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图片视频军事人物科技娱乐经济评论

中国经济攻坚十问:为什么一定要去产能?

中国新闻央广网 2016年03月13日 20:0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核心提示】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提出:从国内看,长期积累的矛盾和风险进一步显现,经济增速换挡、结构调整阵痛、新旧动能转换相互交织,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困难和挑战并不可怕。中国的发展从来都是在应对挑战中前进的,没有过不去的坎。“供给侧改革如何切实落地?”、“绿色与发展,鱼和熊掌如何兼得?”、“中国如何跨越中等收入国家陷阱”……今年乃至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面临众多挑战与机遇,我们应该如何面对?针对当下中国经济的十个热点话题,央广网两会记者独家采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众多专家学者,汇聚他们针对中国经济热点问题的建议,共同唱响中国经济光明面。

  第十问 为什么一定要去产能?

  央广网3月13日消息(记者易珏 冯孔 殷雨婷)来自江西煤炭集团公司丰城矿务局洗煤班班长胡淑萍,是众多从基层代表中的一员。

  尽管已近退休年龄,但她依然在为丰矿转型,发出声音、寻求支持。胡淑萍向记者表示,2015年,丰矿亏损达5.9亿元,2016年预亏8-10亿元,亟需找到转型路径。

  为什么现在提去产能?

  丰矿只是下一步去产能的诸多行业企业之一。钢铁、煤炭、有色、水泥、玻璃、造纸等成为去产能的重点行业。

  据悉,我国钢铁、煤炭等部分主要工业产品产能接近或者超过全球总量的一半,产能严重过剩,占据大量的社会资源,造成社会资源整体利用效率降低,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拦路虎。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内部控制委员会委员张连起。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就是‘三去一降一补’。它的关键变量就是去产能和降成本。”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内部控制委员会委员张连起的一句话点名了去产能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武汉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马国强认为,“从钢铁行业来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调整钢铁行业里相当数量不符合需求的过剩产能,让我们的产能与需求量、产业结构相匹配。”

  全国政协委员、保利集团前董事长陈洪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首先要肯定钢材煤炭这样的产业都是我们国民经济带有引领性的产业,过去和将来对国民经济的重要性不能忽视。

  然后,化解过剩产能应该明确产能过剩的原因是什么?简单来讲,一是一些计划经济审批,缺少前瞻性;二是地方政府追求GDP,过分膨胀地支持;三是企业,为了更多的短期利润,盲目扩大生产规模,比如基础设施建设、大规模的房地产施工都需要钢材,在当时看确实是需求。

  对此,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表示,从2013年5月份就开始叫停过剩产能,不准再核准新的过剩产能的新上项目。这两年,过剩产能的化解工作在持续推进,按照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需要进一步加大力度。

  去产能的关键在哪里?

  据悉,钢铁与煤炭成为未来去产能的重点领域。钢铁产能要去掉1-1.5亿吨,3到5年内,煤炭产能要退出5亿吨,还要减量重组5亿吨。

  如此大规模的去产能,如何顺利实现?盘古智库学术委员,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表示,在化解煤炭、钢铁等行业的过剩产能方面,会涉及到一些国有企业,基本上是采取兼并重组、破产清算两种有效手段。因此,化解国企中的产能过剩问题,来整合和淘汰部分国有企业,成为去产能的关键问题。

  梁启东认为,去产能的主要应对措施有以下五点:一是按照政府推动、企业主体、市场引导、依法处置的办法,研究制定全面配套的政策体系,因地制宜、分类有序处置,妥善处理保持社会稳定和推进结构性改革的关系;二是依法为实施市场化破产程序创造条件,加快破产清算案件审理;三是提出和落实财税支持、不良资产处置、失业人员再就业和生活保障以及专项奖补等政策,资本市场要配合企业兼并重组。尽可能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做好职工安置工作;四是严格控制增量,防止新的产能过剩;五是加快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加快推进垄断行业改革。

  全国政协常委、东北财经大学副校长武献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其实国有企业的改革一直在进行,包括国有企业管理体制改革、实行现代企业制度,减员增效,绩效考核,不是突然到这时才开始的。

  “大部分在第一轮国企改革中都已经做完。现在随着产品的优化,生产结构改变还会有一些人要离开这个岗位,但和第一轮比起来,应该少得多。”武献华说。

  如何调动各方力量?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朱之鑫。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朱之鑫向记者表示,在去产能的过程中,需要中央、地方和企业共同努力。

  对此,陈洪生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他看来,在去产能过程中有三个方面需要注意。

  首先,企业要按照市场规律,自己去消化,必要的时候逐步减产,企业责无旁贷。比如,山西同煤集团正抓住山西省建设晋北煤化工基地的有利时机,向煤炭下游产业延伸,推进煤化工项目建设。已建、在建煤化工项目有四个,建成投产后,可就地转化煤炭约1800万吨。

  其次,地方政府手里除了钱,还有很多政策可以用,包括土地的用途变更,资产的盘活等。再次,中央政府已经安排1000亿元的去产能人员安置专项资金。

  但在此过程中,资源型的钢铁煤炭等企业是部分地方政府的税收来源,他们去产能的动力不足。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认为,“去产能落到实处的关键在于,建立地方激励机制。一方面要设立奖金和基金奖励地方政府去产能;另一方面需要在财政税收、公务员分级考核等方面作出政策调整。”

  朱之鑫指出,暂时的调整为下一步的发展打基础,面对调整不能有恐慌的心理,中国是联合国统计里门类最全的国家,大国经济的特点是产业全,回旋余地会更大。“新兴产业为什么现在还不足以弥补传统产业的下滑,因为星星之火暂时还未成燎原大势。”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