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生活军事人物科技文娱经济评论

【信仰之路】三过草地,两经生死,可最让他魂牵梦绕的竟是……

中国新闻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0日 05:55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前言】

  80年前,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20余万红军用生命创造奇迹,他们突破上百万敌军围追堵截,跨越中国西部最险恶的地理环境,激越的河流、巍峨的高山、广袤的草地,谱写了人类历史上最非凡的英雄史诗。十多万英魂长眠长征途中,仅5.7万人走到终点。

  80年后,长征红军仅存不到100人,平均年龄近100岁。今天,近50位老红军再次集结,长征号角再次吹响,共同开启尘封的风雨岁月。

  本文采访实录,均出自2016年中央电视台八集大型文献纪录片《长征》拍摄素材。

  央视网消息:今年95岁的索心忠,至今一直珍藏着与毛主席合影的那张发黄的老照片。照相时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

  索老夫妇如今和儿子住在一起,生活得很幸福。(唐杨 摄)

  时光流淌回67年前。1949年3月,毛泽东主席从西柏坡抵达北平西苑机场。当时的索心忠是延安电影团的一员,由电影团总摄影师徐肖冰带领,与其他几位工作人员一起负责毛主席行程的全程拍摄。

  阅兵完毕后,徐肖冰问主席是否可以一起合影,毛主席欣然应允。于是索心忠与其他三位同事一起,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和毛主席拍摄了一张合影。历史就这样定格在一张黑白照片里。

——编辑手记

  “要去哪里?要到陕北!我是红四方面军战士索心忠。”

  索心忠,四川省旺苍县夏武乡索家坝人,1921年出生,1933年6月参加红军,在红四方面军31军 93 师任司号员和勤务员。1935年,索心忠随红四方面军开始长征。那时,他还是一个地道的“红小鬼”。

  梦中的战马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一个寂静的角落,陈列着一双快要烂掉的草鞋、一条破旧不堪的绑带,和几片已然辨不清颜色的碎毛毯。它们安静地陈列在那里,无声地诉说着历史的沉重与辛酸。这些几乎是索心忠长征时的“全部家当”。当然,让索心忠最宝贝的是一匹马。

  作为司号员的索心忠负责养马,一匹灰色的、毛色发亮的马。战场上,那是一匹冲锋陷阵的战马,长征路上,它又是一匹载着伤员和物品、吃苦耐劳的役马。索心忠对这匹马十分爱护,在一次战斗中,索心忠甚至为了将战马拉回部队而头部受伤。在他眼中,那匹马便是他的朋友和孩子。

  最初,索心忠并未真正体验到长征的残酷与艰辛,直到部队走进了荒无人烟的草地。

  茫茫草地到处都是沼泽地,一不小心陷下去很快就湮没了头顶,旁边的战友伸手去拉,结果自己也陷了进去。更有饥寒交迫实在走不动的同志趴了下去,别的同志俯身去拉,结果自己也趴下再也没能站起来。“很多人死在哪里都不知道啊!”索心忠至今忆起,每每心痛难眠。

  牺牲的同志大多是成年人,自己舍不得吃,将仅有的粮食留给妇女和小孩儿。草地上风云变幻,每次刮大风,他们都将索心忠这样的“小鬼”围在中间。

  至今,索心忠还记得他们那高大的背影,瘦削却慈爱的面庞,但却不曾记得一个人名。

  索心忠随红四方面军一共过了三次草地,能够筹集到的干粮一次比一次少。最后一次,饿的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才倒出一小撮干粮,捧在手心里一点一点舔着吃。粮食还是很快就吃光了,野草也让前面的部队吃掉了,到后来只要能咽得下去的东西,树皮、草根,还有战士们身上的皮带,都煮一煮吃掉了。实在没有吃的了,只能杀马。

  索心忠心疼地看着那匹毛色发亮的灰色骏马。战时,那双黑漆漆的大眼睛透着坚毅与无畏。长征途中,它驮着伤员、粮食、物品,后来粮食吃完了就驮着走不动的人。马没有干草吃,只能靠嚼草根、啃树皮活下去,嘴巴都磨烂了。它那双黑漆漆的大眼睛中却一直闪着温顺与忍耐的光。但看到战友们一个个倒下,索心忠不得不咬牙将自己心爱的马送了出去。那一天,他躲得远远的。

