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人物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再次道歉的扎克伯格:用户数据遭泄露 脸书运营面临尴尬境地

国际新闻来源:央视网 2018年04月16日 11:08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脸书被曝用户数据泄露 扎克伯格接受国会问询并致歉

  央视网消息:上周二,34岁的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首次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

  他一改平时灰色T恤衫和牛仔裤的装束,而是穿了一身深蓝色西装,还佩戴了与脸书logo同色的领带,面对数十名国会议员,接受了长达10小时的轮番盘问。

  在这场冗长的马拉松式的问答中,这位开创了互联网“看脸时代”的精英,也不得不用语言上的道歉来化解脸书创立以来的最大危机。

  4月10日,美国华盛顿国会大厦外,抗议团体摆放了100个“假扎克伯格”,这些真人大小的纸牌上,扎克伯格穿着印有“修复假书”字样的T恤。

  活动负责人 格林伯格:我身后是很多假的马克·扎克伯格,象征着在过去几年里,海量的假程序、账号带来海量的假新闻,正在威胁我们的民主政治。

  国会大厦内,真的扎克伯格却脱下T恤,换上了西装,走到44名议员面前,接受问询。《纽约时报》评论称,这身行头是一套“道歉服”。

  在回答问询前,扎克伯格先宣读了自己的证词,关键词就是“认错”。

  扎克伯格:我们未能以更广阔的视角认识自己的责任,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这是我的错误,我对此道歉。我创办了脸书,我运营着这家公司,也对发生的一切负责。

  今年3月,一起数据泄露丑闻的曝光让脸书成为众矢之的。

  从2014年起,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公司通过不当手段获取了约8700万名脸书用户的个人数据,用来研究或达到某种政治目的。

  丑闻曝光后,脸书股票大跌,成了舆论攻击的最大焦点,而公司高层没有第一时间作出回应,引发公众不满,甚至有人要求扎克伯格辞职。

  针对这一丑闻,美国国会要求扎克伯格出席听证会,作出解释。

  4月10日,一张听证会现场的照片在社交媒体引发热议,身材不高的扎克伯格的座椅上有一个厚厚的坐垫,对此《每日邮报》打趣问道:“马克,需要坐垫增高吗?”

  而面对议员的轮番拷问,扎克伯格虽然看上去很镇定,偶尔也露出标准化的微笑,但依然难掩紧张。

  他首先对“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丑闻”作了解释。

  扎克伯格:2015年我们听说剑桥分析从一个脸书应用开发商手里购买数据后,我们的确采取了措施。我们下架了这款应用软件,还要求开发商和剑桥分析删除并停止使用任何数据,他们回复我们照做了。回顾过去,当时选择相信他们显然是个错误,我们应该继续跟进。如果对他们进行审计,就不会有后面的错误了。

  然而,这一说法似乎并没有让议员满意。

  美国参议员 尼尔森:你觉得你们在道义上有责任将此事告知被泄露数据的8700万脸书用户吗?

  扎克伯格:议员先生,我们得知剑桥分析告诉我们已经删除并不再使用这些数据后,我们认为这件事就结束了。现在看来,这显然是个错误。

  扎克伯格表示,由于2015年剑桥分析公司不是脸书的广告商,也没有在脸书经营任何页面,所以当时他们没有采取进一步措施。

  “剑桥分析”事件是本次听证会的核心问题,但问询的焦点也延伸到长期受争议的隐私保护问题上。

  参议员 德宾:扎克伯格先生,你是否愿意和我们分享一下你昨晚住的酒店的名字?

  扎克伯格:……不愿意。

  参议员 德宾:如果这周内你曾给人发过信息,你愿意和我们分享你都给谁发信息了吗?

  扎克伯格:参议员,我可能不愿意在这里公开这些信息。

  参议员 德宾:我想这或许就是问题所在,你的隐私权,你的隐私权的边界,以“连接世界”的名义,你出卖了多少现代美国人的隐私?脸书收集了什么信息,它们被发送给了谁,有没有人提前告知我,征求我的同意,这是个大问题。想想你的用户,你对他们公平吗?

