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历史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台上喊反腐台下忙贪腐 这些贪官个个都是戏精!

中国新闻来源:央视网 2017年09月12日 10:2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央视网消息: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的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高育良,看上去为人师表实际上玩弄权术,包养情妇,坏到骨子里了。有段子说,“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他可能是唐僧;带翅膀的也不一定是天使,他可能是鸟人。”现实生活中存在的贪官大部分都是“双面人”,善于、惯于“表演”:在台上、会上,一脸严肃,正襟危坐,大讲特讲反腐败的重要意义,而在台下、会后,却又是另一副嘴脸,大行腐败之事,可谓是“台上喊反腐,台下数钞票”。中纪委近年来公布的反腐“清单”上揭露的贪腐高官,无一不是如此。

  公众面前扮穷酸 家中现金堆成山

  说起“戏精”不得不提“亿元司长”魏鹏远,据媒体分析《人民的名义》中的赵德汉的原型,很可能就是魏鹏远。

  2014年4月2日,在最高检的直接指挥下,专案组来到国家能源局,对魏鹏远实施了控制。在魏鹏远奥迪车的后备箱里,侦查员发现里面装有2万欧元和30万人民币。这些现金只是魏鹏远随手放在车里的,专案组在前期侦查中发现,魏鹏远在北京富力城有一套房产,但始终没有住人。

 

“亿元司长”魏鹏远

  2014年4月17日凌晨,专案组对这间房屋进行了清查,打开房门,屋内除了一张床之外,没有其他摆设。掀开床垫,侦查员发现床下面堆满了封着胶带的纸箱,打开纸箱,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里面装满了一捆捆还贴着银行封条的现金,每拆开一个纸箱,就有一箱现金暴露在眼前。与此同时,办案人员在房间的壁柜和储物间里找到了多个拉杆箱和手提袋,里面装的也全都是现金,其中除了人民币外,还有大量欧元、美元、港币和英镑,无法估量现场到底有多少钱。

5台点钞机连续清点 1台被烧坏

5台点钞机连续清点 1台被烧坏

  天亮后,专案组协调中国银行保定分行的十多名工作人员、五台点钞机分两批次赶赴现场参与清点,起获的现金折合人民币2亿多。 由于长时间不间断工作,其中一台点钞机,被当场烧坏。

  据媒体报道,魏鹏远有一辆奥迪车,但他从来都不停放在单位,而是把自行车折叠在奥迪车里。把奥迪车停好后,再骑自行车上班。

  与魏鹏远类似的落马官员还有广西贺州市政协原副主席毛绍烈。毛绍烈很善于“装穷”。在领导、同事和朋友、亲属面前,毛绍烈从不“露富”。他不抽烟不喝酒,平时衣着非常朴素,所穿的衣服大多是旧的。

毛绍烈在法庭上

毛绍烈在法庭上

  据办案人员介绍,毛绍烈往往把别人赠送或新买的西装放在衣柜里,挑陈旧便宜的衣服外出。

  一名在同一栋大楼上班的领导干部说,夏天常见毛绍烈穿一双塑料凉鞋,很难看出领导“范儿”,“他的皮带太旧了,表面都裂成四五节”。

  实际上,他一边身穿朴素旧衣,一边受贿敛财千万;一边重抓廉政建设,一边借干部升迁大收红包。一路受贿、一路伪装、一路提拔,系列违法乱纪行为持续长达16年之久。

  像魏鹏远、毛绍烈这样的“两面人”贪官不在少数,他们用种种伪装打造自己廉洁勤政的形象,背地里却利用权力谋私利,收受巨额贿赂,甚至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

  人前讲廉政 人后搞受贿

  演技高超的“双面人”,由于有伪装的迷惑,既能骗得清廉名声,又能大肆捞取好处,名利财色兼收,其劣迹往往不容易暴露,常常能“边腐边升”,为祸日久,给党、国家和人民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

  2015年1月22日上午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涉嫌受贿、滥用职权一案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落马前的廖少华,在许多人眼中属于“低调”“务实”的干部。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很多基层干部对廖少华的落马感到“吃惊”“突然”,在黔东南州一位基层干部眼中,廖少华很“敬业”、很“勤政”、能“干事”。

廖少华在庭审现场悔过

廖少华在庭审现场悔过

  据媒体报道,在任职地方党政一把手时,廖少华一直在塑造“高调反腐”的形象。担任黔东南州委书记时的廖少华曾与各县市和州直各部门签订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责任书,并多次对反腐倡廉重大问题作出批示。履职遵义市委书记后,廖少华也多次参与和主持重要反腐会议。

