妈们追逐的爆品,一听这名字就能猜到是带娃出门儿时用的轻便推车,因为解决了以往推车笨重大的痛点,轻便小巧、易折叠的实用特征成了它作为“神器”的资本。然而,就是这样一款看上去让宝妈们省力无数的遛娃神器,却在使用中出现了各样的安全事故,成了让宝妈们伤心无奈的“梗”。

  只要在人们熟知的各电商平台上输入“遛娃神器”四个字,几乎出现的产品都是这种儿童轻便推车,在销量靠前的一些店铺里显示着产品的月销售数量都是上千台。然而,前不久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组织展开了一次针对遛娃神器产品的质量安全风险监测,结果反映出这个产品存在严重的质量安全风险。在风险监测分析报告中记者看到,消费者的投诉热点主要集中在“车辆不稳定易翻倒导致儿童头部面部受到损伤、使用时车轮脱落导致儿童摔伤”以及“车辆表面有锐利边缘划破儿童皮肤”等方面。

  这次风险监测共采集了35家企业生产的50个批次样品,其中实体店5批次,电商平台45批次。50批次样品中一半为热销程度最高的三轮遛娃神器,采样适用年龄重点覆盖了3岁以下的儿童。

  浙江方圆检测集团玩具实验室高级工程师 张杰:采样当时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实体买样,在网络上面也进行了采样,网络平台也包括淘宝、天猫、京东、1号店这些主流的电商平台。

  针对消费者反映的遛娃神器产品最易出现的侧翻现象,根据儿童推车国家标准中对于车辆稳定性的要求,检测人员在这个有12度斜坡的测试台上,对抽样产品进行了各个不同角度的模拟测试,从而判定样品的稳定性。

  浙江方圆检测集团玩具实验室高级工程师 张杰:这个沙袋的负载就相当于一个孩子,我们看在这种状态下,手放掉它是会往后倾倒的,它就是不稳定的。

  经过测试,50个批次遛娃神器样品稳定性项目均不符合国标要求,稳定性项目的检验合格率为零。这个结果也进一步验证了消费者投诉中所反映的情况。

  另一项检测项目是危险夹缝、挤夹点的测试,根据国标中《儿童推车安全要求》,50个批次遛娃神器样品在儿童乘坐的可触及区域内、前轮与轮架之间都存在手指、手臂或脚趾、脚部伸入后造成挤夹伤害的间隙,这个项目的检验合格率也为零。

  浙江方圆检测集团玩具实验室高级工程师 张杰:如果5牛(顿)的力能推进去,就说明这个间隙小孩的手指能进入,这样的间隙是不合理的。

  这是一个推车动态耐久性的测试,用筹码模拟小孩子正常使用时坐在上面的情况,传送带上的合金挡块是模拟使用过程中的一些颠簸路段。按照儿童推车国家标准中对于动态耐久性的测试要求,每辆车在经过36000次的循环测试后,如果车辆没有出现破坏性损坏,才能判定为合格产品。

  浙江方圆检测集团玩具实验室高级工程师 李浩:我们这个项目50个批次,最短的可能是几百次就已经发生了断裂的情况,最多的大概经过了16000次也发生了损坏的情况。

  也就是说,被抽检的50个批次样品在动态耐久性测试中的合格率也为零。其中测试频次最短的样品在实际使用中的寿命可能也就只有一两个月。从检测人员对于这些破损样品的分析记者发现,大部分产品破损的原因都是由于材料壁厚指标不够、焊接点断裂造成的。

  浙江方圆检测集团玩具实验室高级工程师 张杰:像这个连杆这里断裂了,包括这个结构杆件也有断裂。像这个车,供家长推行的连杆这个部分断裂了,这种情况家长就失去了对车的控制。

  这次的风险检测一共测试了九个项目,除了危险夹缝、挤夹点,车辆稳定性和动态耐久性三项的检测结果合格率全部为零,除制动装置合格率很低以外,记者注意到,还有一项隐而未现的潜在风险是消费者根本无法察觉的,那就是增塑剂的残留。测试人员选取了车把套、座椅软包材料这两个和儿童接触面积比较大的部位进行了检测。

  浙江方圆检测集团食化包装检验所工程师 杨铭:国家标准GB6675.1里面对玩具中的增塑剂限量是有要求、有限值的。经过检测之后的数值是要根据限值进行比较,看是不是超标。

