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这些贪官很“个色”:一天不“贪”就失眠 花1500万玩网游

新闻+来源:央视网 2017年09月27日 12:08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央视网消息: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兴趣爱好。

  对于领导干部来说,健康的兴趣爱好,涵养身心,充实人生,乃人之常情,本无可厚非。但有些领导干部把爱好作为敛财的幌子,让行贿者有机可乘,最终葬送了自己的美好前程。

  赖昌星有句口头禅:“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但往往就是因为这些“爱好”,让领导干部“栽”了跟头。

  爱“钱”: 一天不进“外快”就失眠 贪千万巨款只为欣赏

  近年来,官员贪钱的消息屡见不鲜,贪钱的方式和原因也各异。有些贪官是穷苦出身,穷怕了,就喜欢贪。但也有些贪官自己并不缺钱,贪钱的原因只是对钱本身着了“魔”。

  创下“全国内湖渔港渔政贪污第一大案”的苏州吴县市渔政管理站阳澄湖分站原站长李永元,平日里最大的乐趣就是没事翻存折,看着阿拉伯数字不断递增心情愉悦。 

  据报道,李永元因贪腐后变得家底不薄,但他平时生活却十分俭朴,早晨一碗泡饭和酱菜,一年四季常穿制服,从不乱花滥用。亲戚问他借几万元买房子,晚一点还,他就三天两头追着屁股讨。单位里值班打几圈牌,如果输了几块钱,他的脸能阴上整整一天。

  贪污的300万元,他一分钱都没花,不是他不会花,而是他不舍得花。 

  同样爱财的还有这位,辽宁省清原县原副县长李树森,他曾对下属炫耀道:“你知道什么滋味最过瘾?我告诉你,在家数钱的滋味最过瘾!”

  这或许道出了许多爱“钱”官员的心声。

1

  李友灿(资料图)

  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原副厅长李友灿,疯狂聚敛4723万元巨款。对他来说,最大的“享受”就是每次到藏钱的房子把那些现金一摞摞铺在地上,数上一遍,然后“静静地欣赏”。

  云南省易门县建设局原某科长,每晚临睡前,总要把一天的非法收入,仔细数上几遍才能入睡。如果哪一天没有“外快”,他就迟迟不能入睡,吃安眠药也没用。他数钱已数出失眠症,赃款已成为他的安眠药、催眠剂。

  爱“收藏”:囤茶市值六七百万 家里能开博物馆

  虽说有一些贪官爱“钱”如命,但也有贪官对钱财不怎么“感冒”,爱好一些“高雅”的玩意。

  广东省公安厅治安局原政委邹文强爱好品茶,受贿的钱都用于投资买茶叶了。他自己估算,案发时候囤积的茶叶市值达到了六七百万元。

  杭州原副市长许迈永,办案人员在其家中发现大量金玉字画,包括多种玉器、鸡血石和齐白石等名家字画,堪称一个小型文化博物馆。

  江西峡江县原县委书记宋铜爱收藏紫砂壶。在他所收受的贿赂中,购壶款就达1200余万元,纪检部门查获的紫砂壶有两三百把。

  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表哥”杨达才喜欢用贪污的钱买昂贵手表,当众亮出来。据报道,杨达才的昂贵手表有83块之多。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爱玉成痴”,据中纪委调查显示,他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80%,总价值达1200余万元。

  有些贪官是因喜爱而收藏,但也有些贪官收藏却是为了变现。

1

  邵毅(资料图)

  浙江省杭州市运河综合保护开发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邵毅以“喜欢收藏”闻名,从最初的字画到后来的瓷器、玉器、古董都有涉猎。

  2007年,邵毅以80万元的价格卖给陈某一个黑釉观音瓶。然而,这个黑釉观音瓶正是几年前由陈某花4000元买下送给邵毅的。

  据邵毅交代,陈某这样做是因为有事请托于自己,但直接送钱,自己不会接受,于是以这种所谓的交易方式进行。

  随后的一年里,邵毅又以相同的方式,通过陈某出售人寿山石印章一对和玉马头一个(均为陈某之前所送),分别收受陈某52万元和60万元。三次交易,邵毅共收入192万元。

  经浙江省文物鉴定委员会、省价格鉴定中心鉴定,黑釉观音瓶为仿制品,市场价为人民币500元;人寿山石印章为赝品,市场价为人民币2000元。

  倪发科曾说:“玉石无价,无法认定。懂的人知道你有这爱好,不懂的人也不知道什么价钱”。

  的确,这些“高雅”的艺术品不像现金那么“烫手”,体积小,易携带,且真伪难分辨。即便有一日东窗事发,价格的模糊也可以成为很好的搪塞理由。这或许就是许多贪官爱收藏它们的一个重要原因。

