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京津冀协同发展初现“微观”样本

新闻频道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年02月20日 14:46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并发表重要讲话,把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重大的国家战略,从此,以疏解非首都功能为重点的三地协同发展大步迈进,北京,也以“四个中心”的战略定位踏上了新航程。

  这是一次壮丽的续航:打破“一亩三分地”,一批专项规划、政策落地见效,三个重点领域率先突破、务实推进……

  一艘协同发展的巨轮,正在同心、同向、同力朝着顶层设计的总航向劈波前行。从今天起,北京青年报推出大型系列报道《续航》,为您全景展示三年来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生动实践。

  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是人口经济密集型地区开发模式的新探索,而通州和廊坊市“北三县”这个“金三角”地区的协同发展,正可以看作是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的“微观”样本和“微缩”典范。

  一份战略协议:三地官员终于坐到了一起

  2月4日晚,大年初八。这一天北京很多单位刚刚复工,务工者的潮汐还停留在返乡的列车上,-3℃的气温未褪春寒。北京通州、河北廊坊、天津武清三地负责人,正由三个不同方向奔至城市副中心的陈列馆路。一项酝酿多时的战略合作协议,即将在位于这里的通州会议中心开启。“大家都很忙,能把三家时间凑合在一起只有晚上下班后啦。咱们三地已经沟通很久,今天正式签!”通州区区长张力兵说完这句开场白,三地领导同时翻开了《通州、武清、廊坊战略合作发展框架协议》。这个协议中,很大一块内容涉及廊坊市下属、与通州北部依次毗邻的三河、大厂回族自治县和香河县。这就是俗称著名的“北三县”。

  在这份合作框架协议中,三地将在生态、交通、产业等多个方面进行深度对接,统一规划管控,这一协议将进一步促进三地协同的实效,使协同机制更加紧密,共同打造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区。

  通州会议中心南侧是通燕高速,从通燕高速向东行驶10多公里,就到了属于廊坊市三河的燕郊镇,再往东走一段就到了三河市,其南侧就是大厂回族自治县和香河县。北三县都属于河北省廊坊市管辖,但在地理上被北京市和天津市包围,总面积达到1277平方公里,成为河北省乃至整个中国行政等级最高、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省级区划间“飞地”。

  从建国之后至今,北三县的行政区划与北京分分合合,先后被划归为通县专区、唐山专区、天津专区、天津地区、廊坊地区和廊坊市,是建国后行政区划变更最频繁的地区之一。1958年,河北省的通县划归北京,1973年拥有于桥水库的蓟县划归天津,留下的三河、香河、大厂,最终形成了现在京津之间的那块飞地。

  这份协议签约过程却非常快,加上领导发言,一共持续了不到半小时,完事后天津和廊坊市的官员当晚就回去了。“虽然是到外地出差,最远的一个多小时也能回去”,一位参加签约的干部说。不过,即便只有一个多小时路程,三地主官都坐到一块儿签协议,却是破天荒的头一回。而类似的合作,也是近两三年来才开始变得频繁。

  通州与北三县的“金三角”距离是远?是近?

  北三县与通州,历史上的联系千丝万缕,一条隋朝开建的京杭大运河让三地水脉相通,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金三角”。 “我们去市里开会,要先经过北京,再经过天津,然后才能到廊坊”,燕郊政府的公职人员这样描述自己的地理位置。而廊坊的口音以永定河为界,南北不同。以北包括北三县属于北京官话区,在燕郊一家小门脸的香河肉饼店,店主用一口京腔信誓旦旦地宣称,这个肉饼是著名的“京味儿小吃”。

  但由于隶属不同的行政区划,长期以来,这个金三角却基本呈现出各自为政的局面,几个地方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差距也很大。大厂县政府部门的一位干部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说了一个例子:数年前去北京某医院看病,跟大夫说自己来自大厂,多给他开了几天的药,善意地表示这样他就不用从外地再往北京跑了。大夫不知道大厂其实进北京比很多远郊区还近得多。

  而行政区划造成的更大壁垒,则直接体现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对接难上。早晚高峰,通燕高速跨越潮白河的大桥上总是堵得水泄不通,司机们堵在这里的时候,总是习惯性摇下窗户,向北望去,看着那座盼望多年的跨河大桥。

  这是一座7年未建成的大桥,桥西是早已通车的北京通州区徐尹路二期,桥东是等待对接的三河市燕郊镇高新区北外环路,只要打通,北京通州与河北燕郊之间就增加一条交通要道。

  北京的徐尹路2010年就开始招标修建,燕郊的北外环路也早已建好,为何一条“断头路”7年都没有修通?三河市交通部门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此前是因为两地政府需要协商沟通,涉及拆迁问题有待解决,所以大桥的进度被落下了。“话语权不对等,市场机制欠缺,缺乏区域发展的观念”。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曾这样概括京津冀三地合作之间存在的问题,这在交通领域体现的尤为明显。

