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阿丘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4月25日 16:39 来源:CCTV.com

    

办公室中的阿丘

球场上的阿丘

    阿丘,何许人也?《社会记录》里那个摇头晃脑,像在说书的主持人呗!这个小伙有点怪,除了讲句话要伴着N个手势外,还经常弄个道具秀一下,完全颠覆了央视主持人的“端正”模式。当然,这样的与众不同自然引起了广大观众的争议,大家的观点主要分成了两个极端。喜欢阿丘的人觉得很新鲜,如沐一股清风;不喜欢阿丘的人会对他产生一种莫名的“恨意”,换个台眼不见为净算是手下留情的了。阿丘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又是怎样走上主持人这条路的呢?《幕后》栏目带您一探究竟。

    阿丘原名邱孟煌

    我叫阿丘,原名邱孟煌,“阿丘”这名字是我们主任为我改的名字,说是为了方便传播。我觉得挺好,很荣幸,一个符号,方便传播,这个理念是很对的。当时改的时候,我欣然接受,没问题。后来呢,渐渐地,制片人跟我说,这个节目成也是我,败也是我,所以呢,我一定得极致,一定要让我极具个性化,把我的优点给挖掘出来,所以我要忍得住,要不厌其烦。于是,我就坚持了下来。

    因为自己之前一直很喜欢写些东西,编些剧本,1992年,我从工厂调到了南宁市艺术剧院当了一名编剧。除了一边完成团里的活儿,我还一边在广西电视台做兼职主持人。31岁的时候,我就被评为了国家一级编剧,头上的光环很耀眼,我却开始审视自己:职称已经到头了,要想做一个纯粹的戏剧人,这条路太难走了,如果要写一个像曹禺那样的大戏,没有一定的人生积累,没有人生感悟真的做不到,当时我想放一放,想做电视,刚好湖南经视邀请我去北京做个电视人。我说行呀,无所谓,在哪儿干都一样,我也想尝试一下真正的电视人的滋味,就跟我们单位打了声招呼,每年保证完成多少工作量,就毫无顾虑地跑到北京来了。

    节目做得很辛苦,到了2003年,节目几经起伏,我也心灰意冷地打算还是回广西继续做一个戏剧人。就在这时,非典来了,我终于没能回去,不过却不纯粹因为非典。那天我正想去定火车票,好早点离开北京,一个电话突然打来了。“中央电视台要成立一个新闻频道,有一档午夜节目,看到你在广西电视台主持的节目,觉得你很合适来做主持人,你在哪儿?”“我做新闻节目的主持人,你们是开玩笑吧?”我有些发懵。新闻往往站在社会的第一线,离我的戏剧创作似乎有点距离。我把我的缺点详细地列了一遍,我只做过综艺类节目主持人,还有我的普通话,这一直是我很头疼的问题。对方说,“只要你有心想学习,都好解决,我们都是从头做起。”“那行,你们只要看得起我,那我就做吧。”试试也无妨,我想。“两天以后你来做一个样片吧。”什么叫样片,我不懂。“就是你录一期节目试试看。”那边解释说。

    西装亮相第一次

    噢,好!这就是我与栏目的第一次邂逅。两天后,我穿上我最漂亮的一套西装走进了演播室。当时我好傻,我以为不管怎么样,新闻节目必须得正经地做。在我前面面试的是一个上海台的主持人,也是西装革履,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人家说话那个标准,一听就知道是科班出身,我一看就蒙了,僵在了那里。我说你们起码应该让他录完再让我录,别让我看到嘛。你让我看到他录了,我哪还敢录呀。“没没没,你们俩完全不一样,你不用参照他,他不一定是我们看重的,我们只是各种风格都想看一下。”导演试图打消我的疑虑。

    轮到我了,我在一张桌子前坐着,身子动也不敢动,可把我给憋屈坏了。做完那期节目,我出了一身的汗,我认为自己是没戏了,他们还说,“哎,不错。”“我也知道你们这是走过场,我也知道,你们这话可能跟每一个主持人都那么说。我还是走吧,再不走我就可能订不到火车票,离不开北京了。”“不不不,”制片人非常肯定地说,“你别走,我认为你有戏,我心目中我就锁定您了,现在只要领导拍个板好吗?”

    两天后,我接到他的电话,“哥们儿,过来开个会。”“开什么会?”“入组了,就你了。”“啊,不——” 当时我的那个感觉真还不好形容,没有欣喜若狂,反倒有点失落,根本就不知道前边是深渊,还是别的什么。开会第一天我背着个烂书包,穿着一双军用凉鞋、一条七分裤就到新闻评论部开会去了。哎哟,这主持人啊?!大伙儿当时好像有点不太相信,但是很快就融洽了。

    习惯总会成自然

    节目播出不久后,我就收到了很多反馈信息。坏的好的应该是四六开吧,还算欣慰。那些负面的话有些也很极端,甚至有的人很想从荧幕里把我给揪出来,给一顿打死。我想把我恨到这个程度,应该是我的荣幸,起码是因为我的个性太极致了。

    其实我的心态挺好,领导挺爱护我的,有很多负面的意见都不告诉我,不过就算不说我也能从别的渠道知道。从小到大,我听到太多“你个不高,你长的不好,你比较怪”,这些潜在的外表性的缺点,所以如果有人再挑剔我、损我没有新意的话,别怪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好。我其实最怕的是有人说我不懂电视,根本不会主持,主持得那么浅薄,那么虚情假意。一旦碰到这样的评语或者观众来信的时候,我就琢磨,我哪期节目不好了,我怎么给别人这样的印象呢。后来我发现,只要你真诚,就会得到观众的认可。果然,从那以后,骂声少了一些,好评多了一些,很多以前挑剔我们节目的人都来信来电说,这个人以前我看不惯,最近看了几期看惯了,习惯了觉得他还行。这样的话我听了特别舒服,这就叫“习惯成自然”嘛。

    而针对我适不适合主持这档栏目,应不应该当一个主持人这样的讨论已经逐渐熄火,但是由我引发了一场关于主持人的大讨论: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应该是什么标准,主持人的发展趋势是什么等等。其实我觉得这不用去讨论,只要是对节目有利的,对传播有价值的方法我们都可以尝试,我只是一个中央台比较大胆尝试的一个棋子,我很有幸成为那个棋子,而且现在逐渐可以总结出,只要你敢于挑战,敢于有创新的意识,对人、对社会的态度不会偏离的话,一定就会成功。

责编:魏宇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