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代表】贺星龙:他的行医路,足以绕地球10圈

最美人物 来源:央视网 2017-10-26 第522期 A-A+

贺星龙在村头给村民看病 来源:中国日报网

央视网消息:行程40多万公里,骑坏7辆摩托车,用烂12个行医包……在足以绕地球10圈的行医路上,贺星龙,一位普通的“80”后,一位普通的乡村医生,却用他的实际行动生动诠释了大爱无疆的奉献精神。行医17年来,不管是大雨泥泞、暴雪封山,还是寒风凛冽、酷日当空,贺星龙总是在准备着出诊,或是行走在出诊的路上。 

一颗赤诚之心

贺星龙生长在黄河岸边的一个贫瘠的小山村——乐堂村,这里山大沟深,环境恶劣,土地贫瘠,十年九旱,生活在山窝里的乡亲们,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祖祖辈辈靠种地为生,遇到大旱之年,贫瘠的土地更是颗粒无收。尽管如此,人们依然顽强地与大自然抗争着,在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默默劳作,许多人因此积劳成疾,然而,那时候,村里没有医生,距离乡镇卫生院和县城医院路途遥远,出行不便,老百姓经常是“小病拖成大病,大病夺去性命。”

1996年,贺星龙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太原市卫校,可6800元的学费,让他望而却步,最后选择了只要3000元学费的运城民办卫校,可就这3000元对贺星龙家也是一个天文数字。这时,村民们你家30元,他家20元,全村人凑齐了3025元。贺星龙握着这一沓由零钱凑成的学费,流下了感激的泪水。他发誓一定要在卫校好好学习,回来好给村里人看病,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承诺——“学成后,我一定要坚守这片热土,回报桑梓”。

三年的卫校生活,三年的刻苦学习,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当时,学校领导希望他留校工作,同学们也劝他抓住省城几所大医院招聘医生的机会赶紧报名参加,面对这些能走出大山,在外面大显身手的机遇,他曾经有过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的时候,但就是为了当年的承诺,最后,贺星龙婉言谢绝了校领导的挽留,毅然决然地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乡,回到了乡亲们身边,开始了艰难而又曲折的行医生涯。

贺星龙骑着摩托车出诊。

贺星龙骑着摩托车出诊。

一颗为民之心

2000年春,诊所办起来了,贺星龙印了4000张宣传页,发到周围的村里,郑重承诺:病人就是亲人,电话就是病情,病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宁肯多跑十趟诊清病,不可少去一趟延病情,并把“24小时上门服务”的承诺放到了手机彩铃上。

随着医治范围的扩大,病人的不断增加,靠步行一天下来看不了几个病人,贺星龙的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进城花40元钱为星龙买了辆旧自行车。可这每天最多也就能跑三个村,晴天还好说,遇到雨天,泥泞的山路使自行车推不前,扛不动,于是,星龙跟父亲商量,到信用社贷了4000元买回第一辆摩托车。骑上摩托车,如虎添翼,他没日没夜地奔驰在黄河岸畔的山庄院落,沟梁岭峁,尽情地释放自我。

2013年腊月十二日,天下着大雪,索堤村贺润平孙子发烧引起抽风。贺星龙接到电话,顾不上搭防滑链,就骑上摩托去医诊。当摩托向一面陡坡急驰时,雪厚路滑,摩托车身一扭像脱缰的野马般倒冲下来,连人带车摔进了路边的排水沟里。当时他只感到脚有点痛,不碍事,就又急急地去给孩子看病了。第二天,上乐堂村张立俊老人的哮喘病又犯了。为了赶时间,贺星龙挑着担子抄了山间近道,不料脚一滑,从100多米高的山坡滚落沟底。当一身雪水、冻得直哆嗦的他推开张立俊的屋门时,老人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一连几次的摔倒,星龙的脚伤越来越重,疼痛难忍的贺星龙到县医院检查,才发现右脚内踝关节骨折。买了点石膏粉,他给自己打上石膏,在家躺了半个月,就又一瘸一拐出诊去了。

最多时一天要出诊30次!长年劳累和生活不规律,让他落下了一身病,摔伤擦伤更是家常便饭。有一次摔得差点儿没命,扶着浑身是血的贺星龙,一位大婶心疼得直掉泪:“你这个娃,究竟有多急的病人呀,连自己命都不要啦?”