  直到今天,索心忠有时还会在梦中,听到战马嘶鸣……

  硝烟弥漫

  90多岁的索心忠一直戴着一顶棕灰色的毡帽,那是因为他头部先后受过两次伤。

  那是在一次战斗中,敌人将红军包围。部队被打散,到处都是敌人的枪口与刺鼻的硝烟。战友们有些倒在血泊中,有些还在坚持战斗,同伴们越来越少。满地的尸体、与冰冷的枪械。在这样极为困难的情况下,索心忠依然放不下他心爱的战马,一个人坚持把马拉回了部队。路上,一颗子弹从他的头顶头皮上呼啸而过。索心忠摸了摸流血的头皮,染满鲜血的手依然紧紧攥着缰绳。

  还有一次,索心忠和战友们正奔赴前线,遇到了一股敌人,短兵相接中,又一颗子弹打到了索心忠额头,顿时血流如注,模糊了他的双眼,而他仍然在掩护战友离开……

  让索心忠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战斗是在山西省武乡县。这一带山岭起伏,沟壑纵横,不易观察敌情。当红军部队与敌人碰面时,前面的两个哨兵差不多已经枪对抢了。战斗瞬间打响。“那个狠劲!”索心忠提起当年武乡县战役,只用了这四个字来形容。但从这四个字便可以想象出当时激烈交战的情形。

  让索心忠最兴奋的一次战役是平型关战役。日本人进攻华北后一直很顺利,到了平型关,两边都是山,索心忠所在的部队就埋伏在两边的山上。敌人到了跟前的时候,他们没有打枪全是甩手榴弹。日本人在平型关吃了大亏,他们没有想到中国还有这么厉害的军队。

  光影岁月

  1945年日本投降,索心忠正好在延安。“那简直是,整天整夜都不休息,狂欢啊,跳秧歌舞啊,开会啊,跳舞啊。人都跟疯了似的。高兴的那个劲说不上来。这下子好了,解放了,日本鬼子投降了。”

  索心忠是在日本人投降前夕被派到延安任警卫员的。没想到在延安,索心忠接触了影响他一生的新鲜玩意儿--电影。索心忠对这种将艺术与现实完美结合的表现形式欲罢不能,于是申请加入了延安电影团。当时延安电影团住在延安北门山外的窑洞里,约有3~4个放映队,每队约4人,1人负责发电,1~2人负责拉幕布、放映和倒片,1人负责赶马或毛驴。放映队经常在小礼堂里为中央首长和机关干部放电影。有时,还要走好几十里路,到野战部队团部放露天电影。每次放露天电影,部队士兵、团部附近的老百姓都热情高涨,近千人挤得密密麻麻,每个人都看得津津有味,这是战斗间隙片刻难得的轻松和愉悦。当时放映的主要是苏联原文故事片,如《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假如明天战争》《夏伯阳》《十三勇士》等。

  日本投降后,索心忠随延安电影团派出的先遣小组,前往东北接收伪满洲国“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 北平和平解放后,他又跟随部队辗转来到北平。在那里留下了与毛主席的珍贵的合影。

  一个多月后,索心忠又前往南京。南京市军管会文艺处陆续接管了二个制片厂、四个电影院。索心忠先后担任南京大华电影院经理、南京电影剧场公司经理,直至退休。

  前半生戎马生涯,后半生光影相伴。2016年,长征胜利80周年,索心忠95岁。他曾走过三次草地,头部中过两次弹最终死里逃生,又曾经与毛主席合影。索心忠总是克制着不去回忆往事,因为每当忆起就心痛不已,布满皱纹的双眼忍不住泪花闪烁。那些曾经在一起历经生死的战友,那些舍了自己性命来保护他这个“红小鬼”的“大哥哥”,还有那匹毛色发亮的灰色的战马。睡梦中,战马临死前那双黑漆漆的眼睛依然透着温顺与忍耐的光,仰天一声长嘶,索心忠从睡梦中惊醒。

  在索心忠老人看来,只有用打破时空的光影胶片,才能让长征记忆历久弥新,不仅仅是让自己铭记怀念,更是让生活在幸福新社会的年轻人时刻慰藉先烈,永远不忘初心,坚定自信地走在新长征路上。(文/李璇)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