  通过对50批次样品中的增塑剂残留的测定,有近一半的样品中都检出邻苯二甲酸酯类增塑剂残留超出限量值的要求,合格率仅为52%。

  浙江方圆检测集团食化包装检验所工程师 杨铭:像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品比较典型,它超出(标准)已经比较多了,像前三种物质,按照国家对玩具中增塑剂的限量要求,它(三个物质)之和应该是小于0.1%,而我们现在看到经过检测它已经超过了国家对玩具中增塑剂限量要求的64倍。

  儿童保健专家介绍说,如果说磕磕碰碰的伤害只是一些外伤的话,那么通过增塑剂造成的伤害都是内在的,不但会造成肝肾功能的损伤或者异常,还会影响孩子的免疫系统。

  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儿童保健专家 张峰:塑化剂(增塑剂)实际上它从分子结构上特别像荷尔蒙,也就是人们习惯给它叫做环境荷尔蒙,就是我们熟悉的激素。那如果说孩子长期大量接触塑化剂的话,它就会出现一些临床的表现,会造成这个孩子经常出现反复频繁的生病,会扰乱人体的内分泌系统,那么孩子有可能男孩会表现为小阴茎,女孩有可能会表现为性早熟的问题。

  专家还强调说,由于遛娃神器都是给三岁以内的幼童使用,出于自身安全的下意识孩子握把会更用力,握的时间会更久,塑化剂除了从皮肤吸收外,更大的伤害来自于消化系统的吸收。

  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儿童保健专家 张峰:小孩如果说他没有养成一个良好的卫生习惯,他可能刚玩完之后,然后直接这个手又进口,进口之后再进入体内的途径就是通过消化道。那么消化道吸收起来会比皮肤吸收速度会更快,所以对孩子的危害就会更大。

  由于遛娃神器产品在使用过程中需要承载儿童的体重,而且推行起来具有一定的速度,因此产品的结构、强度、稳定性等机械物理性能以及增塑剂是重要的安全项目。由于没有相关标准,所以风险监测是参考的儿童推车的国家标准和玩具的国家标准,但是,这么多项目的合格率全部为零,是属于使用风险非常大的商品了,如此之高的销量和这么大的风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我们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

  遛娃神器产品的质量风险监测分析报告中显示,这一产品最终的安全风险等级被评定为非常严重。

  按照《消费品安全风险评估通则》规定,以产品伤害事件发生可能性进行评级时,当发生概率大于1%时就不属于小概率事件,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将被评定为三级;以危害严重程度进行评级时,对于可导致死亡、身体残疾等灾难性伤害的产品其风险等级将被评定为非常严重;当一种消费品存在两种以上危害时,以各种危害的最高风险等级作为消费品安全风险等级的最终评定结果。因此,按照风险等级确定从严的原则,遛娃神器产品的9个监测项目中有4个项目被评为非常严重风险、4个项目被评为严重风险。

  一面是被市场追捧的网红爆品,另一面却是存在严重质量安全风险的产品,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对此,记者对遛娃神器的生产企业展开了进一步的调查。

  在此次遛娃神器风险监测所采集的样品中,有8件样品的产地都标注为河北邢台,通过网络检索记者发现,河北省邢台市的平乡县是国内最大的自行车童车生产基地,其中童车产量占国际市场的30%,占国内市场的56% 。

  沿着巨大的“世界童车之都”广告墙的指引记者驱车来到了童车加工厂最为集中的河古庙镇。顺着路边的这块广告牌,记者找到了位于胡同深处的这家企业。穿过院子走进车间,记者看到几个工人正在组装产品。提到遛娃神器,工人找来了一个放在角落的样品,并介绍说这是给一家网店供的货。

  销售人员:从我们这儿拿的货。

  记者男:你们给他(网店)多少钱?

  销售人员:单包的贵,像68(元)就是六连装的,单包的要70多(元)。

  记者当即在手机上搜索了网络平台上的这家网店,同样的商品售价为168元,虽然看上去并不贵却也比出厂价整整加了100元。

  为了证实产品的确结实耐用,这位销售人员几次坐在样品车上面,甚至还站到了小车的座位上,向多数网店里发的视频一样让我们直观地看到产品的承受力。她解释说,现在的网红产品都是要经过一系列的策划后才能成为爆品,她们只负责按照订单生产,至于网店怎么卖、怎么售后她们作为生产企业是不用负责的。

  销售人员:全部都是接订单,现在没有卖库存的,全部都是订单完了以后交货,到期交货。

  在另一家占地面积较大的规模企业的展厅里,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企业除了为众多的网店接单生产以外,自己也在天猫拥有一个知名品牌的童车旗舰店。对于遛娃神器容易出现侧翻、焊接点断裂的现象,这位销售人员表示他们也都了解。