  “典范”初现:三地统一规划燕郊地位升级

  然而,事情正在最近的三年间迅速变化。

  2014年2月底,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提出疏解非首都功能、建设城市副中心、京津冀协同发展等概念,特别是“要结合首都的功能疏解,集中力量打造城市副中心,做强首都核心产业功能区,做优首都服务功能区,打造功能合理、主副结合的格局”的重要论断,给处于“风暴眼”中的通州和北三县带来了巨大影响。

  前述大厂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介绍,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两年来已经成为他们工作中绕不过去的内容,“一说到合作的意向都很积极,纵向和横向沟通顺畅了很多”。大厂交通局副局长李广刚告诉北青报记者,原来跟通州的交通部门也有联系,但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深入,两地的交通需求也越来越多,“他们的人来过好几次,我们也去过通州好几回,很多协同发展方面的任务,平时就有大量的沟通、协调。”例如大厂方面和通州方面提出开通两地的公交线路,得到了积极回应,两地高层都很支持,在近期就开通了。

  更高层面的合作也正在破题,2016年,北京发布《关于全面深化改革提升城市规划建设管理水平的意见》,首次明确通州和河北省廊坊市“北三县”的发展将实现统一规划、统一政策和统一管控,要集中力量,将通州和“北三县”地区协同作为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的典范。今年1月,北京市副市长陈刚也表示,当前首要任务是把北三县规划和北京及副中心的规划统一。目前北京与河北两地负责规划的官员已经建立了协商对接机制,加强顶层设计。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北京的城市总规还未公布,2016-2030年廊坊市总体规划已经率先出炉。对比往年的规划内容发现,与北京城市副中心一河之隔的燕郊镇,已经与香河、大厂、固安等县处级单位进入了同一规划等级。

  在官方对接的大背景下,各个领域的合作来得更快。从通州土桥乘坐938路公交前往香河,随处可见的楼盘贴着“公交车40分钟直达国贸”的宣传标语,当地居民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块地在两年前还是一片荒地。

  去年上半年,香河新兴产业示范区投资85亿元成功建成了总占地1200亩的北京二商大红门肉类食品有限公司北京城市生活保障基地等项目。该示范区经济发展和招商合作局主任魏帅军说,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背景下,香河主动承接北京产业项目,县委书记、县长曾带队去北京参加京津冀协同一体化会议,与北京二商集团相关领导对接,“为把项目谈下来大概去了五六次”。

  魏帅军感叹,“这三年的变化太大了,我们县的就业岗位变多,人流量增大,第二产业、第三产业也发展了起来,我们香河人想继续感受最大的变化,与通州人成为一家人。”

  通州区长张力兵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两年我们之间联系非常多,经常走动,各个领域,都在座谈啊谈合作之类的,教育、文化这些方面的合作走得挺深的。(既然)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区,三地合作就是一个主要任务,以前那种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发展自己的思路不行了”。一位北三县的政府部门人士也表示,“我们这块儿在天时、地利、人和方面都有优势啊,所以合作理应走得快一点!如果北三县和通州协同发展都没有突破,那还怎么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

  再过半年,潮白河上那条修了7年都没有连接上的“断头路”也将彻底打通,从徐尹路往来北京六环路与河北燕郊,大约只需要15分钟。

  记者 李泽伟 董鑫 李梦婷

  内存

  《通州、武清、廊坊战略合作发展框架协议》要点

  推进生态环境、基础设施、产业发展、资源要素和公共服务协调发展。由三地政府常务副职牵头,发改委具体负责,设立通武廊协同发展办公室作为常设联络部门,负责确定年度任务书、路线图和时间表,加强日常组织推动。

  ●建立三地交通规划对接机制;

  ●生态方面将组织编制区域整体生态规划,加快潮白河等重点水系综合治理,着力构筑跨区域生态廊道;

  ●产业方面将组织编制产业发展规划,实现协作、错位、互补发展,协同做好非首都功能和在京企业疏解承接工作,研究建立招商引资异地落户等利益分配共享机制,推进三地旅游资源整合;

  ●搞好大运河保护开发,划定运河保护边界,编制运河沿线开发建设规划;

  ●建立三地重点创新园区合作机制,深化人才交流合作,组织干部互派挂职、专业技能培训和实用人才培养;

  ●加快三地公共服务统筹发展,建成一批服务三地群众的高水平的教育、医疗机构,推动社会保险顺畅衔接,建立跨省市医疗保险、养老保险转移接续试点。

  文/记者 董鑫

  权威对话

  “所有能用的先进理念都用上了”

  对话人:副中心交通和基础设施指挥部相关负责人

  北青报:副中心将打造成为“海绵城市”。海绵城市到底是个什么概念,目前哪些基础设施有这方面体现?

