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冬奥“判罚风波”:体育归体育,无需扯上阴谋论

来源:央视网

发布时间:2018-02-24 作者:仲鸣

核心提示:这次平昌东奥会短道速滑判罚,究竟是否有争议?风波背后,又是否有什么深层内幕?前者的答案也许为“是”,后者的答案则多半是“否”。

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赛场上的“判罚风波”,在国内舆论场引发的争议经久未息。

从韩天宇、武大靖、范可新到女子接力队,中国短道速滑队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判罚,激起一片“误判”的质疑。特别是在女子3000米接力赛中中国队第二个撞线成绩却遭取消后,质疑音量达到了顶点。“裁判误判——针对中国——韩国操纵”,一时间,很多网友的认知域被阴谋论的“魔弹”击中,循此路径断言“其中必有猫腻”。

2月20日晚,在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中,中国队以第二名冲过终点,但最终被判罚犯规,无缘奖牌。

在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中,中国队以第二名冲过终点,但被判犯规,无缘奖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个小众的冰雪运动项目,却因一番争议判罚,被带入了大众的视线。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对很多非体育爱好者来说,他们未必能看懂场内的规则与是非,但这无碍于他们谈论场外的“内情”与“黑幕”。

在臆测先行之下,他们为所谓的“误判”加载了“有人在下一盘大棋”的想象。而臆断的自我强化,加上很多自媒体的煽风点火,也让他们化激愤为仇视,化仇视为嘲讽,嘲讽韩国方面作为东道主下黑手,嘲讽韩国短道速滑女队“绝代双骄”沈锡希和崔敏静之间的“内讧”……

那这次平昌东奥会短道速滑判罚,究竟是否有争议?风波背后,又是否有什么深层内幕?前者的答案也许为“是”,后者的答案则多半是“否”。

此次涉事裁判判罚尺度的一致性,确实备受诟病。就目前的情况还原和多方信源看,在女子3000米接力赛中,韩国队也有犯规的活证据,但却未按照判罚中国队、加拿大队那样的尺度,给出“一碗水端平”的处理。这难逃“双标”之嫌。所以赛后中国队当即还就判罚一致性的问题向国际滑联提出了申诉。

就像很多国际赛事和比赛项目,包括以往多届冬奥会那样,公平总是相对的,不公平的存在则是绝对的。像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的金东圣犯规疑云,2014年索契冬奥会俄美冰球大战争议判罚,都曾成为“经典案例”。

尽管说,公平公正是体育比赛的灵魂,自奥林匹克运动发源以来,公平竞赛也是国际体育界在追求的目标,并为此制定出了相对公平的规则,但这些制度规则无法消除人为因素层面的自由裁量,无法隔绝一般意义上的自由心证——有时候,裁判的人为裁量空间,也的确掌握了关键时刻的生杀大权。

拿世界上水平最高的篮球赛事NBA来说,虽说每场比赛转播机位有34个左右,还耗巨资建了回放中心,并践行了“七角度镜头理念”,可“冤假错案”仍时有发生。而因为竞赛激烈,很多动作不在可控范围内,短道速滑本也比其他很多项目,有更多的变数和未知。

鉴于此,在遭遇不公后,也理应不卑不亢地在现有的规则框架内,该维权则维权。据理力争,不是输不起心态,而是应有的权利争取。

争取权利归争取权利,但如果把裁判判罚不一致归结为“韩国有意针对中国”,那又未免有失偏颇。

首先,很难说裁判的争议判罚是有针对某个国家的倾向性的;其次,体育归体育,体育领域的不公,也不必上升为政治层面的“使绊子”或利益争斗。

正如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曾当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的杨扬所说的,“场上有8名裁判,来自不同的国家,从我在国际组织工作多年的理解,裁判很难去偏袒哪支队伍,因为很难同时做好全部裁判的工作。”

在她看来,这次裁判判罚没有什么倾向性,且现在摄像回放等辅助条件越来越好,让很多场上细节看得比以前更清楚,“我觉得裁判还是相对公平的,但我们应去研究判罚特点,尽快适应。”

所以,在部分所谓争议判罚出来后,中国队主教练李琰虽然也与裁判争辩,但其实也没把责任都推给裁判,而是至始至终都强调“问题主要还是出现在我们自己身上,先做好自己”。

之于公众,中国军团在多个夺金点上因被判罚失利,着实遗憾。但把本属于体育场域痼疾的“判罚不一致”问题偷换成泛政治化表述,把极可能是非故意的判罚“时松时紧”问题说成“别有用心”,显然是不理性的,更没有确凿依据,只是证实性偏见被零碎信息强化而已;而凭着“内讧”等事由疯狂挖苦韩国,也有违体育精神。

版权均属央视网所有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央视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央视网出品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