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今天,中国彩票20岁(7-27)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7月27日 07:06 来源: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讯

    一夜暴富的神话,锒铛入狱的传奇,20年间,围绕中国彩票发生了太多的故事——

    20年来,我国累计筹集彩票公益金1219亿元,也造就了无数百万富翁、千万富翁。

    20年了,中国发行彩票从以“公益”为初衷起步,如今却亟待立法。

    陕西宝马彩票案、邯郸农行盗窃案、湖北体彩假球案等等,这些是必然还是偶然?是人性的弱点和伦理的原罪还是法律的不完善?

    在中国彩票20岁之后,将继续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呢?

    彩票20年·大事记

    ■1986年8月18日,民政部向国务院正式递送《关于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请示》。高层一路绿灯。

    ■1987年7月27日,新中国诞生后的第一批“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面值1元),在河北、江苏、浙江、上海等10个省、市试点发行。石家庄市售出了新中国第一张彩票。

    ■1994年,为了与国际彩票业接轨,民政部决定将“福利彩票有奖募捐券”改名为“中国福利彩票”,其发行机构正式定名为“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国家体育总局(当时叫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的彩票发行机构正式定名为“中国体育彩票中心”。

    ■2000年9月1日,中国第一套全国统一发行、统一开奖的“中华风采”福利彩票在全国正式发行。10月6日晚在中央电视台首播第一期开奖结果。

    ■2001年,媒体传出《彩票管理条例》即将出台,但至今未果。

    ■2004年,宝马彩票案发生暴露出即开型大奖组彩票发行过程中的种种弊端,2004年5月15日,财政部、国家体彩中心对即开型体育彩票大规模集中销售叫停。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即开型彩票大奖组销售全部停止。

    ■2006年10月12日,河北乐亭县一位彩民喜中5000万大奖,创下中国彩票史奖金最高纪录。

    ■2007年4月,邯郸农行失窃5100万元,其主犯用4300万购买彩票,彩民博彩心理再次受到关注。

    ■2007年7月27日,中国彩票将迎来20岁的诞辰。

    彩票20年·冷暖

    20年前,新中国第一张彩票带着争议与忐忑从这里出生,时任民政部部长的崔乃夫是彩票的“催产师”。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相对滞后,社保资金严重不足。一位海外华人向他提出了发行彩票筹集社保资金的建议。

    1986年,全国因灾导致生活困难的人口达1.2亿人,人均救灾经费不足7元。崔乃夫借机向国务院领导陈述自己的困难和想法,建议获得默许。1987年6月3日,国务院正式批准成立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

    从此,新中国的彩票从公益开始起步。

    副市长带头买下第一张彩票

    1987年7月27日,新中国第一套福利彩票(当时称奖券)在石家庄试点发行。石家庄市试发行50万张,全部售完。“在发行之初还有争议,害怕助长投机心理。”时任石家庄市副市长的孙永生买下了第一张彩票,“当时带头买彩票是为了表示政府对这项事业的支持。”

    而几年后彩票销售的大爆发足以让人吃惊。现在还有很多人记得,在城市的广场、农村的集市上,一辆汽车上装满摩托车、彩电、洗衣机等重磅奖品,众人围着抢购彩票,然后众目之下中奖者将奖品搬走。

    “那时的彩票都卖疯了。大街小巷都在谈论中大奖的同事朋友,买彩票俨然成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市民李国兴说。

    泛滥之后遭遇发展新问题

    1994年前后,各类各种名目的彩票和有奖销售泛滥开来,除了地方政府擅自发行彩票外,赛马也悄然入境。彩票带来了巨大的商业利润,同样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2004年,西安小伙儿刘亮花光了身上64块钱买彩,意外中得宝马大奖,而对以为所有的大奖尽在自己掌握的彩票承包商杨永明而言,显然是个意外。“彩票是假的,要负法律责任。”承包商杨永明的话让刘亮从大喜跌入大惊。索车无果,刘亮爬上10米高的广告牌。自此陕西宝马彩票案爆发。此事件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2004年5月15日,财政部、国家体彩中心对即开型体育彩票大规模集中销售叫停,并开始对即开型彩票市场进行清理整顿,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即开型彩票大奖组销售全部停止。

    然而,此事并非终点,2007年,邯郸农行发生5100万元金融大案,其中有4300万购买了彩票。

    2001年传出消息,彩票管理条例即将出台。之后,每年媒体都会有彩票管理条例将出台的消息,然而至今仍未变成现实。

    “公益”初衷往往受到冲击

    “就是玩玩,中不了就当做贡献了”,在街头彩票投注站买彩票的人,绝大多数人都称是游戏的心态。其实,说是玩一玩,其实买彩票的人都对中奖有所期待。彩票的原始功能就是筹钱,但相比交税,人们更乐于购买彩票,所以彩票被称为“微笑的纳税”。从1987年至2006年,我国累计筹集彩票公益金1219亿元。这些公益金主要用于民政福利、公共体育、2008年北京奥运会、红十字事业等。

    有研究表明,在购买彩票的彩民中,有许多是下岗工人、农民工和低收入者。很多人寄希望于中大奖一夜暴富,其结果往往变得更贫困。

    2006年6月22日,成都市新都区周远德因缺钱买彩票,向家人要钱不成,先后将母亲、嫂子、哥哥杀害,而当民警在一彩票销售点将周远德抓获归案时,周远德仍手握铅笔选填着彩票号码,称“这张彩票肯定能中500万!”

    而他的杀人动机仅仅是因为在作案前一天晚上,死去的叔叔托梦给他,没中500万元是因母亲、哥哥和嫂子挡了他的财路,杀了他们之后,拿他们的钱买彩票一定能中大奖。

    2007年,邯郸农业银行任晓峰、马向景盗窃银行5100万元现金,让人吃惊的是,其中4500多万元购买了彩票。7月24日庭审时,主犯任晓峰仍对自己买彩票中大奖存有希望,竟称“没中奖完全是个意外”。

    如何解决彩票“公益”初衷频受冲击?这成了学术界和彩票业的一大难题。

    彩票20年·观点

    ■河南财经大学大学教授彩票研究所所长冯百鸣

    20岁的中国彩票

    亟待立法

    “先上车后买票”,中国公益彩票已满20岁,至今却没有一部相关的法律进行监管。一系列彩票案和惨剧暴露出中国彩票发行体制的弊端和法律监督的缺位。

    而在很多发行彩票的国家,不但有专门的彩票法,而且其他法律对彩票行业进行限制。比如英国在1994年才发行“国家彩票”,但他们1993年就颁布了专门的彩票法。

    “目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依然是彩票立法的问题。彩票立法的问题不解决,解决其他问题只能是纸上谈兵。”冯百鸣说,很多专家寄希望于法律尽早出台。

    ■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博士

    缺一部“彩票法”

    但并非问题的全部

    自1987年7月首次发行彩票以来,20年来至今没有彩票业基本法。但是,缺乏行业基本法远不是问题的全部。王薛红分析,在现行体制上,涉及彩票的是级别相同的三个不同部门,必然会引起利益之争,这么多年出台不了一部行业基本法,究其原因,大概与此不无关系。

    王薛红建议,可以在国务院下设一个全国性的彩票管理委员会,起草政策、法律,改变现有多个“婆婆管家”的难题。

    王薛红说,更重要的是我们国家目前选拔和任用干部的标准大都是通过考核经济增长指标来进行评定的,因此,彩票发行与销售体制中的各级政府的衡量标准也难以逃脱此种标准。

    (综合河北青年报、法制日报)

责编:赵旋璇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