  廖少华在庭审陈述时说,自己是“温水煮青蛙”被朋友拉下水的。从收自己最好的朋友陈春章的钱开始,打开了贪欲的大门。

  在庭审中,公诉机关指控,2004年春节至2012年初,廖少华利用其担任中共六盘水市委副书记、市长,中共黔东南州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接受盘县红果大酒店有限公司、六盘水市新华大酒店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春章的请托,为六盘水市盘县红果大酒店有限公司获取政府贴息扶持资金和技改资金、申请取得六盘水市相关信用社贷款提供帮助;为六盘水市新华大酒店有限公司取得凯里市裕豪酒店及配套房地产项目用地提供帮助;为陈春章承揽榕江县体育馆等政府投资工程项目等事宜提供帮助。2004年春节至2011年8月,廖少华先后10次在其六盘水市宿舍、黔东南州凯里市宿舍等地收受陈春章给予的人民币共计394万元。

  廖少华陈述说,刚开始还惶惶不安,后来就心安理得,觉得自己收的是好朋友的钱不会有问题。

  廖少华在社交圈喜欢听奉承话,喜欢交各种各样的朋友。特别是喜欢结交“讲哥们儿义气”有“铜臭味儿”的老板朋友。为了自己的“朋友”们,廖少华可谓“两肋插刀”。如2008年初至2012年6月,廖少华接受贵州丰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浙江丰球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的请托,为其公司提供多种帮助,先后12次接受何某给予的人民币共计550万元。

  廖少华在法庭陈述时表示,自己作为党政主要领导,是当地党风廉政建设的主要负责人。在党风廉政建设中,只要求别人不要求自己,失去了对党纪国法的敬畏,使自己成为人前讲党风抓廉政,人后搞交易收贿赂的“两面人”。

  据媒体报道,2015年4月9日,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受贿、滥用职权案,认定被告人廖少华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30万元;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6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30万元。

  台前办大案 幕后大敛财

  “双面贪官”向人们呈现了一种错乱的人生。他们看上去务实肯干、业绩不菲、声名颇佳,但实质上利欲熏心、腐化堕落,在欲望的迷途上越滑越远,直至毁灭。

  魏健,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2014年5月4日,他像往常一样来上班。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会在办公室被带走调查。而他也成为了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央纪委机关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领导干部。

  魏健在中央纪委机关多个岗位担任过领导职务,参与查办过薄熙来案、戴春宁案等多起大案要案。

  在同事眼中魏健工作勤恳努力,形象正面,对于魏健被查的事实,很多和魏健一起工作过的同事都用“大跌眼镜”这样的一个词来形容。

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

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

  在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反腐电视专题片中,魏健对采访他的记者说,“自己那时候已经麻木了,没想过有危险的,再一个也是觉得,中纪委这地方,谁查中纪委啊? ”

  “谁查中纪委啊?”就是这样一个侥幸的心理断送了魏健的大好前途,让他身陷囹圄,沦为阶下囚。

  2005年之前,魏健在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担任副院长。因为工作表现优秀,被调到中央纪委从事纪检监察工作。这本是组织对他的信任和重用,自然也赋予了他更大的权力,但很多变化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发生。魏健第一次单笔收受大额贿赂,就是在他调到中央纪委不久之后。

  回忆起第一次受贿,魏健在采访中表示,一个在河北认识的老板在他调入中纪委后专程到北京家中来看望他,老板当时把钱放到存折里,然后给魏健说,“你到北京来了,北京什么都贵,买房子算老兄赞助你的。”也就在一念之间,魏健就把钱收下了,从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魏健涉案赃款

魏健涉案款物

  经过调查,魏健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数额之大、物品之多,令人震惊。向魏健送钱送物的人员达到一百多人,其中既有官员、也有老板,既有同学、也有同乡。除了直接利用职务便利,借办案、核查线索谋利之外,魏健还通过向各地地方官员打招呼来帮人办事,涉及的领域五花八门,包括提职晋升、安排工作、司法审判、工程项目等等。

  “双面贪官”之所以能成为一种现象,主要原因在于:监督制度未完全发挥应有的效力,权力运行未完全得到应有的规范,干部任用、管理制度还存在缺陷。所以,如何从制度层面根除“双面贪官”产生的土壤,及时发现、查处、惩治这样的害虫、蛀虫,一直是反腐的重要课题。反腐一直在路上!(文/林孔仕)

实时热点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