  爱赌博:闭门苦练“秘籍” 逃亡路上用赌博填补空虚

  近年来,沉迷赌博的官员也不在少数。他们由爱好变为痴迷,由牌桌发展到赌桌,利益得失和赌徒心理促使他们走上贪腐之路。

  乐平市交通运输局原副局长陈志波一有空就约人赌两把,到了不分场合、不论时间、不看对象的地步,就连下乡检查,中午临吃饭前也要抓紧时间“搞一搞”。

  但陈志波基本上是十赌九输,为此,还特意闭门苦练了一番,妄图以此扳回老本。然而,事与愿违,他不光工资、积蓄全输光,外面还债台高筑,打下了几万元的欠条。输红了眼的陈志波动起了以权谋私的邪念。

  悔悟时他哀叹道:“没钱时小玩,有钱时大玩,用权捞钱后疯玩,最后醒悟时就玩完!”

  浙江省玉环县供电局人力资源部原主任沈刚嗜赌如命,几乎利用全部的休息日去澳门赌博,办了几十张透支卡,一次次从朋友和亲属那里借钱,还在赌场借了高利贷。赌债越欠越多,他没有停止,反而一次次套取公款想要去翻本。

  案发后,他偷渡至澳门。潜逃期间,他仍不停向妹妹、原来的女友以及几个亲近的朋友借钱赌博。“除了赌博之外,我成天无所事事,总是东想西想,生活空虚得很。”

  2014年3月19日,沈刚在澳门临检过程中被查非法越境,在被审查期间主动拨打台州110电话投案,后被押解归案。

  广东江门台山市原体育局局长李健扬在1999年至2001年间,到港澳特别行政区赌博达100多次,累计进出赌场200多次。2001年5月间,李健扬先后到澳门15次,一个月的时间内他竟在澳门呆了24天。李健先后挪用公款到港澳地区和在本地进行赌博或偿还赌债,合计人民币747.55万元、港币11.77万元。

1

  杨来富(资料图)

  安徽泾县原政协主席杨来富与妻子在家开赌场3年,抽头达12万余元,企业老板与当地干部等20多人参与其中。

  重庆市委宣传原部长张宗海的大手笔令澳门赌场的马仔都感到吃惊,他在葡京赌场贵宾厅一掷千金,共动用2亿多元公款,输掉1亿多元。

  湖北省仙桃市经济电视台台长郭刚林,先后多次诈骗朋友的钱到澳门去赌博,又向赌场上专门放高利贷的“大耳窿”借下5万元,血本无归后,被“大耳窿”的打手打得死去活来,脸上被刻下“欠”、“还”、“钱”3个大字,一颗上牙也被生生地钳了下来。

  另类爱好:5000万画两只鸟 私藏枪支酿大祸

  除了大众所熟知的爱好以外,一些官员的“另类”爱好也在不断刷新着我们的认知底限。

  江苏省南通市纪委官方网站曾披露,江苏海门市气象局原局长余震东爱“洗澡”,从普通浴室“洗”到高档浴室。随着服务项目的不断增加,消费也越来越多,心里防线慢慢崩溃,道德观、伦理观抛到九霄云外,最终把自己“洗”下马。

  广西河池市原副市长黄德意擅自做主动用国家防治地质灾害资金5350万元,在出入县城的山壁上雕刻“凤凰壁画”,花费相当于县财政年收入的一半还多,但壁画项目实际造价仅200多万元。

  江苏常州武进区城管局户外广告管理科原科长丁鑫沉迷于网络游戏。为玩网游,他疯狂敛财。3年的时间里,他在一家知名网络游戏公司的消费竟高达1500万元。办案人员说:“这还只是丁鑫与网游公司的官方交易记录显示的消费额度,私下里他与其他玩家交易的数额尚无法统计。”最终,丁鑫因犯贪污罪、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

1

  赵黎平(视频截图)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赵黎平持枪将被害人李某某杀害。公安机关勘查杀人相关现场时查获了他藏匿的转轮手枪、六四式手枪及49发子弹,还在他办公室内查获其非法存放的91枚雷管。

  2017年5月26日上午,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对赵黎平执行了死刑。

  健康的爱好催人奋进,低俗的爱好使人萎靡,而沾满欲望的爱好让人沉沦。

  正确选择个人爱好对领导干部来说尤为重要,把握好“爱”的度,切莫因爱成瘾。置党纪于不顾,沉迷于上瘾的“爱好”,是在玩一场危险游戏。爱好本无错,脱缰则生祸。自律自警、防微杜渐,不被爱好左右,不让别有用心者有机可乘,才是追求爱好的正确之途。(文/任佳)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