徐家垛村85岁的贺德明,是一位曾经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退伍军人,早些年,老人的老伴和两个儿子先后过世,老人的生活十分困难,还患有严重的前列腺增生症,要靠插排尿管排尿,不定期发病,只要老人一个电话,无论是白天黑夜,贺星龙都会及时赶到,为老人更换导尿管。

距乐堂村5华里的上村,五保户残疾人冯对生,无儿无女,自幼下肢残疾,由于无人照料,脚踝骨常年溃烂,平时很少有人踏进老人的家门。贺星龙主动承担起了照顾老人的任务,送医换药,照顾生活,十几年从未间断。

贺星龙出诊经常遇到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生病的痛苦情景,于是,就萌生了关照他们的想法。他跑到乡镇医院协商,一个人义务承担起全乡1028名儿童的防疫、200多名儿童营养包的发放和留守老人的医护工作。

用热情的态度服务这片热土,用瘦弱的身躯筑起平凡生命的保障线。贺星龙以医者仁心的道德力量播洒感人至深的人间大爱,以赤诚行医诠释一名80后医生的职业美德,赢得了人民群众口碑里“最美医生”的称号。

贺星龙给老大娘打针。

贺星龙给老大娘打针。

一颗无悔之心

自己吃了无数的苦,给了乡亲最多的甜。这是80后乡村医生贺星龙的人生答卷。17年来,医诊患者4600多人,出诊次数达165000人次,免收出诊费35万余元,为五保户患者免费贴药达4万多。回首当年从城市到乡村的“逆行”,贺星龙说不后悔:“钱是没挣下,但咱活下了4000多乡亲,值!”

这些年来,经贺星龙治疗过的470多位留守老人中,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13户五保户,这些人无依无靠,无经济来源。贺星龙就主动承担起这13户五保户的医疗费用,过年还给他们送米送面,大年初一又叫到家里吃顿团圆饭,每人给买件新衣服,而贺星龙却连续6年没给自己买过一件新衣服,过年时就穿件开摩托车店同学送的工服。

2008年,贺星龙瞒着妻子借钱在黄河边上买了两孔窑洞,想作第二诊所。妻子知道后火冒三丈:现在年轻人都到城里买房子,哪有回村买窑洞的呀?此时的贺星龙哪里还能听进去亲人的劝阻,他一心只想着乡亲们,想着那些离不开他的病人。

2009年,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妻子费了好大劲在城里谈妥了一间门面房,准备“逼”星龙进城开诊所,同时方便照顾孩子。可贺星龙知道后坚决不同意,夫妻俩为此吵翻了天。后来,不知是谁把这件事传开了,乡亲们着急了,贺星龙一天就接到十几个挽留电话。索提村71岁的郝芳花甚至走了3公里的山路来找他。老人哭着抓住贺星龙的手说:“娃呀,你可不能走啊,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谁来管咱呢?”站在一旁的妻子也抹起了眼泪。她又何尝不理解丈夫呢?村里老人多,离了谁都行,可真离不了星龙这个医生。

2013年,贺星龙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多年不见的同学,有开诊所的,也有在大医院上班的,生活体面。而他就像个“外星人”,衣着简单,面容沧桑。有的同学数落他死心眼:“当年让你到城里发展,你非要回山窝窝当医生,自己受苦不说,你对得起老婆孩子吗?”贺星龙百感交集,无言以对,躲进卫生间泪如泉涌……。

贺星龙在村里为老百姓看病,由于每天都有病人,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去看在城里读书的孩子。就连两个孩子每年过生日,贺星龙都没有时间陪他们过。时间久了,贺星龙甚至记不清孩子的准确年龄。他说:“有时候,孩子问我,爸爸,我们同学家都住的是楼房,咱家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房子呀!我们怎么就住不上?”这时候,贺星龙心里满满地都是对妻子和孩子的愧疚。

但愧疚归愧疚,一骑上摩托车,贺星龙会把所有的烦恼都放下,这时候他的心中只有病人。因为这是他的责任,一个乡村医生和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

贺星龙用实际行动回报了乡亲们的资助和厚爱,用真情服务着一方百姓。免收出诊费、注射费,药费能免则免,村里修路种树、谁家的牲口有了毛病、谁家的电视电脑要修,村里的事样样都离不开他。因为他给外出务工的同乡承诺了要尽心照顾留守老人和儿童,他没有辜负这份信任和托付。

贺星龙说:“让外出打工的人放心,让留在村里的人称心,自己才能安心。”(来源: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