  销售人员:三个轮的相对来说不稳,最不稳的就是三个轮子的,因此主要的一个问题就是焊接,我们全部都是鱼鳞焊,如果是点焊的话就有可能(摔)。鱼鳞焊费工啊,这种就不会出现断,否则的话点焊时间长了,小孩一按一使劲,它(焊点)就掉下去了。

  调查中记者发现,这位销售人员提到的点焊就是在实验室检测中无法承受动态耐久测试而断裂的那些部位。在走访了多个生产企业之后记者了解到,目前市面上用于遛娃神器的钢材壁厚差别非常大,经过喷漆的工艺处理后,消费者是根本就分辨不出来的。

  从销售人员的介绍中记者进一步了解到,目前遛娃神器的大部分生产商都是之前已经具有童车加工能力的企业,和童车规范的质量技术标准比起来,新兴的遛娃神器产品生产门槛不高,加工程序简单,加上根本没有相关的标准要求,甚至连生产图纸都不需要,面对着大批量的订单,快速交货就能快速获得利润。

  销售人员:遛娃现在就是没有固定的标准,这两年刚出来,在行业内还没有一个很直白、很严谨的一个标准。大家都是照着去做,因为这个没有专门的生产(标准),而且也简单,全是我们技术人员就量量,比画比画。

  对于企业这种没有标准就可以任意而为的说法,法律专家认为这是企业故意规避责任的借口。在任意电商平台上只要输入遛娃神器四个字,所显示的品名后面还都列有一长串的辅助界定词,这些词就是为了便于购买者更准确的找到相关产品,而在这些辅助词中出现最多的就是儿童、便携手推车、童车、玩具等字样,这充分说明商家很清楚所提供的这一类商品可以归为童车和儿童玩具。

  北京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 肖江平:不要因为我们技术标准上没有遛娃神器四个字,就认为没有技术标准,遛娃神器,我理解除了取了一个不同的名字以外,没有创新,它仅仅是一个销售上的一个小技巧。设计和制造全方位都完全可以适用儿童推车和儿童玩具的质量技术规范。

  《产品质量监督试行办法》中规定,无论是生产者生产的产品还是销售者销售的产品,都必须达到产品质量技术标准,且必须达到保护人身安全和健康的要求。

  北京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 肖江平:由于儿童推车和玩具的技术标准是对这两种商品的特殊构造和功能的特殊规定,因此没有规定的内容适用通用技术标准,包括塑料部分、金属部分、结构部分等等,同时产品质量法也规定了,就是不得存在不合理危险,所以像这三个方面的要求整合起来,对遛娃神器此类商品,我认为没有技术标准上的盲区,甚至没有盲点。

  在对生产企业的调查采访中,记者还发现了一个更为严重的安全隐患,也进一步证实了风险监测实验中塑化剂严重超标背后的原因。

  在一家企业的组装车间里,一大箱五颜六色的车把套散发着一股呛鼻的气味,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记者女:这个臭,黑的特别臭。不是一种材质吗?

  销售人员:这个是属于回收材料做的。

  而另一位销售人员的一番话不仅进一步证实了这种回收材料的具体来源,还反映出这是当地企业的一种普遍做法。

  记者男:这是哪种塑料做的?

  销售人员:回炉的塑料,就是附近厂做的,小厂,村里边。

  记者女:那孩子的手在上边摸,多脏。

  销售人员:现在这一片,你们可能没转,村里边到处都是,做什么都有。

  对此,这位从业人员还解释说,他们其实是有能力生产出品质好的产品,无奈现在是订单经济,使用低价回收材料是为了满足订单客户的要求。

  销售人员:我们是完全根据客户市场需求,你说做好的,他说我不用,就给我弄烂的,给我便宜十块,我就要这样的。

  据了解,按照我国《玩具安全基本规范》的国家强制标准要求,玩具产品所使用的材料以及经试验后所暴露出来的化学物质,不应给人体的健康带来负面影响;同时也必须符合在相关领域产品或禁用危险物的法律规定。

  北京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 肖江平:不要因为网络商家所提供的委托订单,在成本上的控制,就明知是低于国家产品质量要求的,而用残次品、回收品、不符合质量要求的一些原材料,在生产加工过程中去偷工减料,去降低质量标准要求,这种行为显而易见要承担产品质量法上的责任,不因它有合同而免责。

  (央视记者 尹骊)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