  扎克伯格:是的,参议员,我认为每个人都应当对自己的信息有支配权。

  此次听证会上,脸书关于个人数据使用的用户协议也遭到了诟病。

  参议员 肯尼迪:这是今天所有人想告诉你的,我说得温和一点,你的用户协议烂透了。用户协议的目的是,说白了就是给脸书收拾烂摊子用的,并没有起到告知用户权利的作用。

  随着脸书的不断发展,网站的隐私设置也像迷宫一样让用户难以掌握。

  近期,联邦贸易委员会表示正在调查脸书,以确定它是否违反2011年签署的保护隐私协议。该协议要求脸书需事先通知用户并获得明确许可后,才能在用户指定的隐私环境之外共享其个人数据。

  扎克伯格还透露自己的个人数据也遭到了泄露。

  国会议员 艾舒:你的数据也被卖给恶意第三方了吗?你的个人数据。

  扎克伯格:是的。

  国会议员 艾舒:好的。

  至于究竟是什么信息,被以何种方式被泄露,扎克伯格没有详细说明。不过,在这次听证会上,他倒是真的遭遇了一次“个人信息泄露”。

  4月10日,第一天听证会结束后,扎克伯格把事先准备的两页笔记落在了桌上,被一名摄影师拍了下来,并发到了推特上。

  笔记中专门有一栏列出了如何回应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对脸书商业模式的批评。

  事实上,数据泄露丑闻后,库克曾在接受采访时,就脸书的运营模式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 蒂姆·库克:事实是,如果你把我们用户货币化,如果你把用户当作商品,是可以赚许多钱的。

  库克声称苹果公司不会陷入脸书这样的困境,因为他们是消费者隐私的坚定维护者。

  而在扎克伯格看来,库克的这一言论极其油嘴滑舌,且不符合事实。

  在这份笔记上,有这样一行字:“有很多关于应用程序滥用苹果用户数据的故事,从未见到苹果告知用户。”

  而《华尔街日报》也暗示,对于脸书数据泄露事件,苹果公司也有责任,因为大部分人是用手机来登录脸书账户的。

  旧金山州立大学传播学研究教授 杜曼:要知道,他(扎克伯格)的平台像很多其它社交媒体一样,盈利的基础是把个人隐私信息做交易,这是他们主要的赚钱方式。

  “扎克伯格从未真正理解何为隐私,他认为人们最终会习惯与每个人分享自己的一切,他的商业模式也基于此。”——美国科技月刊《连线》杂志

  而在此次听证会上,脸书根据用户数据进行广告精准投放的商业模式也被多次提及。

  国会议员 艾舒:你愿意改变你的商业模式来保护个人隐私吗?

  扎克伯格:议员女士,我们已经做了改进,并将继续改进以降低数据量。

  国会议员 艾舒:你愿意改变你的商业模式来保护个人隐私吗?

  扎克伯格:议员女士,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今年1月,著名投资人乔治·索罗斯公开表示,谷歌和脸书是垄断者,让人容易上瘾,威胁人们独立思考的能力,呼吁加强监管。

  听证会现场,也有参议员直接提到这个问题。

  参议员 格雷厄姆:谁是你们最大的竞争对手?

  扎克伯格:参议员,我们有很多竞争对手。

  参议员 格雷厄姆:谁是最大的?

  扎克伯格:我认为分类的话,我不会说某个,而是会列出一些。我主要关注三类(公司),其一是其它科技公司平台,谷歌、苹果、亚马逊、微软,我们与他们(的业务)存在不同形式的重叠。

  参议员 格雷厄姆:他们今天也提供跟你一样的服务吗?

  扎克伯格:以不同方式。

  参议员 格雷厄姆:如果我买了一辆福特汽车,它性能不好我不喜欢的话,我可以买一辆雪弗兰。如果我不想用脸书了,还有什么相似的产品我可以去注册使用?

  扎克伯格:我说的第二类就是。

  参议员 格雷厄姆:我不是说分类,我说的是你所面对的真正的竞争。因为汽车公司间有很多竞争,如果他们把质量差的车卖到世界各地,人们就会停止购买这种汽车,而选择其它品牌。在隐私保护方面,除了脸书,我们还有其它选择吗?

  扎克伯格:好的,议员先生。平均每个美国人使用8种不同的应用软件来与朋友聊天,保持联系。人们也用短信、电子邮件社交。

  参议员 格雷厄姆:我说的是提供。与你们相近业务的竞争对手,比如推特也像你们这么做吗?

  扎克伯格:它在某些方面和我们的功能有点重合。

  参议员 格雷厄姆:你不觉得你们是垄断吗?

  扎克伯格:议员先生,我个人确实不这么认为。

  两天听证会,扎克伯格承认,社交媒体企业需要受政府监管,只是,如何监管、监管什么等关键问题却悬而未决。

  “问了约600个问题后,扎克伯格和国会并没有就脸书的主要问题给出答案。”——美国全国广播公司

  扎克伯格多次为侵犯用户隐私道歉 脸书运营面临尴尬困境

  虽然一直以来,扎克伯格在公共场合的演讲并不以个人魅力著称,但在这次听证会上,面对五花八门的提问和各路媒体的层层包围,他的表现有点不太自然,甚至出现多个尴尬时刻,这种尴尬似乎也代表了脸书目前面临的困境。