  负责人:海绵城市,就是说最大化地运用自然条件、工程的辅助措施,来保证雨水的下渗、蓄滞和回收再利用。通俗易懂地说,就是把白白流失的雨水收集再利用。副中心建设中,目前已有多种这样的运用,比如设计下凹式的绿地,使绿地的建设高层低于一般的道路平面,然后我们在绿地底下铺管道和蓄水池,这些雨水拿来再利用,比如灌溉等等。再比如,屋顶绿植,也可以回收雨水。“海绵城市”有一个明确目标是,实现70%的雨水下渗和再利用。打造副中心,必须贯彻这一理念。

  北青报:我们都知道,通州常年比较缺水。在副中心的建设中,这方面怎么保障?

  负责人:确实,通州的水是个大问题。市领导也提出,通州水务先行。首先在治污方面,通过管网建设截污,先把污水直排解决。我们有个三年治污方案,任务排得很细。今年我们会做一批截污管网建设。

  供水方面,目前,支线和水厂已基本完工,每天能供应约5万立方米的南水。国际的标准是每人每天80-120升,我们是按最高标准来计算,供水是能满足副中心人口的。通州水厂一期已经建完,很快就会启动二期,目前在做前期工作,所以副中心的用水会很有保障。

  北青报:交通方面,大家都很关心副中心将建的通往城区“小火车”,这个进展情况如何?

  负责人:初步设想是,从北京西站出发,到通州现在火车站,用京哈既有线路,因为路已经很紧张了,不会再占新的“路由”。这个地上方案,其实工程不复杂,但要和铁路局协商京哈的运力问题。另外,下一步还要研究,到了通州火车站后,接驳换乘怎么做。原来也提过利用地铁1号线的“线由”,但1号线埋得比较浅,如果用地下方案的话,要在1号线下面再挖得很深,技术上又有一定难度,所以地上、地下方案,都还在论证。

  北青报:副中心与“北三县”的联络,在交通方面是否会有进一步的突破?

  负责人:一个是在6号线和燕郊之间将建往返通勤班车,把燕郊的人直接运到6号线地铁上,坐地铁进城,另一个方式就是广渠路东延。除此之外,未来还将在通州新城北边界再修一条高速路,直接就能到行政副中心的“长安街”——运河东大街;北边还有潞苑北大街,这几条路都可通往“北三县”。

  北青报:最近一个月你们在着手的副中心建设工作是什么?

  负责人:审批,为了加密通州副中心的路网密度,批了一些路,潞邑西路、颐瑞东路、果园环岛等。副中心的交通确实比较拥堵,因为内部路网结构比较不合理、过境交通也比较多,所以在琢磨这一系列问题,比如六环路的改造在加紧研究。六环路南北向的货运通道对通州新城影响比较大,所以在想能否把六环线东移,不再干扰新城。

  北青报:我们说要以工匠精神打造副中心,实际怎么落实?

  负责人:从我们的角度讲,主要是提高了建设标准、投资标准。让副中心用最好的工艺、最好的材料来建。比如在园林绿化方面的建设标准,像树木的胸径原来用10cm的,现在用18cm的。因为国家林业局有规定,不能用20cm以上的,所以18cm是用到能用的最高限了。通州副中心未来肯定会非常美好的,举了全市之力,所有能用的先进理念都用上了。文/本报记者 林艳

  蹲点日记

  一个记者眼中的“通州速度”

  我是专门跑通州口线的记者,已经有4年。2014年开始,全社会的目光越来越多地“聚焦”通州,自然编辑部的发稿重点也开始向通州“倾斜”,我来往于通州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以下是我三年来记下的点滴“通州日记”。

  2015年11月25日 晴

  “像深圳开发前的那个小渔村的故事”

  北京市委十一届八次全会今天在北京会议中心闭幕,最受人关注的是关于东边几十公里外通州的消息——北京市各市属行政事业单位,将在2017年整体或部分迁入北京通州行政副中心。

  作为跑通州的记者,对于“搬迁”的消息自然分外敏感。我记得前几天我曾到6号线地铁郝家府站南北两侧采访,郝家府等6个村已经完成了拆迁工作,路的南北两侧已经被蓝色的围挡挡起来,地上都是沙土,看不到任何建筑。旁边的几个村子,并没有在一期最先拆迁的名单中,但村民们也都听说了他们也将为未来的行政办公区腾地儿。一位年轻的村民还开玩笑,“有点像报纸上说的开发前的深圳,那时那个小渔村的感觉吧。”