  扎克伯格:我们在公司运营方面犯了许多错,我认为,如果你在宿舍里创立一家公司,然后把它发展到现在这样的规模而不犯一些错误,几乎不可能。

  1984年,扎克伯格出生在纽约市郊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早在上中学时,扎克伯格就自学编程,在自己家建立了一个内部聊天系统。

  美国记者 瓦格斯:他当时发明了一个叫“扎克网”的东西,是供家人之间在电脑上实时聊天的网络。他就是这样一个孩子。

  2002年,扎克伯格进入哈佛大学读书,他利用黑客技术潜入学校电脑,收集了所有学生的照片,创办了一个叫facemash的网站。这是一个在哈佛社区选美的网站,网站上有哈佛所有学生的名单,人们按照“热辣程度”选出谁最有吸引力。

  美国《快速公司》杂志 高级编辑 格尔特:Facemash不正当的方式令很多人感到不舒服。很明显,人们感觉被曝光、被嘲弄了。

  压力之下,扎克伯格被迫关闭了网站,但仍被哈佛校管委会指控破坏安全、侵犯版权和个人隐私,这可能是他第一次遭遇隐私问题。

  2004年,他和室友在宿舍里开发了全新的社交平台“脸书”,网站最初的定位是供哈佛校友联系和沟通的平台。

  然而,他们没想到,脸书一经推出,立刻横扫哈佛校园,两个月后,影响力已经遍及所有常春藤院校和其它一些学校,注册人数很快突破了100万。

  2010年,扎克伯格当选《时代》周刊年度人物,并获得这样的评价:

  “他完成了一项此前人类从未尝试过的任务,那就是将全球5亿多人联系在一起,并建立起社交关系。”

  这一年,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扎克伯格表达了自己对隐私保护的看法。

  “人们对隐私的看法正在改变,人们想要的不是完全的隐私保护,他们不是想要保密,而是想对他们想或不想分享的信息,能够加以支配。”

  2012年5月,脸书正式上市,扎克伯格也成为当年人人皆知的创富神话。

  他再次针对“隐私”问题表示,使用户能支配他们自己分享的信息,是脸书的一项基本原则。脸书将继续努力保护用户的信息安全。

  然而,虽然扎克伯格一次次表示脸书重视用户隐私保护,但也在一次次因“违规”而道歉。

  2006年,脸书推出了“动态推送”功能。用户突然发现自己搜索的各种信息都被显示在个人页面,没有任何设置可以关闭这一功能。

  扎克伯格在脸书官方主页道歉说:

  “在解释新功能这件事上,我们做得很糟。而在让用户如何控制这些新功能的问题上,我们做得更糟。”

  2007年,脸书推出个性化广告系统,这一功能让用户的购物历史记录处于公开状态。此外,脸书还使用了第三方数据,如用户在第三方应用购买过什么产品,相关广告就会出现在用户的脸书页面上。

  扎克伯格:如今,即使现有的最先进的广告系统,他们只能估计客户的性别是什么,或者年龄多大,或者他们可能对什么感兴趣。但是在脸书上,我们能精确知道用户的性别、年龄和他们感兴趣的点。

  当时,约5万名用户在网上发起了一场请愿活动,呼吁脸书停止侵犯用户隐私。

  扎克伯格再次道歉说:“在收到用户反馈后,我们没有很快作出反应。”

  2008年,扎克伯格在脸书官方主页发表的4篇博文,全都是就隐私保护问题在向用户解释或道歉。

  2009年,脸书推出了新的隐私保护工具。然而不少人反映新功能的使用晦涩难懂,甚至导致更多个人信息处于公开状态。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开始对脸书展开调查。

  2010年,《华尔街日报》披露说,脸书网站漏洞可能让用户的真实姓名等私人信息被窃取。

  扎克伯格又双叒叕道歉了,但更像是一场媒体公关秀。

  主持人:你觉得你在侵犯人们的隐私吗?

  扎克伯格:我希望自己当时没犯那些错,但我无法回到过去,改变什么。我只能在未来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

  在这之后,脸书一直没有摆脱用户数据保护的问题,直到2018年,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丑闻被曝光。

  《经济学家》杂志以“大失败”为封面标题,并评论称:“脸书似乎认为自己只需微调方式方法。而实际上,它的整个商业模式都已经面临危险。”

  2017年,扎克伯格曾在自己的个人主页发表长文,描绘了自己对脸书的愿景,那就是:利用脸书建造一个互相帮助、安全、包容的全球社区。

  这一美好的未来固然让人憧憬,但扎克伯格陷入“道歉、改革、再重复”的漩涡,也值得我们深思。

  正如《金融时报》指出的那样:

  “科技公司不是在做慈善,他们的商业模式是把收集到的私人数据变现。政府则必须要提醒个人,防止自己所拥有的数据被商业公司滥用。”

实时热点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