  2016年5月27日 多云转晴

  “中央都关注我们了”

  习近平总书记今天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强调,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要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以创造历史、追求艺术的精神进行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规划设计建设,着力打造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示范区、新型城镇化示范区、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示范区。

  一位副中心建设相关参与人员告诉我,“这事儿中央都关注我们了,要求都很高,压力很大。”

  2016年10月20日 多云

  行政办公区首露真容“一周建一层”

  建设中的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首次对外公开亮相。我今天在现场看到了行政办公区的几大片区。北京市四大班子和几个委办局都明确了各自的办公场所。我在现场看到了各家单位新办公大楼的规划设计图,但出于保密需要,没有公开公布。

  一位工程负责人介绍,“领导要求倒排工期,基本上一周建一层楼。”

  2016年10月28日 晴

  环球主题公园土方填垫工程开工

  今天,备受关注的环球主题公园土方填垫工程正式开工,我在现场见证了这一仪式。在地铁八通线终点站土桥站往南的几公里处,一大片围挡圈起来的工地上,铺满了工程用的石子,一排排卡车和其他工程车辆整齐地停放着,在临时搭建的简易房内,摆着环球主题公园的规划设计图,工作人员还提醒着众人不要拍照,因为在这时,规划图还处在保密期。

  2016年12月29日 晴

  行政办公区首批办公楼封顶

  今天,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首批约65万平方米的办公楼,已实现了主体结构封顶。

  我一大早又一次赶往施工现场。行政办公区内将实现内部办公功能共享,比如采取会议设施、地下食堂、接待中心等办公区域配套设施的集约化建设,下沉庭院、绿化露台、绿化屋面等公共空间建设,地下空间的互联互通建设。文/本报记者 李泽伟

  百姓故事

  张秀春:“要不是棚改,我们可买不起楼房”

  行政办公区开始建设前,潞城镇棚户区改造A片区6个村正式启动,仅用100天就完成了住宅100%签约。53岁的郝家府村村民张秀春拿到新房钥匙后,她们一家就开始忙活新房的装修。这套位于11层的大三居窗明几净,温馨舒适。对于新家,张秀春很满意,“要不是棚改,我们可买不起楼房。以前觉得平房到楼房挺遥远,没想到这么快就上楼了,像做梦似的。装修完就赶紧搬进来了,住进自己的房,睡觉都踏实。”

  令张秀春格外满意的,还有拆迁补偿的两种方案,一种是按人口分房,一种是按宅基地面积,“人少的按面积,人多就按人口,真为我们老百姓考虑。” 文/本报记者 李泽伟

  今年33岁的董景勃是燕郊镇燕达医院骨科医生。2014年8月北京朝阳医院与燕达医院开展合作,带动燕达医院医疗技术大幅提升,以骨科为例,朝阳医院的专家在燕达医院开展了很多骨科手术,填补了这里此前的空白。患者数量从日均10人增加至每日35人左右。今年年初,京冀异地医保实时报销正式启动,燕达医院的患者进一步增加,“现在每天的患者也都稳定在50人左右。”患者也从三河本地扩大到通州、顺义等地。“以前本地患者稍微难点的病就直接进京找大医院,现在本地患者在燕达看病的越来越多,以前通州的患者哪里会来燕达医院看病。”文/本报记者 张小妹

  董景勃:患者从每天10人到50人左右

  城市副中心详规即将公布

  去年,城市副中心面向全球50家高水平顶尖设计团队发出意向邀请,体现以最先进的理念和最高的标准规划建设城市副中心的要求。目前,通州区906平方公里总体规划初步方案,以及155平方公里城市副中心总体城市设计初步方案已经完成。

  城市副中心以“组团”设计,划分为12个综合性的、分工明确的组团,其中在运河沿线选取了6处各具特色的重点地区,同步开展详细城市设计,共约48平方公里。同时,规划三大功能区,分别是行政办公区、商务中心区和文化旅游区。

  按照计划,今年年底,行政办公区将全面建成,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套班子及部分委办局率先搬到城市副中心办公。除行政办公区外,城市副中心的生态环境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将继续加速。安贞医院通州院区、人民大学通州新校区、首师大附中通州校区、景山学校通州分校、北京二中通州分校计划年内开工。行政办公区西汉路县古城遗址将规划建设“路城遗址公园”和博物馆。文/本报记者 董鑫

  记者 李晓萌 董鑫

编辑:刘亮 责任编辑:王敬东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